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溱潼御医父子

2016-08-15 09:21:17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胡亚亭

  近日,拜读《泰州杏林探古》,作者文中自北宋时期的“松居隐士”卞大享说到晚清时代的吴尚先,各代名医竟有90多位,真可谓人才济济,流派纷呈。可是文中没有涉及明末清初溱潼御医徐尔祯、徐彬父子,似乎有点遗憾。

  溱潼古镇自古以来名人辈出,家住溱潼湖南村的徐尔祯、徐彬父子曾分别获得崇祯、雍正爷钦点“御医”称号,并藏有两代皇帝的三道诏书,到“文革”时期方才毁去。说起此事,湖南村的耄耋老人无不记忆犹新,徐家后人对此也是如数家珍。

  相传崇祯当政时,他的母亲患上一种喉科怪病,太医院的专家博士使尽全身解数,用遍灵丹妙药也都无济于事。是徐氏先祖徐尔祯以偏方草药让太后娘娘贵体痊愈。崇祯皇帝为此亲赐徐尔祯“御医”诏书,让其由一名悬壶济世的江湖郎中跻身仕途,陡增身价。雍正年间,徐尔祯官居中枢内阁侍郎的儿子徐彬因为发扬光大其父的医学技术有功,又被雍正皇帝钦定“御医”。

  据知情人介绍,被封为“御医”以后,徐氏后代更加悉心钻研,把原本擅长的“喉科医道”发展到炉火纯青。四乡八镇即连苏南一带都有病家赶到溱潼湖南村求医,其中不乏达官贵人,有人送来一块巨大挂匾,上面烫金书写八个大字“功同良相,妙手回春”,此匾比门板还要大,一直被悬挂在徐家高堂上,此匾也在“文革”时毁损。徐氏第11代后人徐子香、徐子敬、徐子和清末民初在溱潼地区都是名噪一时,誉称“杏林三雄”,在里下河地区享有很好声誉。徐氏弟兄精通内外方脉,求医者船只往往挤满码头,他们关心病人疾苦,都是步行上船,依次把脉开方,以减少病家颠簸劳碌,减少看病费用。

  有一年隆冬深夜,镇上一赵姓妇女产后生病,找到徐子敬,徐子敬出诊心切,忘记关门,家中不少名贵花草都被冻死,他也毫不惋惜,后来被人们传为佳话。1938年徐子敬病逝时,全镇大小人等几乎全部前往吊唁,这一细节《溱潼古镇风情录》上均有记载。

  徐氏世人视三道诏书为传家宝,每年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五都会把三道诏书悬挂起来,让族人及乡邻祭拜瞻仰,在端午节时还要把诏书放到阳光下曝晒,一年一年、一代一代,直到“文化大革命”,徐氏第十二代徐国柱老先生受到批斗时,三道诏书才被付之一炬。

  说起诏书内容,湖南庄上上了年纪的人都能说得明明白白,崇祯皇帝赐给徐尔祯的诏书正文只有“御医”二字,而雍正皇帝赐给徐彬的两道诏书则分别题有“中枢内阁侍郎”和“御医”字样。前后三道诏书格式一样,长一丈有余,宽1尺多,上下端都有轴子,相当于过去人们家庭中所用挂轴(挑山)式样,诏书上首是横式的“二龙抢珠”图案,写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下款则盖有皇帝玉玺印章。三道诏书全部以白色绫罗制作。

  三道诏书现已不复存在,但四乡八镇知情者甚多,笔者父亲也是杏林中人,1931年师从边城名医谢绪仙,“文革”期间听说徐家诏书被焚毁以后深表惋惜,老人在去世前还说过此事,讲他当年去湖南庄会见老友徐国柱先生时曾几次见过徐家的三道诏书。徐家第13代后人徐思銮今年已是年近古稀,说起焚毁诏书的事更为伤感:“文革”时,当父亲被迫烧毁诏书时是老泪纵横,唉声叹气,一代一代的传家宝到头来还是被迫焚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