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二堂舍子》

2016-04-11 09:04: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储晓梅

  《二堂舍子》是传统京剧《宝莲灯》中的一折,单独演出时,亦常冠以《宝莲灯》剧名,这是一出“唱、做、白”并重的生、旦对儿戏。梅兰芳大师幼年搭“喜连成”班时,就演过此剧。1929年梅氏访美前夕,路过上海时,曾与马连良在百代公司合录过唱片。1934年1月12日至14日,应苏州各界联中邀请赴苏州演唱义务戏的最后一天,又与马连良等合演《宝莲灯》。1954年6月,梅兰芳、周信芳两大师在上海合演过《二堂舍子》(梅葆月演沉香,陈正薇演秋儿),1955年4月,中央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联合为梅兰芳、周信芳举办舞台生涯五十年纪念活动期间,梅、周又在北京天桥剧场再一次合演了《二堂舍子》(梅葆月演沉香,高玉倩演秋儿)。

  全本《宝莲灯》一名《劈山救母》,出元人《沉香太子劈华山》杂剧以及《沉香宝卷》。剧情是,书生刘彦昌游华山圣母祠,见三圣塑像端庄华美,起了爱慕之心,而三圣母亦喜爱刘彦昌年少英俊,刘过芒砀山,险遭大蟒吞食,三圣母送宝莲灯引路,刘才身脱大难。后来两人成婚,生子沉香。三圣母之兄二郎神恼怒妹子思凡,将圣母压在华山之下。圣母托婢将沉香和宝莲灯送交刘彦昌。后来,刘娶宰相之女王桂英,生子秋儿。两儿长成,与告老太师秦灿之子官保等同在南学念书。一日,秦官保侮辱墪师魏虎,两儿与之争吵,沉香失手将官保打死。两儿归告彦昌,争认自己失手。经彦昌桂英夫妇商讨,放走沉香,以秋儿送秦府偿命。秋儿被打死,弃于荒郊,为仙人救活携去。沉香遇霹雷大仙,授之武术并赠神器,沉香战败二郎神,用神器劈开华山,救出其母。

  扮演此剧者,生行有谭鑫培、王凤卿、言菊朋、马连良、周信芳等,旦行有陈德霖、王瑶卿、梅兰芳、程砚秋、徐碧云等诸名家。

  剧中的“昔日里有一个孤竹君”唱段,传统演法或唱【二黄慢板】,或唱【二黄原板】,谭派创始人谭鑫培老前辈认为慢板尺寸慢,原板尺寸快,又与后面的两段“我本当——”的原板板式重叠,便创造了【二黄快三眼】的板式。当年谭老不常演此剧,很多谭派老生不会唱这段。自从他的琴师陈彦衡将之传授给言菊朋,言在百代唱片公司录成名片后,才得风行于世。马连良、周信芳演此剧,又恢复仍唱原板,但对唱词,两人都作了变更,各不相同。

  旦角王桂英的出场有两种演法,一是刘彦昌唱完“左难右难难坏我”,不唱下句,场面开出【小锣夺头】,王桂英上,【二黄慢板】接唱下句“后室内来了我王氏桂英”。另一种演法是刘彦昌唱完下句“后堂内忆请出儿的娘亲”,两孩同白“孩儿有请母亲”。王桂英在帘内唱【二黄导板】“又听得二姣儿一声请”,场面上仍开出【小锣夺头】,王桂英上唱下句”后堂内来了我王氏桂英“。请注意,【二黄慢板】下句和【四龙】,腔虽相似,但这句不是【四龙】。因为唱【四龙】,场面上要开【冒儿头】的,而这里开的是“夺头”。从这点看来,是保留了第一种唱法的影子的。梅兰芳演此剧时,用的是第一种演法。

  梅、周两大师1954年在上海和1955年在北京两次合演此剧,唱词、道白、唱腔,都不尽相同。梅氏与马连良合演此剧,更有不同之处。这说明,名角的演出,词、白、腔多方面,只要符合剧情,是可以临时变更的。

  至于全本《宝莲灯》,《劈山救母》后,还有《卖饽饽》,演的是,墪师被判充军海南,在两解差押解途中,魏虎向卖饽饽的少妇买饽饽充饥,吃完后无钱可付,与少妇争执起来。解差又百般调戏少妇。于是魏虎趁解差调戏少妇时脱身逃走。据《扬州画舫录》载,当年三庆班主高朗亭,扮演此剧少妇,演得惟妙惟肖,风靡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