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具】棉花钩子

2016-08-08 09:38:3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刘金祥

  棉花钩子,有其相对固定的尺寸与要求,虽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其设计充分考虑了人体与棉花秆子高度、力的分解等因素。总高度(长)30厘米,铁质,有抓手柺(这里或称手柄),与小铲锹抓手柄差不多,10厘米左右,柄多为木质,也有铁质。无论木质、铁质柄(柺)上一般会包有棉布,目的为“养手”。

  钩子,有大小之分,大的如起重机用的,小的如鱼钩;有质地之分:如金(耳环)、铜(秤钩子)、铁(普通秤钩子)、树枝(小的树杈)、竹质(竹竿与分枝做成)、塑料(七十年代后);有上下之分:如有上挂的,像磅秤秤砣上的钩子,有下挂的,像各类秤钩;有上下两头之分:如农村屋梁上的钩子,上面勾着固定在梁上的铁(铜)环上,下面的钩挂不太重的任何物体,还有生猪屠宰场的钩等等。

  “钩”与“勾”基本字义有相同之处,如探取。而“勾”则不同于“钩”。曾有人问可否将不是金属的像树木、竹质、塑料做成的写成“勾”?而金属的写成“钩”?我认为不可。

  钩,曲也。形状弯曲,用于探取、悬挂器物的用品。可分为钓钩、挂钩、带钩等。这里所说“钩”专指用于拔棉花秆子的“钩子”。

  除树木、竹质、塑料外,其它各种金属钩子都是工匠锻造而成,但棉花钩子是铁匠锻打的小型农具,用这种农具较好地解决了拔棉花秆子“软伤人”的问题。历史上,“软伤人”的农活又何止一桩两桩?尤其是栽秧、掼把、堘化肥、打肉爬、拔棉花秆子等,农活似乎不太重,但不是弯腰就是蹲着、跪着,时间长了直起腰来眼前漆黑、头晕目眩。农业生产实践中,农民总是设法通过农具将重担变“轻担”,如“打串担”,挑200米远的担子到了100米左右换回头的空担子;运泥土由挑担改为推车;大田离打谷场远的就用船运稻把、麦把等等。

  而将“软伤人”变成“不伤人”其实就是一种“借力”,或将“硬力”进行“转移”的方法,如揉菜籽由手揉变用连枷拍打;刚割下来的潮湿的稻(麦)把摊在田间晒干再挑走;河口离田岸距离远戽烂泥用“二道坝”等等,而拔棉花秆子,以往一直都是弯下腰、用双手抓住秆使劲往上拔,秆如小树,拔一棵都十分吃力,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棉花秆子何以难拔?棉花是锦葵科棉属植物的种子纤维,植株灌木状,是深根作物,主根入土深度可达2米以上;侧根分布广,主要分布在地表以下10~30厘米土层内,一般可达60~100厘米,形成一个倒圆锥形的强大根系网。

  而当年棉花已经“清秆”(秆子上的棉花已全部拾清),成片成片的农田里,绿色麦苗与光秃秃的棉花秆勾勒了一幅嫩绿与枯竭两种不同季节植物的生命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