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双季稻

2016-04-18 09:31:4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朱长顺

  20世纪70年代,为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创造每亩超2000斤的粮田,各地大力推进改革耕作制度,由原来的稻麦两熟改为麦稻稻三熟制,即水稻种植由单季稻改种双季稻。

  我们生产队田少人多,是口岸公社明文要求全面种植双季稻的生产队。为了种植双季稻,特将三麦改成两麦,少种或不种晚熟的小麦(因小麦在田生长期长),多种早熟的元麦(三月黄)和大麦(可以轧麦粉煮粥吃或作为猪饲料)。

  双季稻的前季稻以早熟当家,种的全是籼稻,此米质松,易消化,不耐饥。后季稻以中稻为主,品种为粳稻,米质较好。由于种植双季稻,播种季节提前,前季稻播种育苗时常常遇到倒春寒天气,而寒潮、霜冻不利播种育苗,因此,播种育苗后必须盖上塑料薄膜防冻,同时提升种苗池内的温度。春季育苗时,社员们下田做秧田秧池时,常常冻得生病。那时,高筒橡胶鞋、薄膜手套是稀有之物,不易买到,难得有社员把亲友从外地买来的穿戴下田,免受寒冻之苦,许多人都眼热不已。

  为了争取季节上的主动,前季稻稻种要做到分批适龄密布,秧龄做到宁短不长,培育嫩壮秧,防止小穗头,力争丰收。我父亲是农副业生产大队长,非常重视双季稻种植的每个环节,为此,专门(在本大队三圩西生产队)成立了农技农科队和农技服务队。农科队有近二十亩田,这既是农技服务队员的试验田,又是全大队的样板田,农技队员根据双季稻种植栽培技术和实践经验,分赴各生产队负责指导前后季稻的浸种、催芽、落谷、育秧、管护等。我父亲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既当学生,先学一步;又当老师,整天整夜不是学习做笔记,就是忙碌在农科队的田间地头。

  前季稻收割时,为了抢季节,农村学校一般都要放忙假,我虽然只有十多岁,但一放假即投入到生产队的抢收抢种(当时号称“双抢”)工作中,割稻和栽秧等农活是我们这些半大不小孩子们干的。首先是割稻,割下的水稻一般都没有时间在田间晒干,只能即割即捆即挑到打谷场上脱粒。为了后季稻好栽秧,田间里不能放水干田,因此这样割下的前季稻往往沾水带泥,又是没晒干的青稻棵,所以挑起来十分沉重,每担都有一二百斤重,走在田里深一脚浅一脚,十分艰难。收到打谷场上的稻立即脱粒,稻谷也要立即晾晒,稻草必须连夜分给家家户户,由各家各户在自家庭院铺开晒干,方能作为烧柴使用。所以,种前季稻的辛苦就在于播种时的寒冻和收割时的艰辛。

  后季稻与前季稻的不同,其秧苗要足龄稀播,秧龄宁长不短,培育老壮秧,防止翘穗头,因此要求秧池面积比前季稻多。而老壮秧由于根须多而长,往往拔秧时根部带泥多,既难拔又沉重,手指常要拔出水泡来,疼痛难忍。后季稻拔秧栽秧一般正值盛夏的八月,队长清晨三四点钟即从东到西吹口哨,让社员起床下田。秧田里蚊子、蚂蟥特多,所以避蚊剂是必备之物。白天在田间栽秧时,烈日当空,田间水薄,又施上猪灰、羊灰、人粪、草泥塘肥等肥料,在烈日的曝晒下,水温很高,气味难闻。这种情况对人健康很不利,但对后季稻生长十分有利。

  直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我地农村逐步回归稻麦二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