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圩大会战

2016-04-05 10:23:0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大会战的战场在当时的东郊公社,印象中分为胜利南圩和胜利北圩两个战役。

  

  

  ───────────────────────────────────────────

  胜利圩大会战

  

  

  [海陵]陈社

  

  

  1975年冬,中共泰州市委认真贯彻、落实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关于“普及大寨县”的精神,发出了“大打农田基本建设总体战,为一年建成大寨式郊区而奋斗”的号召,组织开展了“胜利圩大会战”,发动面之广、参与者之众、影响之大,可谓后无来者,留下了深深的时代烙印。

  大会战的战场在当时的东郊公社,印象中分为胜利南圩和胜利北圩两个战役。市里成立了总指挥部,下辖各系统分指挥部。号令既下,各单位请战书、决心书、倡议书铺天盖地,报名者极为踊跃,据说因名额有限,血写的请战书就收到了不止一份。我们厂也是热火朝天地个个抢着报名,结果只要我们去一个小分队,我光荣入选。沾沾自喜之余我也曾私下揣摩,之所以选中我,可能与我刚刚学徒期满,技术上尚处于可有可无、派出去不会影响生产有关。也可能小分队里多两个写写画画为单位宣传的人有好处。当然,最基本的一条是政治上可靠,而且不怕吃苦勇于冲锋陷阵。所以当我急急忙忙到家里拿铺盖什么的时候,强调的就是这一条。

  时值隆冬,又多阴雨,干的活计就是挖泥、挑泥,用农民的话说,就是挑河了。每个系统、每个单位都不甘落后,白天干了不谈,晚上还经常挑灯夜战,工地喇叭里不断重复着“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抗严寒、战阴雨,日夜奋战,以速战速决的姿态,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辉煌战果,为普及大寨县谱写了一曲曲胜利凯歌!”真正是激情燃烧、豪情万丈啊!我一点不怕苦,也不怎么觉得苦,比起当年插队的时候,这点儿冷和累算得了什么?可惜我常常被我们分队长叫离战斗岗位,今天要我把超额完成任务的战果写张喜报送上去,明天要我把轻伤不下火线的好人好事写篇报道送上去,后天又要我写个要求增加任务的请战书送上去。其实我只在十年前上过一年初中,他们却把我当成“知识分子”用了,没办法,好在那时不讲究,写得不好也没人和我计较。

  交通分指挥部设在一条轮船上,停靠在泰州炼油厂的码头旁,得天独厚,引人瞩目。我便常往那条船上跑,那时坐镇指挥的是交通局潘忠禄局长等几位领导,他们便认识了我,也不时要我帮助分指挥部做点儿事。如此一来,我在第一线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潘局长烟抽得厉害,简直一支接着一支,但他从不给我抽,说年轻人最好不要学这个坏习惯,我也不敢说我会抽,他就表扬我,说我是个很纯的孩子。有时他们留我在船上吃饭,我也不敢。有两次帮他们做事晚了,他们说工地上早开过饭了,你不吃到哪儿吃啊?我就老老实实地和这些大领导们一起吃了起来。没想到他们的伙食比我们好多了,我就有点儿狼吞虎咽似的,他们便不停地把好菜往我碗里夹,我推辞不掉,又不能浪费,把他们夹给我的都吃掉了,肚子那个撑啊!局长又表扬我,说我是个很纯的孩子。

  转眼二十多天过去了,胜利圩改天换地的战斗取得了全面胜利。接着进行表彰,没有我。这理所当然,比起天天奋战在工地上的伙伴们,我出的力、流的汗、吃的苦比他们少多了,怎么说也轮不到我。何况我还向他们炫耀过跟局长一起吃饭的盛况,他们非常不能容忍我一个人跑到船上吃那么好,把同甘共苦的誓言都忘光了。罚我请他们吃一顿,并且必须超过船上的标准--船上没有酒,我必须让他们把酒喝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