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夜泊】书多未曾经我读

2017-03-05 10:53:2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雷雨

  朱学东先生善饮而读书勤勉。近期细看其读书笔记《黄金般的天空》,实在佩服当下还有如此沉迷于阅读的“骨灰级”的书生本色。

  《黄金般的天空》大致分为史思、哲思、闲章三辑,而最为引人入胜的还是朱学东分类在“史思”中的笔记。这些文字,长短不拘,性情各异,并不是唐弢、黄裳等老先生书话一路的写法,但也不是周吴郑王端着架子的所谓学术书评。他的读书笔记,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毫不掩饰自己的价值立场,不遮遮掩掩,不扭扭捏捏,爱憎分明,坦荡直率,无意于欲言又止的吞吞吐吐,更不屑于花花草草的吟风弄月。他提到的《生存与命运》《古拉格:一部历史》《临终》《哲学船事件》《斯大林的战争》《失败的帝国》《回到苏联》《布拉格精神》《小于一》《悲伤与理智》等,大都是近年来出版业中的名书,也是关注度非常之高时常引起热议的图书。朱学东不是职业的被某些机构豢养的所谓书托类的写手,他沉潜于这些文本之中,瞩望这些曾经与我们生存的大陆陌生而又熟悉的国度曾经发生的事件、曾经涌现的人物、曾经孕育的思想,种种点到为止的感慨直言汹涌而来或令人血脉偾张或令人扼腕叹息。

  朱学东的“读书笔记”有要言不烦提要钩玄的摘引文字,这些文字不是有些专栏写手为了凑够篇数的投机取巧,不是拾人牙慧的故作高深,往往是引起自己强烈共鸣的一种强烈认同。他在《逃向苍天》的阅读中提到“记忆是国内和平的组成部分”,他提到以赛亚·柏林的《俄国思想家》中的“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还有索罗金的“残暴、仇恨和不公,无论在智识还是道德、物质方面,都不能也永远不会创造任何永恒的东西”,宫崎市定的“为了保持中立,精神的自由不可或缺”,凡此等等,都是片言居要,如电光石火,令人玩味再三。

  朱学东的读书广博而精深,有着大量的令人咋舌的往事秘辛。他提到了《历史的复盘》中黄远生被杀却原来是“指派者林森,刺杀令来自孙文”;而冯筱才的《政商中国》则告诉我们虞洽卿这个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大商人当年在上海滩还曾经营救过陈云;通过阿尔巴尼亚作家卡达莱的小说《石头城纪事》《错宴》,我们才知道这个曾经被誉为欧洲的一盏明灯的蕞尔小国也有一座城市叫做“石头城”;菊池秀明的《末代王朝与近代中国》、滨岛敦俊的《明清江南农村社会与民间信仰》,更有宫崎市定的《中国史》,让人感叹邻国严肃专业的学者对中国解剖之深刻解读之精深,再看看国内某些名头很大的假学者的胡言乱语,不只是徒增叹息而已。

  朱学东还精心编选了自己的一个五年读书单精选,计有170本之多。而实际上,他在读书笔记中提到的大部分图书,还真是一份很不错的不带有水分的图书导读指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