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的故事

2016-03-27 08:54:4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两只猫猫除了吃喝拉撒睡及嬉戏、破坏外,不见其他作为,尤其从未捉过一只老鼠。

  

  ───────────────────────────────────────────

  猫猫的故事

  

  [海陵]陈社

  

  我在扬州工作期间,曾陪香港作家访问团作二日游,写过一则《陪游拾趣》,其中《鹤冢典故》篇云:“平山堂侧有一鹤冢,相传早年有鹤一对,终日形影相随。每食,雄必侍于雌之左右,百般呵护,雌未毕,雄不餐,恩爱缠绵。雄鹤仙逝之日,雌哀鸣不已,颗粒不食,凄凄然随其而去。主人为其至情所动,将鹤双双合葬,立碑以志,是为鹤冢。听罢介绍,诗人曾老曰:‘此从一而终也。禽亦难免,吾国之粹可谓广泛深入乎!’专栏作家夏女士则另有一番解释:‘妙极妙极!男士们该都来好好听听,看看人家是怎样对待自己太太的,别不好意思,改还来得及的!’”

  当时只是作为传说来写的,并不怎么当真,没想到这篇短文还会有续篇。

  那是我调回泰州以后的事了。家中养了两只小猫一只小狗。此为家属最爱,一切皆她料理。我偶尔帮点小忙,亲密接触多了,也愈发感到小生灵们的活泼可爱。只是随之而来的麻烦也日渐增多,沙发、床垫皆被猫猫的利爪抓得伤痕累累,拖鞋则被狗狗叼得有一只没一只。最为尴尬的是每有熟人来访,进门的第一句话常是:“你们家有种什么气味啊?”

  也曾有过“精兵简政”的动议,被家属、女儿一顿教育,立即表示思想认识已经提高,不再妄议。其实我也心怀戚戚,说归说,真的送走哪一位还真舍不得,朝夕相处了这么久,感情有增无减,实在不想做对不起它们的事情。于是积极应对,再有客人造访,我都抢先赔礼道歉:“我们家养了狗狗猫猫,有股气味……”

  两只小猫皆全白,据说乃“波斯猫”,优良品种。我不懂,也感觉不到。找来图片对照,确实两只眼睛的颜色一蓝一黄,十分奇特,而皮毛纯且长,大喜,又有了更多期待。不料由小及大,两只猫猫除了吃喝拉撒睡及嬉戏、破坏外,不见其他作为,尤其从未捉过一只老鼠。便将工作中学习过的成功做法借鉴过来,将用鼠夹夹住的一只小老鼠送到它们面前进行引导式培训,结果两只猫猫吓得直往后退,看了老鼠几眼后竟慌不择路地抱头鼠窜了。

  便盼着它们早日长大成人,果然不负所望,不知不觉中便腰圆膀粗、雄视四方了。两位之间的差别也大了不少,公的一只个头大些,吃得多些快些;母的一只个头小些,吃得少些慢些。最反常的表现是经常一起飙歌,既像花腔女高音似的扣人心弦,又有一点《夜半歌声》里的凄凄惨惨戚戚。然后约架,追追停停、打打闹闹,搅得狗狗吠声吠影、不胜其烦。当然,总是大的占着优势,时常如猛虎下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住小的,压得小的动弹不得,周而复始,不遗余力。

  从此,两位的性格及行为都发生了不小变化,虽然仍如以往那么如影随形,却不像过去那么乱说乱动了。经常默默地一起沐浴阳光,或者我为你舔去掌隙的尘土,你为我舔去眼角的垢液;或者我枕着你的臂膀,你埋在我的胸襟。每当开饭,必定由小的先用,大的守在一旁,护卫一般,绝不向前多走一步。小的“哦哦”地吃着,不时回过头来看上大的一眼,“喵喵”两声问候一下。大的依然憨憨地看着她,喉咙里“咕哝”一声,咽了咽口水,很满足的样子。一会儿,小的用餐完毕,退到一边例行梳洗去了。大的这才说时迟那时快,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风扫残云一般,顷刻间便碗底朝天。

  我每注视着此情此景,都不胜感慨,都会想及平山堂侧的那个鹤冢,都有要为它们写一篇文章的冲动。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家的这对猫猫早已作古,我还是不时想到它们,终于记下了这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