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净身

2016-09-12 10:59:2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任兆毓

  现代人在大澡堂子里洗澡到最后,总要到淋浴器下用干净的水从头到脚喷一喷,使全身更干净,人们把这种习惯做法叫“净身”,即把身子净一净。但兴化俚语说 “净身”,是骂人的话。因为替死人洗澡也说是“净身”。在古代,常人想成为太监必先去势,即割掉生殖器,使之成为“六根不全”的人,这也称为“净身”。最早起源于古埃及,阉割源于祭祀言,是一种最古老的民俗,至今已经被人淡忘。

  然而在过去吃斋修行的道爹爹中,有一种除夕洗澡的年俗也叫“净身”,它不是为死人洗澡的意思,而是每年除夕傍晚,到河边去洗一次澡,说是这样做,就会把一年来一切罪孽(包括踏死蚂蚁、一时歪念等这类“罪孽”)洗掉,以干净的身子虔诚的心理迎接除夕夜下界的诸神。据说我的祖父生前曾多次去河边“净过身”。

  我的祖父任正伦(1881~1938),今兴化市大垛镇大陶村人。据当年他的邻居,现年92岁的任裕国回忆说,他20多岁时就吃斋修行,28岁时村里祖师庙建成后,就担任庙的住持,终年食宿在庙,家里朝天大事不问,一心只管庙上的事。保护一切生命胜过保护他自己。比如,夏天夜晚,蚊子咬他时,他不拍打,而是用手捋一捋;苍蝇叮他碗里的饭菜,他只是用手挥一挥赶走,从来不把蚊蝇打死。他的信条是,每只蚊蝇都是一条生命,凡是生命都是要爱惜的。夏天让蚊虫叮咬,说是“斋身”——甘愿为一切生物的需要而贡献身躯。

  任裕国回忆我的祖父净身时的情况时说,不管除夕傍晚天气多么冷,他都要“净身”。以前冬天天气都比现在冷得多。河里经常封着厚厚的冰。他洗前总是先用一个榔头,在附近岸边打开一个洞,然后回家脱去内衣,穿一件大棉袍子,脚上穿上棉鞋,手拿一条白粗布毛巾和布垫子,来到打开冰的那个洞口边,脱下鞋子,双脚站在布垫子上,慢慢蹲下,一手用毛巾蘸水,一手将棉袍扯开部分,用冻水从头面颈胸股腿颤颤抖抖地一直抹洗到脚后跟,最后裹好棉袍、穿好棉鞋,拿着榔头、手巾、垫子一路摇摇摆摆地回家。

  儿时曾听我母亲说过,有一年除夕傍晚,祖父逼着我的父亲跟他去一起“净身”,父亲拗不过他,洗完回来时,屁股上竟然挂上了冻冻丁儿!连忙躲到被窝里,颤抖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对于祖父的斋身、净身等做法,当时人们褒贬不一,有人赞赏,说是修行已到出神入化之境,但也有人嗤之以鼻,说他已修成老年痴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