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雪

2017-01-15 11:13:1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韩作荣

  雪,童年的雪依旧在空中挥洒

  让你想起乳味的宁静,空白的降临

  雪一朵一朵,六瓣的棱角没有缺失

  飘零在阔大的天幕与睫毛之间

  在脸颊留一痕微辣且尖锐的清冷

  而毛发与髭须扯住呼吸,结为霜粒

  丢在衣襟的热泪已失去知觉

  哦无边缘的笼罩,寂静的音响

  声音仍在空间牵引凝滞的空蒙

  线条悸动,不忍回首的家园

  风穿过林梢,白雪停在枝丫

  鲜亮的雪地没有一丝褶皱

  这世界竟依然新颖如初

  让你不忍践踏纯白与明净

  (节选)

  “童年的雪依旧在空中挥洒”而且“六瓣的棱角没有缺失”,这种诗语本身已经暗含着岁月的沧桑和难以言说的悲凉。继而在诗人笔下依次呈现的种种意象,不断地加强着这种沧桑与悲凉的范围。“毛发与髭须扯住呼吸”,“热泪已失去知觉”,“寂静的音响”牵引凝滞的空濛;如此等等。

  所谓的岁月如流,所谓的岁月如歌,在诗人心中引发的感慨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表达的。

  有一种诗性的存在,本身就是“理还乱”的,只有少数诗人才能够把这种乱象以诗语呈现出来。

  迷途

  □北岛

  沿着鸽子的哨音

  我寻找着你

  高高的森林挡住了天空

  小路上

  一棵迷途的蒲公英

  把我引向蓝灰色的湖泊

  在微微摇晃的倒影中

  我找到了你

  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对“迷途”的诗性叙述过程,成为此诗极具艺术魅力的表现和传达。

  就北岛而言,他的一些极具社会影响力的名篇,往往是因为特定的社会氛围同人们的心理感受达到契合而形成的艺术效应,但是此诗则是一种极具诗性感受而又以“曲笔”陈述的对人生过程中那些难以言说的事物,作出了意味深长的诗性描述。从“鸽子的哨音”到“高高的森林”,从“迷途的蒲公英”到“深部可测的眼睛”,诗人似乎在指认着什么,引导着什么,但又好像没有具体的对象。一切只能由读者悉心体会了。

  (叶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