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箫行吟为守园——记刘旭东先生

2021-06-28 10:06:37作者:宋庆中

  “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你少满嘴里混唚!你娘才下蛋呢!通共留下这几个,预备菜上的浇头。”——熟读《红楼梦》的人,对这一番言辞都会忍不住发笑。这是第六十一回司棋率众打砸小厨房的前奏——莲花儿和柳家的针尖对麦芒式的互掐。小厨房在哪里?在贾府。不,它在崇州罨画池。2019年12月天寒木落时节,我受邀参加四川省2019红楼梦学术研讨会暨罨画池红楼梦演艺项目论证会,如约来到西州胜迹罨画池,霜染银杏,腊梅花开,园中美景令人陶醉。然而,让我感到称奇道绝的还不是罨画池历史的久远、风光的旖旎,而是它的守护人刘旭东先生。按会议行程安排,12月14日下午三点至六点进行罨画池红楼梦演艺项目论证会,论证会开始前嘉宾游览罨画池博物馆。博物馆由罨画池、陆游祠、州文庙等三处紧密相连的古建构成。我们从文庙“万世师表”牌坊前下车,在刘先生的带领下,踏入这个花木扶疏的文化传承地。刚走几步,我便诧异——诧异的是贵为博物馆馆长的刘先生化身为导游,嘴边别起麦克风,滔滔不绝地讲解了起来。景色殊胜之处大多是配有专职导游的,而景区的领导大多是陪同佳客游赏的,像刘先生这样亲自上阵的一馆之长虽非鲜见,但其学养的深醇、文史的精通却着实令人钦服。于是,风含情,水含笑,亭台水榭诉说着富丽的过往,古楼废殿从唐诗宋词中鲜活走来,崇州瑰丽的建城史缀成这座千年古县典雅的裙装。

  绕过文庙,便到了罨画池,云墙环护,波光潋滟,而刘先生的嗓门也大了起来。“各位嘉宾老师,别看罨画池小小巧巧,这里可是87红楼取景最多的地方,有6集的戏是在这里拍的。”“各位老师看到那座小桥没有?87红楼民俗指导邓云乡评它为‘唐代古韵照人,有今天日本奈良风味’,大家回想一下电视剧里司棋带人气势汹汹来闹厨房,是不是经过了一座小桥?就是那座桥。”顺着刘先生所指的方向,但见锦鲤嬉戏,清溪逶迤,一座红色三曲小廊桥昂然而出,别有风姿。“小说上只‘带了小丫头们走来’八个字,电视剧却将剧中人置身于这样一处风景如画的地方,因而87红楼才成为无法逾越的经典。”确如刘先生所言,87红楼的精工妙制,贵在对细节的极致追求,细节体现着一部影视剧的高度。而刘先生对《红楼梦》原文的烂熟于心,又令我们刮目相看,嘉宾中87红楼贾宝玉的饰演者欧阳奋强亦颔首称赏并频频举起手中的相机,追忆似水年华。听着刘先生的讲解,我走进了封尘已久的时光:罨画池后门那一带瘦石嶙峋的假山,拍摄了“鸳鸯无意遇鸳鸯”;飞檐若举的暗香亭连着的那条长长的比邻廊,原来是凤姐生日不胜酒力出门歇息和苦等宝玉的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的地方……

  刘先生长得黑黑壮壮,属于那种放到人堆旋即找不见的一类人。但这类人往往实力至上。刘先生令我折服的不是他精研地方文献,对崇州历史了若指掌,而是对《红楼梦》也怀有一腔的热忱,他曾手抄全部红楼诗词,并背下百廿回小说的回目,——这是很了不起的壮举。

  有人说,如果你在罨画池看到背着一管竹箫,负手观察一花一草一砖一瓦,出语干涉乱扔垃圾者,那个人一定是刘旭东。这和他微信昵称“守园”正相映照。这样一个责任感爆棚且谙熟《红楼梦》的人参与筹备川省红会,川省红会则指日可待矣。我笃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