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笔】信守承诺

2016-08-15 09:29:4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戚正欣

  我家世居在口岸一个合族而居的大杂院里,不大的院子中长着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榉树。

  我家世居在口岸一个合族而居的大杂院里,不大的院子中长着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榉树。初春时节,榉树的嫩叶人畜皆可食用,小时候,每当青黄不接之时,常有一些饥民带着麻袋到我家大树上抹树叶回去充饥,树叶抹得多了,我怕树受影响,便对抹叶的人流露出不悦之色。

  母亲看透了我的心思,悄悄对我说,谁家有吃的还愿意出来抹树叶,人家也是为了度命,是自家的树宝贵还是人宝贵,他们抹树叶就让他们抹吧,抹了还会长的。她不但这样说,还拿出家中的木梯和绳子借给那些人用,并再三叮嘱他们爬树要小心。中午还熬了一大锅稀饭给那些人吃,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母亲娘家开着一爿香作坊,嫁到我家后,靠一亩八分祖茔地难以维持生活,母亲便在每年春节前的两三个月里,从娘家贩来一些香,在西圈门口摆了个香摊,赚些钱补贴家用。由于香的质量好,价钱又公道,加上母亲待人和气,生意越做越大,到公私合营前,已经租了一间门面开了爿小香店。

  距过年还有两个多月时,不少人生怕到年底冰河冻水生产出来的香点不着,就早早请好香留着过年,他们请完香并不马上带回家,而是捆扎好后写上姓名存在母亲店里,到春节前再来取货。

  从我记事时起,我家床后就放着一只大木箱,箱子没有加锁,也没见母亲打开过,我问母亲箱子里装的什么,母亲说箱子是亲嬷嬷放在这里的,不能动。亲嬷嬷是母亲小时候的同学,出嫁后不久死了丈夫,一个人无依无靠,便把这只木箱寄放到我家,独自去上海当了保姆。

  亲嬷嬷临行前对母亲说,她这一去不知还回得来回不来,箱子里的东西母亲若需用就尽管拿。母亲郑重对她承诺,箱子放在这里绝不会动分毫,等她回来定当完璧归赵。此后,母亲一直守护着这只木箱,自己不打开,更不许我们打开。

  若干年后,亲嬷嬷在外乡病逝,没有儿女,也没有留下遗嘱。噩耗传来,母亲很悲伤,一直念叨那只木箱还没有取走。我对母亲说,她无亲无故,你是她的好友,她也说过箱子里的东西尽你取,这箱子就算她送你的吧!母亲狠狠教训我说,她答应过亲嬷嬷完璧归赵的,她虽然人走了,可承诺过的话不能不算数。

  母亲后来几经打听终于知道亲嬷嬷还有个门房侄子,便想方设法把箱子转交给了他。我说母亲犯不着这么顶真,她侄子也不知道有这箱子在我家,母亲告诉我说人不能言而无信,说过的话、承诺过的事一定要兑现。

  如今,我家的好家风传给了我的两个女儿,她们对我们老两口照顾得无微不至,回来时常问长问短,陪我们谈谈闲话聊聊天,送来我们喜欢的食物,每到过年或换季,还把我们“逼”去商场为我们买衣服,邻居们看到我家这两个孝顺女儿都很羡慕,说是我母亲积下了大德,留下了如此好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