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那年土菜黄花草

2016-03-28 09:09:4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刘双湖(兴化)

  黄花草,学名叫黄花苜蓿,兴化人叫黄花儿,或叫花草头儿,在旧时属于东台的地区叫“秧花儿”。黄花苜蓿,原生长在东北、华北和西北等地。由于富含蛋白质,它是一种优良的饲用植物。功能主治:降压利尿,消炎解毒。主治浮肿,各种恶疮。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兴化试种,后普遍推广,作有机肥料用。开始直接剐下运到沤田戳入烂泥中沤,后来剐下筶草泥塘,均为发酵变成腐殖质,是种庄稼的好基肥。

  吃黄花草最具美味的时间是在阳历4月上中旬。当时是在做早稻秧池的时候,它与栽秧有关,所以又叫它“秧花儿”。黄花草经过春天的雨水滋润,一天一个样子地生长,开出一朵朵小小的黄花,兴化人就形象地叫它“花草头儿”。网上称黄花草是金针菜,兴化人称的黄花草是黄花苜蓿,过去生产队当做沤肥的青草。在4月份筶草泥塘时,把开了黄花的黄花草,用人工剐去与罱的河泥一起,经搅和加水,进行发酵,成为大田的有机肥料。1975年我刚开始工作,公社在吴杨大队准备春耕生产现场会,我去做编排现场会上表演的文艺节目、专题墙报、会场布置等工作。在李柏荫家吃了一次黄花草炒蛋,那种有黄有绿的新鲜味道,我第一次吃到,至今难以忘怀。在生产队做会计时,有人反映某某某在筶草泥塘时,用衣服或方巾,把黄花草嫩头儿掐了带回家。这虽是小事,在当时是不允许的。一般在这个时候,生产队都按出勤每人分一份,让大家都尝尝新鲜,既当蔬菜又当副食。那时食用油少,不像现在油多,吃多了肚子承受不了。

  黄花草是秋天种的。先把黄花草种用牛汪泥拌和均匀,稍微堆积捂一下,然后撒到晚稻田里,待出芽后再收割晚稻。大集体时河中污泥较少,用牛汪泥拌和,既能使带有毛边的黄花草种不互相粘连,又有湿度和肥料粘在种子上。这样种子撒到田里出芽率成活率高。野生的是收种时遗落下的黄花草种,到了深秋初冬就冒出来了。实际深秋初冬餐桌上的黄花草是大棚里长的,剐下嫩头卖。在做菜时把它切成很小的一段,才好吃,不然吃不动,用句土话说“老”。到了春天黄花草开始疯长,特别是开黄花时,它的叶和茎是最嫩的。兰子在田角落种了一小块,冬天用一块地膜覆盖,春节前自己都舍不得常吃,开春后长大了,就剐了送你一把送她一把。过去是为填饱肚子的草,现在却成了餐桌上的宝。吃黄花草要掐嫩头儿,一般是多放素油大火炒,火大时往锅里烹一点水,既嫩又不焦。有放盐有放酱瓣的,把白糖像放味精一样少放一点,味道更加鲜美。有的厨师加上一些红胡椒丝炒,给黄花草增加了看相。现在有为使炒出来的黄花草“嫩”,在锅里滴上几滴酒。

  人们对春天的黄花草、马兰头、荠菜情有独钟,称之为“野菜三美”。在兴化的冬春季节,人们的家常便饭或酒席中的素菜都少不了一盘黄花草,真正野生的要花工夫去寻找去挑,但没有自己种植的嫩。黄花草的吃法还有待于大家去研究开发。

  文学大师汪曾祺在《家乡的野菜》里这样写道:“过去,我的家乡人吃野菜主要是为了度荒,现在吃野菜则是为了尝新。” 如今的乡民告别贫困,解决温饱,奔向小康。百姓日子红火了,面貌精神了,不起眼的野菜也抬了身价,走进大棚温室,走进城市的高档饭店豪华餐厅。时过境迁,再食野菜,少了童年趣味,多了忆苦思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