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中得子侄书

2019-09-24 16:08:39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力田

  唐·喻凫(公元840年进士)

  远书来阮巷,阙下见江东。

  不得经史力,枉抛耕稼功。

  雁天霞脚雨,渔夜苇条风。

  无复琴杯兴,开怀向尔同。

  喻凫,字坦之,号均羽。唐代毗陵(今常州)人。唐开成五年(840),登进士第,官终乌程(今湖州南菰城遗址)县令。有诗名,《全唐诗》存诗六十五首。

  有人说,喻凫曾来过泰州,证据是写有《游北山寺》:烟冈影畔寺,游步此时孤。庭静众药在,鹤闲双桧枯。蓝峰露秋院,灞水入春厨。便可栖心迹,如何返旧途。然而,喻凫主要生活在唐文宗、唐武宗时代,此时,北山寺叫做开化院,刚建成不久。叫北山寺,要等到北宋。因而,这一证据颇让人生疑。且其内容言“蓝峰”、“灞水”景色与泰州风光大相径庭,想生搬硬套,也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这一首《京中得子侄书》,却无疑为泰州阮巷作了一个最好的注脚。喻凫,到泰州来过,是有极大的可能。一江之隔的常州,扁舟而过,也不是难事。常州的风物与泰州也差不去太多,都属于文化意义上的江南。

  但这里的子侄,应该是老家常州的子侄。因为首联有“江东”一句。江东是指江南东道、江南东路一带的简称,一般不用来指江北。比如《史记·项羽本纪》:“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杜牧诗:“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李清照诗云:“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都是说的这个意思。即便书信是来自常州子侄,信中写的是常州风貌,也不影响坐在一江之隔的泰州阮巷,来理解这首诗的况味。

  《古诗咏泰州》,将这两首诗入选,显然都是站不住脚的。但《京中得子侄书》中所涉及的人生道理,故乡风物,却如同是作者为泰州阮巷作传一般。

  首联,格调高雅,恬淡悠远,诗人仿佛找到了宣泄情绪的窗口,打开窗子,就迅速看到另一个世界,这世界里充满浓浓的乡愁。这是关于怀念故乡的一封回信。当他展开来信时,正站在高高的宫殿上。天南海北,山高水长,他已不是从前的小伙子,而故乡也许依然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来信中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故乡的味道。他不禁想起了这么多年的官宦生涯。为了工作,他久已不回故乡。

  颔联,“史”,不符合平仄,因为“经史”是专有名词,故而作者予以保留,不因文害意。“不得”对“枉抛”,“经史力”对“耕稼功”,对仗非常工整,表示学问、农耕两个事都没处理好,到头来一事无成。经史,这里指学问。诗人此时的心境,颇有一种怀才不遇。当在事业上遭遇到了挫折,难免会想解甲归田,过一种闲云野鹤的日子。可是,诗人不是陶渊明,没有那么洒脱。也许他还有一些不得已的苦衷,就这样他只能假想一下回到故乡后的生活。

  颈联,是对于阮巷周围环境的描写。“雁天”对“渔夜”,“霞脚雨”对“苇条风”,真正是对的巧妙无比,独具匠心。雁天,既暗示这首诗写作时间在秋天,又写出白天阮巷的景象;渔夜,则是写阮巷夜晚的秋景。彩霞怎么会有脚呢?这是多么别具诗意的想象。彩霞一边奔跑,一边撒下雨点,便成了太阳雨。而风,因为一根根芦苇的摇动,而充满水乡的味道。这一句,让人不禁联想起宋代诗人刘攽写泰州的名句“楚江霞苇带青枫,小市鱼盐一水通”。

  尾联,回到现实,言身在朝廷之上,不会再有从前老家弹琴喝酒的兴致,现在收到你的信,才使我与你一样开怀大笑,无所拘束。

  作者借阮巷,抒发了浓浓的乡愁,羡慕归去来兮的陶渊明,喜欢过隐士一样的生活,却又不能实现的矛盾心理。这首诗,无心插柳柳成荫。即便不是写泰州的阮巷,也不会影响坐在巷口,体会这首诗的乡愁意蕴。

  实际上,泰州阮巷形成的日期无从考证,但最迟不应该晚于宋明两代。因为其处于古城中心,当有很早的历史。现在的阮巷,分南阮巷与北阮巷,两巷东西走向,相连相通。东起大林桥南小街中段,西至斗鸡场,全长二百米左右,尚有许多古民居可供泰州人记得住乡愁。(力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