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靖江独立团两下江南拔据点

2016-09-05 09:10:0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靖江】贾秋敏 田凌民 陆雪梅 夏国耀

  揭开尘封的靖江革命斗争史卷,一段靖江人民和原澄西(现江阴、武进、无锡部分地区)人民心连心、共同抗日的精彩历史至今仍在靖江、武进、江阴等地区的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靖江子弟兵支援澄西人民,两下江南拔除伪据点,在靖江县独立团抗战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回忆那段峥嵘岁月,让人动情而又慨叹。

  保存革命力量

  澄西县党政人员转移靖江

  抗战期间,出于战争形势的需要,我方在澄、武、锡3县相连处,单独设立澄西县。侵华日寇阴谋割断苏南茅山根据地与苏北根据地的联系,巩固其后方,不断对澄西地区进行军事“扫荡”和“清乡”。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澄西县委和县政府曾多次奉命转移至靖江,保存革命力量。

  1943年2月,日伪为将长江南岸广大地区囊括为自己的“确保治安区”,篦梳式对武(进)丹(阳)镇(江)扬(中)地区“清剿”。铁蹄践踏之处,烧杀抢掠,惨不忍睹。澄西县委书记张志强、县长俞廼章奉路北特委之命转移至靖西立足,伺机重整旗鼓打回江南。

  “江南江北是一家,我们互相支援,互相帮助,不分彼此!”张志强、俞廼章一到靖江,就得到了时任靖江县委书记杨源时、县长祝惟干和县独立团团长陈宗宝等领导人的热情接待。靖江县委同时要求东兴、太和区负责人,认真做好他们的安全保卫工作,处处给他们以方便。县财政经济局还特地为他们单独立户,使他们每月都能按时领取给养和开支费用。在靖江县委和东兴、太和区委的大力支持下,他们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发展党员,重建党的组织;建立革命政权,于1943年7月在靖西打出了澄西县政府的旗号;组建革命武装——澄西县警卫大队。他们在四圩港一带招兵买马,天天操练,逐渐发展壮大,伺机打击来犯的敌人。

  为了减轻靖江人民的负担,澄西县还在靖江建立起“澄西县政府长江税务局”,规定凡在长江里航行的过境商船要纳税。财源有了,时间一长,他们还委托可靠的商船代购布匹、医药用品和其它日用品等物资。驻靖西的两年多时间,澄西县党政军机关很快在靖西生根立足,发展壮大,为以后打回澄西,恢复澄西阵地,奠定了基础。

  一下江南

  奇袭焦溪、郑陆桥伪军警

  1944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转入局部反攻的新阶段。无锡中心县委为了打开整个长江以南、沪宁铁路以北地区的局面,指示澄西县委打回澄西去。经侦察发现,日寇残酷统治下的澄西地区满目疮痍、民不聊生。敌人成立了“清乡剔抉队”,昼伏夜出,冒充澄西县委、县政府人员,敲开群众门户,残害老百姓。在澄西县委和靖江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商讨后,一个精妙的战斗部署诞生了。

  同年4月18日深夜,浩瀚的江面一片平静,在靖西上四圩港,一支由靖江县独立团两个主力连和澄西警卫大队组成的近200人队伍,分乘13条渔船、民船,像一支支利箭飞向长江南岸的东龙港,准备对澄西“清乡区”内的焦溪、郑陆桥伪军警突袭。

  “什么人!”“哇啦、哇啦……(日语)”“我们是清乡剔抉队的,皇军大队到了,快报告你们的队长,部队赶快集合,有紧急任务要你们出发!”4月19日晨,在澄西焦溪伪军据点,3个班的日伪军被一队有模有样的“日军”唬住了。伪哨兵吓得连声应“是”,匆忙跑步向据点内队长报告。伪军队长被哨兵的敲门声惊醒,听说“皇军要部队集合待命”,还没弄清情由,“日军队长”已站在面前,伪军队长只得赶快命令伪军集合站队。“把枪架起来,听皇军大队长训话!”伪军纷纷将枪放到一边,“日军队长”命令手下将枪全部捆好。这时,“日军队长”开始发话了:“我们共产党是为了抗日……新四军宽待俘虏……”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支“日寇清乡剔抉队”就是4月18日深夜跨江而来的我军子弟兵化装而成,训话的“日军队长”就是靖江县独立团侦察参谋、这支突击队的队长季藩,“日军翻译”就是澄西警卫队的胡兆金。直到此时,这些伪军警才知道自己当了俘虏,只得听从摆布。

  我军突击队当即烧毁敌人据点,随后又如法炮制,顺利拿下了伪军郑陆桥据点,并分别在两镇张贴布告。

  “一下江南”的战斗,前后不到半天时间,拔除了7个据点(驻所),俘获焦溪警察署长王博文等伪军警约200人,毙伪警1名,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百余支、短枪数支,弹药、物资一批,我军无一伤亡。大江北岸,我们的部队原路返回休整、庆功。大江南岸,敌人慌作一团,匆忙出动数千名日伪军,一面封锁铁路沿线,一面到北夏墅进行“围剿”,结果,没有“剿”到新四军一根毫毛,却把真正的日寇当做新四军,乱打一阵。

  二下江南

  拔除申港、利港伪据点

  1944年夏天,为进一步打开澄西地区的抗日局面,靖江县委和在靖的澄西县委经请示上级后决定,再次下江南。针对伪军不敢夜战的弱点,变一下江南“化装奇袭”的打法为“夜袭强攻”。经过渡江侦察和战术讨论,最终确定“分路奔袭、会合北返”的作战方案。

  1944年9月15日夜9时,县独立团第二、第三连及民兵共计近300人,在澄西县警卫大队配合下,分乘36条渔船、民船从靖西的上四圩港出发,在大江对岸的东龙港圩岸登陆。部队像两枚重型炮弹,分头射向利港、申港伪据点。

  突袭利港据点,是由靖江县独立团政治处主任李云诚率领的二连负责主攻,澄西部分便衣警卫队员配合。李云诚决定从北面和西面两路攻坚,二连连长刘志清率两个排直取北门岗哨,我突击组迅即用带去的大地雷爆破,炸开北大门。刘志清率队冲进伪军营房。二连指导员黄益耕在西南角布置一组人也用大地雷爆破,炸开围墙,用一个排主力从西面迅速冲进据点。伪军被地雷吓破了胆,在我军猛烈冲杀下,乱成一团。我军俘虏一批伪军后,即放火烧了据点。利港攻坚战,前后只用了1个小时。

  申港的袭击战有些波折。由于交通员将路带岔,靖江县独立团参谋长吴立批率部队到达申港时,已听到利港战斗的枪声,敌伪岗哨已提前报警。经过两个半小时的激烈战斗,日伪除部分残部逃窜外,其余全部被歼。

  申港、利港攻克后,我军两路部队先后到达北夏墅会合休整。当地及邻近的农民群众、开明绅士,纷纷送来猪肉、粮食和其他慰问品,热情慰劳我军指战员。

  二下江南,打出了抗日的士气,打出了澄靖两地军民的感情,《解放日报》、《苏中报》、《江潮报》都在显著位置作了报道。

  突破重围

  进行“五百里小长征”

  9月16日早晨,我军在北夏墅转移休整中遭到10倍于己的日伪军包围堵截,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在危急情况下,吴立批当机立断,采取兵分两路,避实击虚的战略方针,动员战士们发扬勇猛顽强、敢打敢拼和连续作战的作风,奋不顾身向西突围。在敌人疯狂的进攻下,我独立团三连连长张洪和几位突击战士不幸中弹牺牲。一排战士继续冲杀,向敌人投掷了大量手榴弹,同日寇拼刺刀,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让部分兵力冲出敌人包围。后在老百姓的帮助下,从一条没有被敌人注意到的小路,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到达沙田。随后二连从西北方向小路突出重围。

  北夏墅突围后,县独立团三连、二连和澄西县警卫大队在沙田会合,而后转移到王祥湾。此时日寇已在江边设置重兵,全面封锁江面,部队不能过江,险境仍未摆脱。前有重兵把守,后有追兵,怎么办?经过紧急磋商,决定向丹北地区转移,到敌人力量最薄弱的地方去。我军利用敌人协同作战不一致的漏洞,紧紧依靠地方群众,辗转龙灯桥、石庄、西市、潘市、四市、西家桥,经武进县的柴家边、许家桥、茅草坝等地,突破武进、丹徒交界处的封锁线,跳出了几千名日伪军的重重包围,进入山南县。在山南县委的帮助下,我军又经过许多艰难曲折,胜利回到靖江的侯河区。这次突围,历时12天,途经丹北、武进、山南、山北、新老洲、江都、泰兴7个县,辗转500余里,堪称一次“小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