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齐家说板桥

2016-08-08 09:57:59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兴化】陆琴华

  家有田亩,郑板桥父亲郑立庵“以文章品行为士先,教授生徒数百倍,皆成就”。

  就是说,郑板桥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只是早年家道破落,没有昔日的光景,可是赖以生存的田亩还是有一些的。记得郑板桥在《范县署中寄舍弟墨第四书》里有这样几句话:“吾家业地虽有三百亩,总是典产,不可久恃。”由于经常还要到别处出资典地来种,就建议堂弟郑墨积累资金,这样还可以在将来再买二百亩田地。郑板桥在信里说:“将来须买田二百亩,予兄弟二人,各得百亩足矣,亦古者一夫受田百亩之义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新置的两百亩田地打下不少粮食,足可以解决一大家人几十口的吃饭问题,远在范县的郑板桥自然心满意足,他在给堂弟郑墨回信时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说:“十月二十六日得家书,知新置田地获秋稼五百斛,甚喜。而今而后,堪为农夫以没世矣。”一家人靠这田亩的收入可以过一辈子了。可是身在范县的郑板桥,欣喜之余,还有些担心,就建议堂弟郑墨不忘制作一些农具,免得到时捉襟见肘,耽误了农业生产,于是郑板桥说:“要须制堆、制磨、制筛罗簸箕、制大小扫帚、制升斗斛。”好逸恶劳是人的劣根性,郑板桥在信里还建议“家中妇女,率诸婢妾,皆令习舂揄蹂簸之事,便是一种靠田园长子孙气象”。身在外地,他对家中妇女之辈给予了厚望。

  而郑板桥第一任妻子徐氏去世,扬州北郊饶五姑娘和她的母亲钦羡郑板桥的才华和人品,饶五姑娘的母亲执意要把年方十七岁的女儿许配给郑板桥。那个时候郑板桥已经四十出头了,虽然中了举人,可是一直没有官做,直到他五十一岁时,也就是他中进士的第六年春天,在皇叔慎郡王允禧的帮助下,郑板桥才到山东范县出任七品县令。郑板桥是江苏兴化大垛人,江苏兴化距离山东范县有好几千里路,无舟楫无车马,来来往往,交通不便。郑板桥在范县和潍县两地任职达十二年之久,一年到头郑板桥回不了兴化几次,妻子饶氏也上不了范县或潍县几次,两人跟牛郎织女似的你牵挂着我,我牵挂着你,想聚会,只能在梦中团圆。为了慰藉相思之情,郑板桥就吟诵他四十三岁时在扬州北郊跟饶五姑娘定情时写下的那首《西江月》:“微雨晓风初歇,纱窗旭日才温。绣帏香梦半朦腾,窗外鹦哥未醒。蟹眼茶声静悄,虾须帘影轻明。梅花老去杏花匀,夜夜胭脂怯冷。”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其实,要想当好父母官,哪还有心情和时间去谈情说爱?比如郑板桥在山东潍县做知县时,由于公务缠身,连一些基本的应酬他都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得上,只好写诗打发那些来找他的人。比如当有人来找他下棋喝酒时,郑板桥写一首《饶诗》婉拒:“客来颇有一盘棋,客去非无酒数卮。发短官忙身又病,倩君饶我一篇诗。”

  郑板桥在范县做知县的第二年,也就是他五十二岁的时候,妻子饶氏生了一个儿子郑麟。郑板桥没有被晚年得子这一喜事冲昏了头脑,而是极其冷静,精心谋划起儿子的教育问题来。郑板桥说:“我虽微官,吾儿即便是富贵子弟,其成其败,吾已置之不论卮。但得附从佳子弟有成,亦吾所大愿也。”

  在郑板桥心目中,儿子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他说:“余五十二岁始得一子,岂有不爱之理!然爱之必以其道,虽嬉戏玩耍,务令忠厚悱恻,毋为刻急也。”忠厚悱恻就是忠诚厚道,待人要感情真挚,不耍小聪明。

  因为公务繁忙,他只好把教育儿子的重任交给了他的堂弟郑墨。郑板桥对郑墨说,我不在家,儿子便是你管束。要“须长其忠厚之情,驱其残忍之性,不得以为犹子而姑纵惜也。”

  郑板桥父母早亡,在山东范县和潍县做官,郑板桥的堂弟、妻子和孩子都没有跟着郑板桥一起生活,按照当下一些人的说法郑板桥感情出轨应该是无疑的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可是十二年过去了,直到去官日,郑板桥也没有这方面的传闻,何也?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