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柔软的时光

2016-04-05 14:31:2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意随风动

  外婆就让外公反穿狗毛背心,戴着深棕色礼帽,拿着拐杖,装扮成小人书上的“地主”来逗我们。

  

  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大部分时光是和外公、外婆一起度过的。外公总是乐呵呵的,外婆迈着小脚忙里忙外。除了冬天,他们晚饭后喜欢散步,到街上溜达,常会带回来一些水果。在我眼里那都是美味。还有他们烧的带鱼,蒸的咸肉菜饭,一想到那香味,泪水、口水就都来了。

  小学时,我参加区少年宫节目演出,老师让穿白球鞋、蓝裤子。中午放学回家,我就急忙跟外公说,让他帮我借一下。吃好午饭,我们几个小孩在院子里玩,我看到外公笑眯眯地回来了,手里有白球鞋,还有蓝裤子。我闻着新鞋、新裤的味道,甭提多高兴了!每次洗那白球鞋,我都细心地用卫生纸包好,让它晾干了跟新的一样白。

  外公就是我生命中一缕和煦的阳光。三年级,我跟往常一样蹦跳着去厨房盛午饭。突然巨大的轰鸣声在屋顶响起,我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可怕的声音和碎了的碗,直接导致了我响亮的哭声。“乖乖,不怕,不怕!”这时外公已经到了我身后,一边说,一边抱起了我。“乖乖,不怕,是飞机!”外公边给我抹眼泪,边带我到院子里,指着在低空盘旋的飞机给我看。我看到了飞机上飘扬的红旗,闪烁的灯,跟在图画书上看到的一模一样。那以后遇到了这种情况再没害怕过,会用手捂着耳朵跑到院子里看,直到飞机没了踪影。

  外婆则是我生命中一件温暖的棉袄。儿时的冬夜,我们常常不肯早睡。外婆就让外公反穿狗毛背心,戴着深棕色礼帽,拿着拐杖,装扮成小人书上的“地主”来逗我们。我们是又害怕又兴奋。在我们睡着以后,外婆总是帮我们盖被子,关灯。

  我爱笑也爱生气。外公喜欢笑的我。我生气的时候外公也不生气,他会捧着我最爱的花生仁,放在我的手心。等我吃完了就像没生气似的,还会唱歌给他们听,画画给他们看。平时我会跟在外公后面,看他侍弄他的宝贝疙瘩:春天的花,夏天的草,秋天的果实,冬天的土地。

  初中时,外公生病了,我以为他出院回家就可以像从前一样生活。可是没过多久,外公的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看着外公每天捧着疼痛的手臂,心里很不是滋味。外公疼得厉害,我会用手轻轻给他按摩,用嘴轻轻地哈气,这时外公会看着我笑。我知道外公很疼,那条手臂上皮肤都黑了,我们很少听到他呻吟。他只是在家里轻轻走动。看着他的身影,我只有心疼!终于有一天,我放学回来,外公让我回家喊我的父亲,说有事跟他说。第二天我就没能再见着我的外公,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一路哭着去学校请了假,回来后一个人站在外公床前,哭了好久。我掀开盖在外公脸上的纸,把外公慈祥的面容留在心里。

  外公走了以后,外婆就儿女家随便走动,很少一个人住在家里。我结婚后,80多岁的外婆因脑萎缩也离开了我们。当我坐在院子里发呆时,总感觉外婆就在身旁,耳边还有外婆温和的话语,抬头却不见人,只有停在我脸上的微笑。

  岁月如梭,如今我的儿子17岁了,可我在想念外公外婆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小孩,那个快乐的小女孩。

  外公外婆,你们给我的童年将会温暖我一生。这一生都不会,也不能够停止想你们——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