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火车回家过年(外三首)

2017-02-05 10:06:0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靖江】崔益稳

  头顶巴掌大的同一片铁皮天空

  都成了想象丰富的新潮诗人

  男男女女的梦交织在一起

  磨牙或者打呼噜

  赤裸裸旁若无人

  在外打工的乡亲们笨得像牛

  见到久别的老婆孩子之前

  粗大的手指一点鼠标

  便消灭一段刻骨铭心的网恋

  焐热的钞票带着体温交给父母

  浑身竟然轻松

  彼此真像一群反刍的老牛

  连笑容 都没声响

  连哭泣 都很善良

  我们发迹的诗人董事长

  依然一口土话向乡亲们请安

  祖屋

  微胖的镇长

  轻声说出了拆迁祖屋的价格

  父亲的大眼睛

  顿时成了老牛的眼睛

  三十年前建造时的百倍

  去年动员拆迁时的双倍

  四间老瓦房的拆迁价

  被政府的脸和村长的嘴

  寒风中猛然被抬到20万元

  贪得无厌的父亲激动无比

  这么多钱,还不快拆

  农民出身的他哪里晓得

  20年后的20万元

  可能买不来一堆胡萝卜

  更加要命的是

  祖宗之根曾经多么粗壮

  届时无地自容

  恐怕连胡萝卜都不如

  快乐麻将

  杀猪卖肉,打铁撑船

  前半生的父亲勤劳得像条走狗

  视懒惰玩乐的麻将为敌

  而如今父亲与麻将的关系

  演变成夫妻关系

  母亲走后

  麻将成了父亲唯一的伴侣

  一饼、二条、三万、四索……

  独钓、杠上开花、

  自摸一条龙……

  玄妙组合与无穷变化

  每每使父亲时空模糊神魂颠倒

  一声吆喝气自丹田:哈哈糊了

  麻将牌轰然坍塌于桌上

  他一次次回到

  拿龙抓虎的青葱时岁

  父亲有朝一日像麻将一样倒下

  人生之牌毫无悬念了

  肯定是

  在我送他去火葬场的路上

  目睹大烟囱飘出一串白云

  仿佛父亲吐着烟圈

  一声叹息摄魂慑魄:哈哈糊了

  将麻将和父亲拆开来一起品鉴

  麻木的麻,将士的将

  后半生

  父亲多么像麻木的将士啊

  我这辈子谢你个没完,麻将

  你是替我尽孝的好兄弟

  我在梦呓里

  一次次向你脱帽敬礼

  母亲的苹果

  我的母亲,中国一位普通农妇

  乔布斯,美国苹果公司总裁

  他们竟因同样的毛病

  同年同月同日辞世

  一个在苏北平原的五架梁瓦屋

  一个在美国

  帕拉奥图的乡间别墅

  母亲的葬礼

  不比乔布斯的葬礼冷清

  吹吹打打

  全村上百号人马自发集合

  祭在灵前的两只土疙瘩苹果

  就摘自门前树上

  多像我瞪着白多黑少的大泪眼

  母亲肯定不懂牛顿的苹果

  更不懂乔布斯的苹果

  但母亲懂得施肥治虫精心呵护

  她的苹果树长得又高又旺

  假如看到

  门前树上挂满乔布斯的苹果

  她一定会心疼得反复啰嗦叹息

  谁把好端端的苹果咬豁了口唉

  迎着阳光打开苹果电脑或手机

  每次我诗人的想象力作祟

  家乡树上的苹果全长满牙齿

  大街水果摊上的苹果全在哭泣

  谁又能在

  苹果另侧再咬一个豁口

  让我的痛苦

  在母亲与乔布斯之间

  保持相对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