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三“马岭”传奇

2016-09-05 09:10:49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姜堰】藏伯华

  蒋垛镇位于姜堰区东南角,地处泰兴、海安三县市交界处,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相传元末义军领袖张士诚曾屯兵于此,建设马场,买马、训马,故留下三个“马岭”村的传奇故事。

  张士诚(1321-1367)原名张九四,兴化白驹场人(今属盐城大丰市)。在元朝末年抗元起义领袖中,有“(陈)友谅最桀,(张)士诚最富”之说。因受不了盐警欺压,与其弟士义、士德、士信及李伯升等十八人率盐丁起兵反元,史称“十八条扁担起义”,他为首领。一路西进,袭据高邮,自称诚王,僭号大周,建元天佑。

  张士诚起义后,带领十八弟兄离开大丰,来到了邻近的姜堰(原泰县),选择了地理位置相对安全,物产甚为丰富,自然环境独特的蒋垛镇。开始了他惊心动魄的抗元生涯。蒋垛邻近大丰,张士诚在此招兵买马,练兵训马,将此作为抗元战略物资的筹备基地。

  三“马岭”就是游马岭、前走马岭、后走马岭三个小自然村,三个“马岭”小村落一直保留至今。村民以姓张、姓李、姓陈为主,十八勇士的后代居多。

  三个小自然村呈三角形关系,前走马岭在西边,游马岭(后人有时亦叫溜马岭)在东边,与前走马岭在东西一条线上,相距近20华里。后走马岭在北边,前、后走马岭村相距近3华里。

  三个小自然村的村名也恰如其分、名副其实,再现了当年美丽如画的放马、养马、训马、游马、走马的场景。据传张士诚征战南北疆场的马匹均来自于此。

  前走马岭村地势平坦且开阔,被张士诚用作养马场,能容纳数千匹马,场内有高高、低低的小土岭,小树林,三面环水,平时士兵在养马场的任务是牵马、骑马在小土岭上训练,时而骑马奔驰、时而牵马慢步,故得名走马岭。游马岭牧草丰盛,树木林立,溪河交错,(目前,蒋垛镇境内尚有个溪河村,村名一直沿用保存至今,坐落在游马岭村北)被张士诚用作放马、养马、游马的地方。日出将大批马匹从前走马岭养马场赶往游马岭吃草,日落时分将饱餐后的马匹一批批赶回前走马岭养马场过夜。

  游马岭真是一处巧夺天工的天然放牧场,资源十分丰富,除了充沛的水源、牧草外,还有麋鹿、森林。上世纪70年代,开挖东姜(堰)黄(桥)河、南干河时,均在河底清沙层挖到了表面近乎炭化的树桩,大的根基直径近两市尺。2002年在游马岭村北,冲扩一鱼塘时,冲出了一大堆麋鹿化石。目前,保存在蒋垛镇派出所。由此可见张士诚挑选的这段地块环境是何等的上佳,物产何等的富饶。

  为了让马匹休息好,张士诚又在后走马岭寻得一块鱼塘,开辟为战马洗澡、游泳的泳池,后人称为张士诚的“洗马池”。如今村民依然喊这口塘为“洗马池”。池口小多了,池水依然清澈见底,只是不现当年万马奔腾、嘶鸣、戏闹的壮阔场景。

  为了不让朝廷和外界获得他招兵买马的信息,十分注重隐蔽工作,在开挖洗马池时就将泥土收集起来,堆放在前走马岭与洗马池道路两旁,推高夯实,两边土墩墙高近四米,中间路宽畅,四五匹马可并行其中。从训马场到洗马池之间,南来北往、川流不息的马群外界一点都看不见。张士诚的千军万马都是从走马岭驰骋疆场,后来老百姓称这条路为“夹墩”路,即两边被土墩夹住的路,路基现在依稀可见,两边高达4米,长约3华里的土墩墙,在2006年的农村土地复垦中已被铲平。然而,同被铲去的还有那数百年的凄凉、悲壮、惨烈的历史。

  2003年在新的区划调整行政村合并中,游马岭合并到蒋垛村,前走马岭合并到南港村,后走马岭合并到仲院村,三个小村之间都铺设了水泥路。

  张士诚是灭元的盖世功臣,而后期,张士诚的弟弟兵败被朱元璋俘虏,张士诚在朱元璋、已经投降元朝的方国珍和元军三方夹击之下伪降元朝,攻打江南元朝地主武装,不久再度公开反元,最后亡于朱元璋政权。之后被押解至明朝都城应天府(今南京),张士诚因对朱元璋说:“天日照尔不照我而已”,惹怒朱元璋,被其斩首。时年4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