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文影】线条的舞蹈

2017-01-15 11:10:1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杨栋

  怀素是唐代高僧,也是草书圣手,他的狂草是笔墨的音乐,线条的舞蹈。他生性也狂,“时酒酣性发,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靡不书之,贫,无纸可书,尝于故里种芭蕉万余株,以供挥洒。”

  沈鹏说,书法是线条的艺术,怀素的线条是美的幻梦,力的舞动,是炫目的红绸舞,诗意的孔雀舞,唯美的芭蕾舞,豪放的拉丁舞,狂放的爵士舞,古雅的胡旋舞,“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白乐天笔下的胡旋舞,分明就是在写怀素的书势了。他的狂草真是有旋风一样的气势了。

  颜真卿曾称誉“开士怀素,僧中之英。气概通疏,性灵豁畅。精心草圣,积有岁时,江岭之间,其名大著。”七十年代,书禁未开,我在乡村当放映员,不知狂草为何物,有南方征订晒图纸印的美术资料,里面就有怀素的狂草千字文,我高价订了一本,无事时常常翻看一下,每有惊艳之感。“初疑轻烟淡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怀素自己曾说,他的字不是“折钗股”,不是“屋漏痕”,是见到“夏云多奇峰”而悟出来的。春雨夏云,变幻莫测,这是书法的妙处,怀素有艺术家的悟性,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这是多么壮观的古人书法场面!

  笔歌墨舞,旭颠素狂,援毫掣电,满纸生光。怀素在唐代已被人们推崇,粉丝千万,竞相珍藏。李白说他“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遍”,可见他的书法在那时一纸风行的盛况。诗人韩偓也写诗称赞:“何处一屏风,分明怀素踪。虽多尘色染,犹见墨痕浓。怪石奔秋涧,寒藤挂古松。若教临水畔,字字恐成龙。”怀素的字被描写成秋涧怪石、寒藤古松,又如惊龙入水,奇姿横斜,极尽意象之美。文同《丹渊集》曾曰:“余学草书几十年,终末得古人用笔相传之法。后因见道士斗蛇,遂得其妙,乃知颠素之各有所悟,然后至于此耳。”斗蛇也好,屋漏也好,折钗也好,夏云也好,都是观线条之生动,生笔画之灵韵。奔趋揖让、歌舞擘踊、骤雨狂风,各尽意态,清风明月,柳摆花舞,舒绅缓带,自成风姿。草书的诀窍在乎感悟,如守株待兔,刻舟求剑,照猫画虎,对影描红,就永远不会有创新,有发展。

  后人对怀素的草书也推崇到了极致,“怀素闲逸,故翩翩如真仙。”“怀素书如壮士拔剑,神采动人。”清代的刘墉更是写诗歌颂“醉素书狂绝后前,蛇神牛鬼若为贤?市倡本自无颜色,涂抹青红亦可怜。”没有对书法的感悟,写上一百年,也还是个匠。成不了大家。

  石涛有“画法关通书法律,苍苍莽莽率天真;不然试问张颠老,能处何观舞剑人”的诗句,写出了艺术的真谛,书法的真谛。怀素的字里一派天真,是他真性情之流露,苏东坡就说他:“其为人傥荡,本不求工,所以能工如此。如没人操舟,无意如济否?是以复却万变,而举止自若,其近于有道者邪?”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美丑,在心在手,怀素不可复制,怀素书法是心迹,是意绪,是线条的速度,是线条的艺术。

  项元汴说:“怀素平日得酒发兴,要欲字字飞动,圆转之妙,宛若有神。”涵物为动鬼神泣,狂风入林花乱起。怀素的书法是飞动的线条,它从大唐飞舞起来,一直飞到今天,飞舞成万缕红霞,一天云锦。那是草书的极致,也是大唐的光辉。

  文字不灭,草圣不亡,书法不绝,怀素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