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夜泊】1924:王国维入宫过春节

2017-02-05 10:04:4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肖伊绯

  1924年2月5日,是旧历新年。这一天,王国维在写给罗振玉的信中提到,“节赏已下,明晨须入内谢恩”(详见《王国维全集·书信》,中华书局1984年版)——这里的“节赏”,是指逊帝溥仪在过年时照例发给的赏金。虽然此时溥仪已经退位13年了,但按照《清室优待条例》,还仍旧住在紫禁城里,依旧保持着晚清旧制,还是可以给予其任命的一些官吏或差役,发一点“年终奖”的。王国维于1923年4月经溥仪聘任为“南书房行走”,自然也领到了这份奖金。

  大年初二,王国维入宫叩拜溥仪,行“入内谢恩”之礼。除了叩谢皇恩之外,他还连夜修书一封,感谢远在上海的蒋汝藻。原来,就在除夕当天,他收到了由蒋氏托兴业银行送来的一份非常及时也非常重要的“贺礼”——黄绫裱《观堂集林》一部(这是专门给皇上特制的)、连史纸大开本特制《观堂集林》四部(这是送给宫内同僚大臣们的)、普通竹纸《观堂集林》三十部(这是可送人也可销售的);共计三十五部刚刚印制完毕的样书。他郑重的挑出那唯一的一部“进呈本”,用于大年初二的“入内谢恩”,诚惶诚恐的敬献给溥仪去了。

  过年得皇帝节赏,入宫献黄绫新书——王国维的这个新年过得既气派,又有品位,自然毋庸多言。溥仪的心情也颇佳,御笔一挥,画了一幅牡丹图,让王氏为这御笔画题上几首喜庆赞颂诗。他一口气写了九首《题御笔牡丹诗》,虽是纯为御用而定制,却在“普天颂圣”的同时,也看得出他自己的“春风得意”。谨摘录最后两首,即可见一斑,诗云:

  天香国色世无伦,

  富贵前人品未真。

  欲识和平丰乐意,

  玉阶看取此花身。

  履端瑞雪兆丰年,

  甲子贞余又起之。

  天上偶然闲涉笔,

  都将康乐付垓埏。

  接下来,君臣互动,气氛热烈。溥仪又一下子画了四幅花卉,有碧桃、牡丹、藤萝和桂菊海棠。南书房里,王国维也一一为御笔画题了四首诗。接下来,他又为同僚、王爷们题诗多首,甚至还为南书房的太监朱义方也题了诗,忙得不亦乐乎。这俨然已不再是“人间词话”里的气象,而是颇有些“天子门生”的意气了;此刻,他从金石甲骨的古学堆里钻了出来,在这遍是御笔奇葩的南书房中,活得格外春风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