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代步工具百年变迁

2016-04-11 09:03:5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向贤(高港)

  随着人们生产、生活范围的不断扩大,“行”在“衣食住行”中的地位日益突出。“行”的变化主要取决于代步工具的变化,百余年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科学的进步,口岸地区代步工具发生着巨大变迁。

  口岸地处苏北平原南端,田畴广袤,地势平坦,陆上交通便捷,清末民初之前,这里陆上出行全靠步行,传统的代步工具只有轿子和独轮车。而轿子既不方便,速度又慢,且费用较高,即使一般有钱人也坐不起,更供养不起,当时全镇就开有三家轿行专向客户出租轿子。

  那时,城乡主要代步工具是独轮车。独轮车上部是车架,两侧可坐人或载物,车架两侧后方装有支腿,以便停放,推车时,推车人颈背两端拴于车把的麻布绳编成的“车匾子”,手握车把向前推。

  20世纪20年代初,自行车从上海传到口岸,在码头、木排高级管理人员中流行,普通百姓是不敢问津的。那时人对自行车相当宝贵,有车者一般不肯外借。

  自行车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仍是稀罕物,一般人家没有,那时口岸街上有好几家修理兼出租自行车的店铺,我五十年代上初中时,就经常和几个同学一道到一家店里租来自行车学习,每小时租金1毛。

  20世纪20年代后期,新的代步工具黄包车从上海传入,初时该车车身都漆成黄色,故被称之为黄包车。黄包车框架为铁质,中有一可坐可躺的车厢,车厢两侧有两只直径很大的车轮,车顶有可挡雨遮阳的折叠式雨篷,车前有一对拉车的长木杆,车夫拉车时,手握车杆向前一溜小跑。

  不久,又出现了一种脚踏三轮车,为黄包车与自行车的结合体,车分前后两部分,前面有一个可以转向的车轮及车把、车铃、车闸、脚蹬和车座,用链条带动后面的车轮转动。后部主要是车厢,驾车者脚踏行驶,较黄包车拉行奔跑省体力不少。

  1936年,国民革命军第6路军30军31师驻守泰州,专门修筑了一条通往口岸龙窝码头的公路,主要用于运送往返码头的旅客,这条公路一直使用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亲眼见过这条路上行驶着一种烧木材的三轮汽车。随着长江码头由龙窝口迁至高港,公路也随之修到高港,并且在高港码头附近建了一座高港汽车站,一直使用到上个世纪末。

  随着时代的变迁,代步工具也发生着巨大变化,上世纪五十年代,自行车尚是稀罕物,到了六七十年代,自行车已成为结婚必需的“三大件”之一,到了八十年代后期,摩托车已进入寻常百姓家,进入新世纪后,电动自行车走俏,其热度一直持续至今,近些年来,随着代步车辆的进一步升级,过去常人不敢奢望的小轿车也进入了寻常百姓家。

  口岸地区濒临长江,为里下河通江达海之门户,除了陆上交通,水上交通亦很重要。自古以来,这里水上出行都是以舟代步,以人力和风力为动力。1902年后,随着怡和、太古等外国商船停靠龙窝口、高港,口岸人水上出行进入了蒸汽机时代。随后,民族资本的大达、大通等公司加入长江航运,长江上形成了中外客轮竞争的局面。

  新中国成立后,通往上海的大轮先后有大达和新达号大轮,后改为东方红号和工农兵号。与此同时,开通了直达镇江和南京的客轮,开往武汉的客轮也停靠于高港港码头。内河航运得到蓬勃发展,每天从口岸开出的内河轮船线路达七八条,从口岸可直达常州、泰州、兴化、盐城、阜宁、邵伯等地。

  由于陆上运输和航空运输的飞速发展,而水上客运速度慢、成本高的缺陷始终未能改变,终于在江阴长江大桥通车后不久,高港港的长江和内河轮船客运业务先后停止,作为人们代步工具的轮船从生活中彻底消失了,从此,人们的出行代步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