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在溱潼抗日的女共产党员

2016-08-29 10:20:1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赵友才

  抗日战争爆发后,泰州、东台等地相继沦陷。其时溱潼隶属东台县,为国民党东台县第七区所在地,它位于泰州、东台之间,水路交通十分便利,加之市场繁荣,经济富庶,为各派政治势力必争之地。

  对日本侵略者为打通泰东河,控制苏北里下河地区、实施侵占全苏北的计划,把目标锁向了溱潼。

  从1937年起,鬼子先后委派伪军团长熊伟夫、徐容率部进驻溱潼镇,建立了汪伪政权,日伪政府给溱潼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日伪的罪恶行径,共产党的地下组织时刻关注。

  1940年春,溱潼镇上来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女郎,她举止大方,谈吐不俗。她公开的身份是某某老板的千金小姐,为投资经商来到溱潼镇。经人介绍与溱潼“唐记蔴店”老板达成协议,此后她就住进唐家,成了一名“蔴店股东”。

  这位女郎自称姓贾名珍,对于她的真实姓名,始终没有人知道。她是一名共产党员,受党组织派遣潜伏溱潼镇,其主要任务:一是收集日伪军事情报;二是策反伪军一个连争取加入抗日阵营。

  在此期间,由于日伪的特务多如牛毛,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很难开展工作。贾珍的到来,为党增强了战斗力。党的联络站设在“溱潼养正小学”,校内一名青年教师名叫陈更生,化名陈耕柏是贾珍的接头人。对上暗号后,他们以谈恋爱为名,经常一起交谈,当时的“长江公园”是他们常去的约会地点。

  贾珍凭她交际的能力和溱潼商界的人际关系,很快结识了伪军中的一名郭参谋。贾珍经常约郭参谋逛戏院、上酒楼,关系十分友好,当时军中士兵都以为郭参谋爱上这名美女,因此他们的行为并没有引起日伪上层的注意。就这样贾珍收集了日伪很多情报。

  由于贾珍和郭参谋的关系,她经常出入伪军驻地,日伪军士兵出操,她也随便观看,郭参谋介绍她认识了不少伪军连排长,这些人经常受贾珍之邀到溱潼最出名的酒楼“和共楼”聚会。

  经党组织分析,认为贾珍的工作很有成效,时机已经成熟,从而作出了策反起义的具体部署。

  日伪扫荡的多次失利,伪军中不正常的举动,引起了鬼子“情报处”的注意,他们认为贾珍是个可疑的女人,当即指派特务小分队进行跟踪,在“唐记蔴店”四周布下暗哨,同时还对“养正小学”加以控制,在伪军内部对郭参谋及平时和贾珍接触频繁的人加强监控和调防。

  党组织立即作出决定,指示贾珍利用溱潼举办“九月十六庙会”的混乱之机撤出溱潼,同时指示陈更生立即到海安县接受新的任务。

  民国三十三年秋,溱潼一年一度“九月十六庙会”如期举办,全镇上下灯火辉煌,锣鼓鞭炮之声响彻云霄,观看迎神庙会的民众人山人海。在观灯的人群中一位头戴礼帽、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正向溱潼麻石街东河边走去,正当中年男子走上一条小船时,四边来了数十个荷枪实弹的伪军将其团团围住,带头的一伪军大喝一声:不准动,贾珍,你被捕了。

  贾珍没有逃出虎口,被关进“督察处”黑房里。初时审判官以利相许,用“好言”相劝,要她交出共产党的组织情况、她来溱潼的目的。但贾珍沉着应战,只承认自己是一个投资的生意人。审判官见软的不听,就对其用刑,但贾珍坚贞不屈,没有说出一点敌人所需的资料。

  十多天下来了,审判官认为这是一个硬软不吃的难缠的女人。他们如果用刑过度,贾珍死了,鬼子得不到共产党新四军的资料,一定要追究责任,只得采取拖等的审讯方法。此期间战事吃紧,鬼子快要完蛋了,审讯的伪军人心惶惶,哪有心思用在审讯上。

  1945年9月传来了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当时驻溱的汪伪机构及随从人员纷纷逃遁。不多日,国民党100军整编八十三师五十六团进驻溱潼,处理鬼子的投降事宜。

  负责接受犯人的是某营机枪连,连长武华清是一个有正义感的爱国军人,在国共共同抗日中,他很敬佩共产党的部队,当他见到奄奄一息的贾珍时,很是同情,顿生释放之意。

  随后,武华清和其好友五连的陈连长商量,以提审犯人为名,了解贾珍的情况和释放的方法。这时的贾珍头脑很清醒,她说:“鬼子投降了,这是中国人的胜利,你们是国军军官应该珍惜国共两党协同抗日的成果,不要缠着我不放。”当问及她是否共产党时,贾珍毫不保留地说道:“我是共产党,为策反伪军而来,今天死在中国人手里,我没有遗憾,你们动手吧!”武陈二连长听了贾珍的话很受感动。“不要误会,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是来救你的。”武连长说道,“你不要承认共产党的事,只说是因男女关系伪军争风吃醋而被抓的,千万记住。”

  当即武陈二连长向营长报告,说明了贾珍不是政治犯,是因为男女私情误抓的,征得营长的同意,将贾珍带出“督察处”。这天晚上,因下大雨,武华清送她一把雨伞,把她送上了事先备好的一条小船上,贾珍站在船头上招手致意,“后会有期”、“好好保重”的分别时简短对话,在东河边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