随从的记忆

2016-03-11 10:08:47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陆市长是位处事十分认真细致的有心人,每天的行程、每个活动的安排、每个问题的预案皆事先考虑得周到缜密,逐条逐项地写在工作笔记上。

  ───────────────────────────────────────────────────────

  

  随从的记忆

  

  

  [海陵]陈社

  

  

  

  最近,喜获由泰州市梅兰芳研究会会长陆镇余先生主编的《梅韵千秋——泰州梅兰芳文化活动三十年图文集萃》,徜徉其中,看到了诸多熟悉的身影和曾经的盛况,也唤起了我的一些记忆。

  在泰州历时三十余年的纪念梅兰芳活动中,陆镇余先生乃主事或参与最早的一位,也是为数不多的贯穿全程的一位。而我,则有幸随从他参与了最初阶段的对外联络工作。从1984年5月的江都之行开始,到其后数次南京、北京的拜访、汇报、磋商,我作为市文化局的中层干部,或者随我局沈铁生局长、或者受沈铁生局长委派,随从时任副市长的陆镇余先生拜访了省文化厅、省戏剧家协会、文化部、中国戏剧家协会的领导,赵朴初、姜椿芳、张庚、刘厚生、阿甲等专家以及梅兰芳先生的子女等家庭成员。

  陆市长我早就熟悉了,1965年至1968年间,他是我们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是我们既尊敬又亲近、相处十分融洽的一位师长,我们一直称呼他“陆先生”。如今他当了市长,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那么和蔼可亲、随和自然。按说副市长也是个不小的官儿了,可他从来不摆市长的架子,不仅不要我们给他拎包、端茶什么的,倒是把我们的衣食住行安排得妥妥当当,基本上不要我们操心。那时候跟他去北京,既不请客,也不送礼,若有人家留饭的,市长基本上都婉辞。总之,除了工作,别无其他羁绊。市长一声“走”,我们立马出发;市长说“乘公交吧”,我们跟在他后面就往上挤;市长说“先办事再吃饭吧”,我们便陪着他饿肚皮。所以,跟着他出差这么多趟,总是感觉自己什么事都没做似的,连“随从”这两个字都不怎么配。

  陆市长是位处事十分认真细致的有心人,每天的行程、每个活动的安排、每个问题的预案皆事先考虑得周到缜密,逐条逐项地写在工作笔记上。他随身带的一只工作用包里常备有几个本子,各自的用途区分明确,不论你问他什么事情,他都能跟你说得原原本本、一清二楚,都能随时翻出特定的某个本子,逐字逐句地指给你看。每逢重要的拜访、会谈,陆市长都记录得极为认真。这样的时候,他那个活页笔记本的优势便发挥到了极致,每页纸的主体部分用于即时记录,旁边的留白是给补遗、备忘、批注预留的空间。活动结束后,他还要和我们对一下记录,以防差误或遗漏。看着他的本子,那清秀得体的字迹、疏密有致的布局,加上不可或缺的眉批、旁注,犹如馆藏的珍贵文献,令我叹为观止。

  陆市长还有一个特点,他基本上不批评下属,或者说他对下属基本上不使用批评性的言辞。这一点,他明显比当班主任的时候又有了提高。记得跟着他和省剧协梁冰主席等领导拜访几位戏剧界前辈专家时,我有两次竟没魂大胆地插了话。当然也怪我们市长及其他在场的前辈,他们没有一位予以提示或制止的,甚至脸上都看不到一点愠色,使我始终未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只到那次从张庚先生家里出来,市长微笑着对我说,你刚才问张老在延安时的那个问题,他很有兴致啊,讲了那么多,真有意思……不过你注意到没有,拜访领导、专家什么的,一般由为首的拜访者与其交谈,其他人主要是听和记。市长和颜悦色,一句批评的话都没有,我却吓出了一身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