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心】心愿

2016-08-15 09:34:0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殷辉兰

  古稀的父亲和半百之龄的叔叔,此刻就像是两个孩子,开心激动,泪水顺着他们的脸颊直往下流。

  三十年前,父亲从河北石家庄部队转业回到泰州。对于部队的人和事,父亲总是记忆犹新。

  有一天,他曾帮助过的一名小战士突然打来电话,说要来泰州见他。父亲很激动,话都变得不会说了,只是连说“好啊,来啊,……”三十年啊,这个小战士还惦记着他,这让父亲百感交集。

  我们期待着小战士的到来,也不禁好奇,“爸爸,要是叔叔来了,你也许不一定认识吧?”“怎么可能啊,我带的兵,我永远忘不了”,父亲肯定地说。

  父亲给我们聊起过去以及关于小战士的往事,“小赵好啊,肯吃苦,为人善良,行如风,站如松,坐如钟……”谈到小赵叔叔,父亲就有点收不住口,一脸骄傲的样子。

  赵叔叔带着全家,长途跋涉十一个小时,从遥远的石家庄来了。我们在父亲的带领下,赶往高速路口等待。十一点左右,看见一辆石家庄牌照的汽车,父亲立即扬起手臂,动情呼喊。

  远处汽车里的人看见我们招手,缓缓地靠着路边停了下来。车上先下来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一脸疲倦。但是当看到父亲时候,眼睛突然一亮,整个人立即精神抖擞起来,他飞快地冲向了父亲,“老首长,你好啊!”他们互相用力地拥抱着,拍打着后背。古稀的父亲和半百之龄的叔叔,此刻就像是两个孩子,开心激动,泪水顺着他们的脸颊直往下流。

  父亲和叔叔拥抱着,一直不忍分开。他们始终在说着话,我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他们怎么可能没有话说呢?三十年,叔叔,有多少话要和父亲说,又有多少人生大事要汇报啊。

  父亲和叔叔的相逢让我们全家都很开心,人生的相逢总是短暂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赵叔叔要走了。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让两个战友的分离又多了丝伤感。我们一直把叔叔全家送到高速路口,父亲始终握着叔叔的手不放。汽车终于启动了,父亲和叔叔又一次泪流满面。我心里在想,他们下次相见是什么时候呢?我们都不知道,我默默地期待着父亲和叔叔的再次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