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文影】 《锦鸡集》自序

2016-12-25 11:31:1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杨栋

  我把鸡年出的这本书,命名为《锦鸡集》。鸡是象征吉祥的,许多画家画鸡都题为“大吉图”,鸡与吉谐音之故也。古人写诗,村鸡巷犬都是祥和,“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这样说。“一朵芙蓉顶上栽,彩衣不用剪刀裁。生平不敢轻言语,一唱千门万户开”。这又是多么美好的意象。

  这本书的书名让我思考了一年,感到鲁迅先生所言“一名之立,旬月踌躇”的无奈,先是想叫成《雄鸡集》,但郭沫若有过这个书名,又想叫《祥鸡集》《村鸡集》《宝鸡集》《金鸡集》,都感觉俗了些。后来决定叫《锦鸡集》,东三省有这么个地名,我却不想侵权,我只是感到一个“锦”字,如花灿烂,让人有美感。

  网上查到:锦鸡是一种雉科动物,形状类似喜鹊、大鹦鹉,背部有黄、红两种纹理。嘴红、绿顶、红肚。它拖着光亮似锦的长尾,在高山灌丛和矮竹林中轻盈袅娜地奔走时,很是令人喜爱。红腹锦鸡,是我国特有的观赏鸟类,具有毛色鲜亮、艳丽,体型俊朗,性格活泼的特点,是宠物爱好者眼中的明星。近年来,许多地方出现了大型的锦鸡养殖场,一般每只能卖700元以上。可见,这种鸡是鸡中皇后了。

  文章就是要给人美好意象的。唐代的王驾在《社日》诗中说,“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陆游也写诗说,“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这种乡村景象,总叫我怀恋和痴迷。历代诗人都喜欢咏鸡,唐代李白诗,“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白居易《晨鸡》,“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这是多么温馨的图画。

  “金距花冠傍舍栖,清晨相叫一声齐”、“鸡犬怪人奔竹径,儿孙逢客倚柴篱”,鸡总是和百姓生活相关,小时在村里,家家户户都是靠卖鸡蛋供子女上学,被乡亲们称为“鸡屁股银行”。当代人还建了一处“中国鸡文化博物馆”。西汉初期,韩婴在《韩诗外传》中谓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鸡真是一种吉祥的德禽。

  古人曾有“闻鸡起舞”之说,典出《晋书·祖逖传》。说祖逖和刘琨少年而有壮怀,半夜听见鸡叫,便起身操演武艺,以备报效国家。后世即以此成语比喻有志之士要及时奋发。我已年近耳顺之年,心里早就没有了远大抱负,但山鸡舞镜,自我欣赏;灵禽柴篱,甘于小康。写些小文,也是不想虚度光阴之意。

  集中文字,仍是生活随笔,读书感悟,只求知音见赏,不图流俗点赞。撒豆成兵,散兵结阵,“三更灯火五更鸡”,也是我一年笔耕之记录,书斋之写照,只祝愿生活吉祥,时代吉祥,人民吉祥,读书人吉祥。故以锦鸡名之,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