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雪花(组诗)

2017-01-23 14:08:51来源:泰州晚报

  童年的雪花是有样子的

  六角的,豆子大小

  落在小手上

  就羞涩地笑了,不见了

  童年的雪花是有颜色的

  和地里的棉花一样

  雪白雪白

  这一大床的棉絮

  给地里刚出苗的麦子

  盖起暖暖的被子

  院子里,大黄狗

  踩着厚厚的积雪

  撒欢儿

  追着蹒跚走路的娃娃

  画着他们喜欢的图案

  冰哈喇两条,挂在

  娃娃小鼻子下笑

  雪花一层层

  落入门前的小河

  厚厚的冰越结越实

  母亲在河边敲开冰块

  呵呵手,冒着热气

  洗着厚厚的棉衣

  父亲敲开芦苇塘边的冰块

  伸出焐热的手

  抓上来几条贪暖的鱼

  猫儿偷偷衔着一条

  哧溜就跑

  一点都不怕摔跤

  淘气的小男孩

  在冰上打着陀螺,嗡嗡转

  忘了吃饭的时间

  我趁母亲不注意

  偷偷从冰上跑过河对岸

  上学去了

  童年的雪花飞舞在记忆里

  空濛寂静,新颖如初

  老镇的日子

  清晨,啾啾的鸟叫声

  这闹钟,一水儿的欢快节奏

  幽深的古街小巷

  青砖黛瓦的气息

  露珠儿水灵灵

  躲在老头白眉毛里问好

  蒙蒙地浅雾,袅袅升起

  深呼吸,身心清爽

  院内老井,打上一桶,

  水温温热,洗漱

  小镇的一天,开始热闹了

  旧得生锈的烧饼店招牌前

  一声吆喝:“大爷”,

  “萝卜丝馅来一个”,

  “豆花多加点虾皮,不放葱”

  庭院深处,老茶树

  几片不肯掉落的叶子

  等着给四面八方的游客

  讲老镇的故事

  时间缓缓走着

  老镇静守一方

  捕鱼晚归的乌篷船

  摇到喜鹊湖边上岸休息

  夜幕拉开

  老镇慢慢收起画卷

  睡在溱湖水乡里,月色如水

  家乡的河流

  村头小桥,老旧

  斑驳的时光

  掉进青石板的缝隙

  等着回乡的孩子拾捡

  记忆铺开

  随着河流不紧不慢地流淌

  童年,哺育我长大的小河

  依旧清清

  滋润着屋后老竹林

  即便寒冬竹叶也是青翠

  新出竹笋,两斤土猪肉

  小河飘着香味儿

  光屁股的淘气鬼

  一个接一个往水里钻

  扒着岸边石板扑腾的,懊恼

  有时,能摸到小河虾

  老人们说,吃生河虾会游水

  河水清澈,隐约可见水藻

  鱼虾多半野生,真是想念

  院子里的那口大水缸

  装的都是小河水

  纳鞋底的针放灶塘里

  烧红扳成钓钩

  糊上面团

  坐在河边,一条接着一条

  吃不掉的晒成小鱼干

  爽口、诱人

  厚厚的冰面上

  淘气鬼们,也不会寂寞

  他们堆起一个个雪人

  站立在河沿上

  像是放哨的战士

  屋后,老柳树

  依旧在河边

  日复一日,打着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