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麒麟湾:城北吉祥古村落

2016-08-29 10:52: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记者 严勇

  溪里湾:亦称七里湾

  海陵区城北约七里水路的地方,有一座美丽传奇的村庄,它的名字叫做麒麟湾。

  麒麟湾水网密布,东头为浩浩荡荡的卤汀河,沿着卤汀河向南不过几里水路,便可汇入通扬运河和通往长江的南官河,向北则通往兴化里下河腹地。从整个水域位置来看,麒麟湾正好处于通扬运河与卤汀河、南官河“十”字形交汇节点上,是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所以被当地人誉为“里下河的喉舌”。

  千百年来,麒麟湾就像一处水中“桃花源”,隐秘在泰州城北广大的水域之中。这里属于典型的里下河水乡风貌,家家枕水,进出都得依靠船只。直到现在,村庄河边仍停泊着许多大小船只。尽管这些船只已锈迹斑斑,功能尽失,却依旧可以从旧船数量上看出昔日的繁华水景。

  在清朝前期,庄名并不叫“麒麟湾”,而是叫做“花冯竺家庄”,以花、冯、竺三个大姓居多,故得名。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三家大姓逐渐落败,人口减少,其他姓氏渐渐多了起来,这个庄名也就失去了原有意义。

  村庄中河流很多,其中有一条比较弯曲宽阔的河流,江都樊川、小纪一带的渔民来到这里,就经常喊作“溪里湾”。终于有一天,大家一致同意将这个代表姓氏的庄名抹去,改为代表地理环境的庄名“溪里湾”。

  从“溪里湾”到“七里湾”,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由于在泰州方言里“溪”与“七”两字谐音,故而逐渐演变成“七里湾”。另一方面,溪里湾到泰州的水路正好是七里。在“七里湾”西不远处,还有“九里桥”这样的地名,更加让“七里湾”有据可信。

  其实在泰州,这样以距离海陵城多远而命名的地名还有很多。比如五里桥、七里桥、十三里汪等名字,都是这样来的。

  麒麟湾:成名引祥瑞

  那么,这个“七里湾”怎么又演变成“麒麟湾”的呢?这也得从两个方面来讲述。

  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庄内一直流传着一则与麒麟有关的民间传说。

  相传,在清代乾隆(一说咸丰)年间,村庄中的“花冯竺”三个大户,以竺家为最大。户主竺稀繁,有良田数顷,作坊若干,另有伙计数十人。一天,一个伙计牵着一头母牛来到一块名叫“卵子垛”的地方耕田。没想到耕着耕着,母牛竟然产下了一头小牛。小牛生下后不久,就把犁头、犁铧等铁的农具都吃了。那伙计一时间看呆了,大吃一惊:“似这样吃下去还要把我人吃了呢。”于是,他迅速举起犁担子,几下就把小牛打死了。

  回家后,他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悉数告诉主人。主人一开始并不相信,便跟着伙计到田里看个究竟。这消息很快传遍全庄,大伙儿也都跟着去了。有一位从京城回来,见过世面的人一看就说:“这小牛犊不是牛,是一只麒麟。‘牛产麒麟猪生象’这是古语。”众人得知后,都责怪伙计道:“麒麟吃生铁,会屙金子,怎么把它打死了呢?”……

  后来,人们认为麒麟出现在这里是一种吉祥的象征,便把“七里溪”改成了“麒麟湾”。当然“七里”与“麒麟”在方言里亦是谐音。

  至今,村里还有一处名叫“麒麟垛”的遗迹。麒麟垛,本地人也呼为“卵子垛”,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垛,垛的四面都是水,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只麒麟横趴在水面上。垛上长满了豇豆、玉米、黄瓜、红薯等农作物。在不远处,人们如今还建起了麒麟湾大桥、麒麟湾生态园等与麒麟文化相关的建筑。

  当然,这里改成麒麟湾还有一个间接原因,那就是中国人对于麒麟文化的崇拜。

  麒麟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传统祥兽,性情温和,传说寿命两千余年。古人把雄性称麒,雌性称麟。麒麟的形状是由各种动物组合而成: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麒麟在百兽中地位仅次于龙,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

  在历代传说中,麒麟所具备的各种品质正符合几千年来中国的吉祥文化。

  善庆庵:结福施善庆

  在麒麟湾古村落,曾有一座人人皆知的古老庵堂,它的名字叫做善庆庵。“善庆”一名,意为“福缘善庆”,表示善良与吉庆能引来福。这个“庆”,亦是麒麟湾古村落吉祥文化的代表之一。

  在历史上,善庆庵分为前后三进,东西六间,共十八间,再加两个厢房。善庆庵规模不算大,但麻雀虽小却也五脏俱全。主体建筑有山门殿、大雄宝殿、观音殿、功德堂、斋堂、客房、僧舍等。

  据当地人讲,善庆庵大雄宝殿内主要供奉的是三尊大佛:观音、龙王、七公大王。“观音送子”的寓意与“麒麟送子”一脉相承,体现了当地人民对于“送子”这一愿望的极大渴求,这与渔民经常遭遇水上风险有关。

  龙王,神话传说中在水里统领水族的王,掌管兴云降雨。每逢风雨失调,久旱不雨,或久雨不止时,民众都要到庙里烧香祈愿,以求龙王治水,风调雨顺。龙王还会给人们消灾降福,因而在水乡,龙王有着极高的威望。

  七公大王,主管鱼虾,保平安,是麒麟湾渔民心目中的守护神。不仅仅麒麟湾渔民崇拜“七公大王”,周围姜堰、兴化、江都、高邮、宝应一带的渔民也都有祭祀“七公大王”的习俗。

  民国时期,国民党军队为了建四座炮台,将善庆庵最后一进东北角拆了三间。善庆庵则作为国民党军队临时指挥所。解放战争期间,善庆庵遭遇炮火袭击,破败不堪。

  “文革”期间,善庆庵受到前所未有的毁坏,建筑大多被拆除,佛像被捣毁,唯余大殿和破屋几间。

  改革开放后,由于经济发展,住房条件改善,善庆庵残留建筑均被拆除,在旧址上新建起了居民楼。

  遗憾的是,善庆庵经历了数百年风云变幻,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风尘之中。但若在百度地图上搜索善庆庵时,你仍旧可以搜到它的名字。

  本地人大多倾向于尊重历史、原貌复建,使善庆庵与麒麟文化相呼应,共同彰显本地吉祥文化。

  青苗会:祈福求吉祥

  每年三月初,在南京、芜湖等一带打鱼的麒麟湾渔民就会自发地从水路出发,经过长江、京杭运河、通扬运河、卤汀河回到麒麟湾参加一年一度的青苗盛会。

  青苗会,又称香火会、太平会,亦是麒麟湾吉祥文化的代表之一。在麒麟湾已沿袭了几百年历史,最初由乡人傩演变而来。傩舞,古代举行大傩时跳的舞,是一种驱鬼逐疫的迷信祭仪。舞者头戴假面,手执干戚等兵器,表演驱鬼捉鬼的动作。

  每年农历三月初三,青苗会就会在麒麟湾古村里的善庆庵举行。此时,正是青苗时节,渔民出现短暂休渔时间,渔民出于对水神、土地神的敬意,会从各地赶回来参加这一盛会。每当他们在途中遇到大风大浪时,他们就会摆上供品,进香、奠酒、口念唱词,希望七公大王保佑他们一路平安。

  三月初三的早晨,数千艘渔船都会早早停泊在麒麟湾河边。那样声势浩大的场面足以让人震撼。渔民们事先在船舱里准备好祭祀贡品,祭台上摆有猪头、鸡、鱼以及水果、面食等供品。然后先去指定的河中祭祀水神。祭祀的人会说一些祈福的话,祈求风调雨顺。

  祭祀好水神,就会到善庆庵参加青苗会。青苗会祭祀的主要是观音、土地神与天上众神仙。青苗会有一个程序:首先要搭会台,台上用香框子当匾,书写“青苗盛会”。

  一切准备就绪就要开坛。点上大香,敬上贡品,请众神仙,并唱小九儿迎神。然后是迎门。一人敲锣,一人拎着石灰水桶,抬着香火到各家拜会。香火到后,用神刀先在两边门框顶各敲一下,再把门前碗内水一洒,收起铜钱,把碗轻轻叩地,再用神刀把筷子斫成两段,放在门槛两边。门口墙上,左写“太”、右写“平”,并在字上圈上大圆圈。再到牛栏猪圈鸡窝鸭舍前用神刀一斫,驱邪逐疫。这是最主要的一步。

  后面还有盖戳子(即在大人小孩后面盖大印,可得神灵保佑,人太平,不生病)、抢黄元、牛过绳、插小旗儿等过程。最后回到善庆庵,再向诸神祷祝一番,在神像面前喷神水,用刀一斫,敲打锣鼓送神归去。至此,青苗会结束。

  麒麟湾渔民将祭祀水神的传统与青苗会很好地结合起来,数百年来沿袭不衰,成为麒麟湾吉祥文化的又一表现形式。

  在古城海陵城北,有一座以“吉祥”闻名的古村落,它就是麒麟湾。美丽神奇的麒麟传说、古老庄严的善庆庵、历史悠久的青苗会……无不彰显着古村独特的吉祥文化内涵。近来,泰州市海陵区文体旅新局正着力于挖掘、保护麒麟湾古村落的吉祥文化,本报记者将带您一同去了解这座古村落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