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部长直言

2016-03-11 10:12:5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我感到部长其实还是很重视大家的意见、建议的。譬如对我,他不仅不因我有时的直言不讳而反感,倒是表现出了一种真诚、随和的乐意。

  ─────────────────────────────────────────────────────────

  

  向部长直言

  

  

  

  [海陵]陈社

  

  我刚到扬州市委宣传部工作的时候,不止一个同事告诉我,我们部长是全省地级市少数几个老常委部长中的一个,德高望重,他平时十分严肃,只谈工作、不聊家常,也不喜欢员工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有位大学毕业不久的同事更是夸张,说他可怕部长了,来这里上班一年多了,跟部长说的话加起来就“好的”“是的”几个字,有时看到部长走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躲开。因为你叫他“部长好”,他像没听见一样,不叫吧,又不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不与他照面。

  我不怎么相信,但部长平时不苟言笑也是事实。他只要到部里来,除了开会,基本上都把自己关在会议室里——那时候部长、副部长几个人合用一间办公室,部长为安静便经常在会议室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文件、文稿、报刊、书籍。部里的人都知道,会议室中间的那张桌子就是被他的这些资料压坏的。据我所见,像他这样花许多时间、精力在学习、阅读上的领导并不很多。所以,我很钦佩部长勤学善思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水平,又觉得他还是需要增加与部下,尤其年轻同志们的联系和沟通,这不仅有利于增进了解,也有利于工作。

  在一次办公会上,我便直言不讳地向他提了意见。部长有点意外,但还是向我点了点头。不料第二天他就叫人把我喊到会议室,要我星期天到部里来,要和我再聊聊。那天我谈得比较敞开,首先说的就是“青年干部培训班”的事——听同事们议论,市委组织部每年一度的“青干班”,对象是市直和12个县市区35岁以下的正科职优秀青年干部,今年这一期的名单上市委宣传部又是阙如——我说我们部里符合年龄条件的就剩下宣传科长一个了,到明年他也36岁了,不知道部长是否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部长说应该多给机会基层的同志。况且宣传科人手少、任务重,科长抽出去就影响工作了。你也帮我解释解释,提拔的途径多的是,哪说的非上“青干班”不可啊?我说部长说的确有道理,但是若能及时让同志们知道您的考虑就更好了。部长不以为然:“我哪儿知道这点事他们会想这么多啊!”

  有一年,部里新来了一位副部长,一些同志感到意外,有的不以为然,有的说我欢迎啊,可到现在部里也没宣布,怎么回事啊!那位副部长大约也知道这些情况,曾跟我说过,不宣布一下是不太好。于是我又多事,跑过去向部长提意见,建议他开个会宣布一下,把新来的副部长介绍给大家。部长皱起了眉头:“这是市委的决定,任职通知也发了,明明都知道了,还计较这个形式干啥呀……不过也有道理,这样吧,开会来不及了,你现在就去通知一下各个科室,我马上就和×部长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地走一圈,当面介绍一下。”我说应该干部科通知吧。部长已站起了身:“来不及了,你快去,我们马上就到!”

  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我感到部长其实还是很重视大家的意见、建议的。譬如对我,他不仅不因我有时的直言不讳而反感,倒是表现出了一种真诚、随和的乐意。而且他实际上也不是那种一天到晚都板着面孔的人,有一次他在走廊上叫住我,问我电视台那位大胡子导演结婚有没有请我。我说请了。他说也请我了,你说我去不去啊?我说建议您最好能去一下,您到场是“捧场”,表明领导对部下的关心重视,您大驾光临,人家“蓬荜生辉”啊!他说那我就去吧,但我得给他们提个条件,要求他这次结婚是最后一次,不许再离婚了。说完,他哈哈大笑,转身又钻进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