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故乡的茶

2016-08-15 09:29:0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罗有高

  故乡的茶品的是心境,喝的是情怀。品茶当懂茶,以茶代礼,禅茶佛心,应听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有好茶喝,会喝好茶,一种清福。” 故乡在苏北里下河,一往平川,河汊交错,没有山地丘陵,自然就没有一厢厢、一层层漫山遍野的茶树,也就扯不上什么茶乡了。但故乡“茶”的名声很大,糕点叫茶食,吃饭叫吃茶饭,“茶”字还放在“饭”之前,重“茶”其例不胜枚举。倘若路上碰到熟人,见面的招呼语就是:“到我家吃茶去!”不说喝茶,而讲吃茶,言之十足的客气豪爽,十分的热忱隆重。

  到主人家“吃”什么茶呢?蛋茶,又叫“蛋鳖子”。待客的“茶”不是茶叶,而是鸡蛋,是老家传统的特色茶文化,代代相传,沿袭至今。有客自远方来,以蛋为茶,以茶为蛋,待人处世朴素而精深,大礼。

  打蛋茶很方便,做法也简单,先将锅里水烧开,在锅沿上把鸡蛋敲破,整形进锅,盖上锅盖,添上两把柴草,稍稍“养”上一会儿,就结成荷包形,乘势盛进灶台上的碗里,圆圆的鸡蛋变成扁平的“蛋鳖子”,蛋白如玉,蛋黄似珠,轮廓都很分明地在汤里荡游着,诱人。随客人口味加佐料,无论咸甜,碗里都要舀点汤水,要不,怎么叫“蛋茶”呢!

  主人打蛋茶、客人吃蛋茶都有一定的俗规。茶碗里打一只蛋,孤寡,不吉利;打两只蛋,俗称卵蛋(睾丸 ),不作兴;所以,一碗蛋茶一般是三只,当然,多打几只蛋,显得阔气有面子,客人也有个讲礼节的余地。吃品见人品,不可露穷相,要客气地倒出两三只“蛋鳖子”,把“根”留住。如果是新女婿上门吃蛋茶不懂得留蛋,就是笑话了,轻则要被人家说不懂规矩,没有家教,是个“呆女婿”,重则这门亲事就能因之而黄了。

  往往也有主家不宽裕,手长衣袖短,蛋茶招待不起,来客了怎么办呢?“炒米茶”待客。既会过日子,又不失礼仪:客人来了,抓两把家常预备的炒米,大方的人家还搲两勺红糖,开水一泡,就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炒米茶。尤其“天寒冰冻时,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具”。热烫烫的炒米茶,既暖了身又暖了心,待客的热情、真诚溢于言表,难怪郑板桥在《范县署中寄舍弟墨第四书》中如是说。

  春饮花茶,夏饮绿茶,秋饮青茶,冬饮红茶。但在我的故乡,有一种茶饮,同样可以清心也。

  《茶经》曰:“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神农氏,华夏太古三皇之一,传说中的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故乡盛产的大麦,就是“发乎神农氏。”

  大麦茶,魅力独特赢得了“东方咖啡”的美誉。大麦洗净,除去杂物,晾干或晒干,文火在锅中如焙炒茶叶,用力适当地均匀翻炒,表皮焦黄带黑即止,故民间称之“大麦乌”。抓上一把,放在二龙盆或钢精锅里,倒上滚开的透水,金黄的色泽,浓烈的焦香,恰如咖啡,嗅起来比喝起来好,那滋味,一个字:“爽”!

  早茶是一道亮丽风景。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水包皮”讲的是泡澡,“皮包水”说的是“喝早茶”,或者叫做“上茶馆”。

  访亲“茶”最是隆重讲究。接待吃茶得用最高礼节——“三道茶”:头道茶是果子茶,红枣蜜饯,寓意幸福甜蜜;二道茶是圆子茶,传统小汤圆,讨个团团圆圆的口彩;三道茶是清水茶,也谦称为淡水茶,其实就是绿茶,淡如清风,浅了再添,意味细水长流,生活自然平和。桌上还要摆上七盘八碟的“茶食”:茶干、京果、花生糖、云片糕,取意步步登高。三道茶有着尘世间千丝万缕的牵连,寓寄着“一甜二美三回味”的生活哲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俚语中汤水不分,茶水不分,故乡的茶,经过合适的空间和时间,礼敬重,很定慧,含蕴一种悠然自得、回味无穷的境界。粽子茶,清香;荷叶茶,解痉;薄荷茶,提神;菊花茶,疏风;桑叶茶,祛炎;金银花、川芎茶,味怪,茶气悠长;茉莉花茶,鲜灵连绵,芳香不绝,可闻春天的气味。新掰的玉米须子只有风雨的浸润,没有农药的污染,汤水入茶,清莹黄澈,尝一口,甜丝丝的,原生态的绿色茶饮。换换口味,荸荠、茨菰,塘里的莲藕,用刀拍碎,加水煮沸,温暖如乳汁,质朴淡泊,尽显其韵,好茶!

  啜饮四季风光,浅尝茶香风情。故乡的茶品的是心境,喝的是情怀。品茶当懂茶,以茶代礼,禅茶佛心,应听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有好茶喝,会喝好茶,一种清福。”

  到我的故乡来吧,我请您喝茶。不,应该是:“到我家吃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