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老家的河

2016-08-15 09:33:0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朱长顺

  冬天,河流宁静而寂寞,已没有往日川流不息的步履,也没有水草的招摆,更不见鱼虾的嬉戏。

  上世纪60年代,老家的河清澈见底,站在河岸上,能看鱼虾在水草丛中嬉戏。

  春天,老家的河仿佛是一条条玉带,远远望去,甚是耀眼可爱。春耕时节,老家的河生机盎然,妇女们有的头上围着方巾,忙着锄草,有的挑着土箕施肥,有的在菜地里播种育苗;男人们两人一组撑着小船,船头船尾各站一人,两手紧握泥罱柄,将河泥一罱一罱地罱到船上,船满后再用豁掀一掀一掀地豁到事先准备好的草泥塘,沤至一两个月,进行翻塘,待麦收后挑到田里作水稻基肥。罱河泥还常常会罱到一些黑鱼、鲫鱼、河蚌或螃蟹、乌龟、甲鱼等。

  夏天,坐在母亲旁边,卷起裤腿,把脚伸到水里,只稍停会儿,小鱼儿就会嬉戏于脚丫周围,痒痒的,接着便用小脚在水里哗啦哗啦地踢上几脚,小鱼纷纷散去,这样反反复复直到母亲洗好米菜。

  秋天,河两边田埂牵引垄垄田畴,和风吹送,芳香扑鼻,这是一个有梦的季节,也是一个从种望到收的季节。吃过午饭,与二姐一起扛着趟网,带着竹钯和箩筐,直奔离家节把田的北固江,这里非常适宜游蛤等生物繁衍生长。那时,游蛤吸附在北固江河床上,密密麻麻,每当我们下水扒趟时,只要脚稍微试探一下,就略知今天的“收成”如何。母亲顾不上一天的劳累,夜晚总得将这些游蛤煮透并洗漂出里面洁白鲜嫩的肉来。

  冬天,河流宁静而寂寞,已没有往日川流不息的步履,也没有水草的招摆,更不见鱼虾的嬉戏。一些鱼虾钻进洞穴取暖或冬眠,有的藏在水草里保暖,于是,我们根据这一特性,带着趟网,沿着河边瞄准好河草垛,猛力将趟网一推一收,当鱼虾还没反应过来,便成了趟网战利品。严寒的冬天,老家的河,同样带给我们无穷的欢乐和难忘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