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官庄都督府中的状元家族

2016-09-18 09:24:5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刘渝庆

  9月2日,由泰州晚报刊登的《姜堰圣旨展:当地刘氏家族留存五道》一文,姜堰博物馆和徐州博物馆联合展出的明清时期的20多幅圣旨中,姜堰刘氏一族受朝廷封赠的5幅圣旨引起参观者的关注。据姜堰博物馆馆长陈炜介绍,姜堰刘氏一族,由明及清,走出了数十位举人、进士、高官、名流,煊赫乡里五百年之久,特别是出现了中国科举史上罕见的兄弟武状元。姜堰刘氏一族受朝廷封赠的圣旨有五十余道,但大多已散失,唯有这五道幸存。而今,晚报邀请到状元家族第二十世后人刘渝庆,为读者讲述状元家族的兴衰荣辱。

  刘伯温之后

  明朝由苏州迁至泰州

  我是姜堰刘氏兄弟状元家族后人,从始迁祖算起,刘氏兄弟状元是十三世,我是二十世。文中所写当属纪实,期望借贵版发表以示诸族人并传诸后世。

  姜堰刘氏兄弟状元世家,先人系明太祖朱元璋的军师、开国元勋刘基(伯温)之后,世居吴门,明永乐年间由苏州迁至泰州。始迁祖刘福春,字延泽,称为延泽公,前明指挥副使。刘氏武科历来有“一门五都督,三科两状元”和“五百年衣冠旧第,十七世弓马名家”之说。“两状元”,指十三世祖刘荣庆和刘国庆兄弟。“五都督”,除桥头孙家庄的兄弟状元外,还有刘家埭的武传胪,十一世祖刘梦金,以及官庄的父子都督刘惟馨、刘廷璜。刘惟馨是十三世祖,字馥庵,人称馥庵公,为乾隆五十二年武进士,与两个武状元是嫡亲的叔伯兄弟,且传胪公的胞兄刘梦鳌;其次子刘廷璜,由文监生报捐武职,自都司逐级迁升至参将,后经保送并由兵部带领引见,奉旨准其一等注册,遂由文而武。这样,十一世的刘梦金,十三世的刘荣庆、刘国庆、刘惟馨,十四世的刘廷璜,五人历经四世相去不远,时人称为“一门五都督”。五都督中,父子两位世居官庄,可见官庄刘氏是状元世家的重要分支。

  明暗都督府

  大学士刘墉题写匾额

  官庄在姜堰北约七里,旧时分东、西官庄。东官庄以刘氏著称,西官庄以凌氏著称。东官庄中部东西向蜿蜒着一条河,两个都督府就分别建造在河的南北。河北的都督府是先建的“暗府”,河南的都督府是后建的“明府”。所谓“暗府”,一是府前有一处宽大的马房(养马的房子),然后才是都督府门;二是主人辈分、级别较高,对一般的官吏到来,不需要迎送。“明府”则不然,府门直接露在外面,主人没有迎送免礼的特权。

  解放前,我家住在河北的旧都督府内。府门南向,前面是一块开阔的场地,前排是三间约150平方米的马房,以后拆掉成为菜地。马房后面偏东有一棵百年以上的老黄杨树,周围有砖砌的花台;树后即为都督府门。府门分前后两部分。前部分两侧,各有一张宽阔的门凳。门凳后面有五六块木牌,上书“肃静”、“回避”,还有一块写着“钦命山东提督军门”几个字。府门居中,上层是两扇大门,下层是一道可提上放下的活动门槛。门侧是一副木质油漆的楹联:“一门五都督,三科两状元。”门上方是一块有着“都督府”字样的竖匾,匾上的字是当时的大学士刘墉题写的。府门的后部分和前部分大体相当,可能是值班人员休息的地方。府门东面还有一间和府门差不多大小的房间,应该是值班人员的宿舍。

  府门进去,是高墙阻隔的四合天井。前墙有一个高约三尺、宽约一尺半的神龛,是逢年过节进香用的。天井西面是仪门。仪门和府门构造基本相似,似乎规格更大一点。府门、仪门两侧都有一对石狮子。府门旁是方形的,仪门旁是圆形的,都是狮子雕刻在石头坐墩上。仪门两侧,是用糯米汁胶合磨光的墙砖砌成的墙壁。

  仪门进去,是一个大天井,长三丈多,宽约两丈。天井南面是照厅,房屋结构较为简单;北面是厅屋,为正厅主屋。厅屋梁架由楠木构成,主要的柱子非常粗大,一个人抱不过来,底部均有硕大的石础。门的上方有一些雕花,但不复杂。厅屋一字排开五间,中间是正厅,两边各有两间厢房。东边一间厢房有一低矮的小楼,隔在房间内。小楼内部东侧和北侧是固定的木炕,南窗安装的不是玻璃,而是由蚌壳磨光的明瓦组成。这一小楼结构,也是“暗府”才有。正厅最引人注目的是二梁上悬挂的三只长方形盒子,是供奉圣旨用的,当是皇帝颁发的封诰。厅屋五间宅子的偏北内侧,一律是又高又大的白色屏门,屏门后面是夹巷,可以放置各种杂物。

  故居毁于兵燹

  现官庄为望南公后裔

  都督府内,最具特色的应该是面对仪门的“看墙”。看墙西向,高约两丈,南北连接照厅和厅屋。看墙下方是一长方形的花坛,栽植天竺、芍药和牡丹。上方是三组约八寸高的精致的砖雕画,南北均和看墙的长度一致。第一层画面是狮子盘绣球,大小十几只狮子盘舞在中间一只绣球的周围,生动活泼。中间一层是雷峰塔祭母,人物栩栩如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塔底窗洞中透露出的白蛇娘娘的头像也清晰可见。下面一层似乎是整个雕像图中最精彩的部分。图的主题是唐代为郭子仪祝寿。郭子仪夫妇端坐中心,两边是七子八婿,连同女眷共三十多人,祝寿场景人物纷呈,生动至极。官庄过去是粮食集散地,各方粮商,特别是盐、阜一带的粮商,常来常往。这些人取道官庄,总要到都督府“看墙”前观瞻一番。

  “看墙”有一段有趣的故事。传说当初刘府请了两个雕花砖的雕匠,系父子二人。雕好第一块花砖,两个匠人捧给老太爷看。老太爷伸手刚要接住,雕花匠故意松手滑脱,花砖掉到地上给碰坏了。两个雕匠前功尽弃,白吃了三个月的饭。谁知老太爷并不见怪,反而笑着说:“不要紧,不要紧,请你们费心重雕就是了。”父子二人见老太爷宽宏大量,真心信服主家,于是尽心尽意,花了三年时间,终于雕成技盖四方、堪称一绝的花墙。都督府给了雕工一桶银子,父子二人来时面黄肌瘦,走时都养得胖胖实实的。

  都督府的照厅和厅屋是排序二房的我家居住,厅屋后面的堂屋是三爹一家人居住,再后面一进和堂屋差不多大的房屋,是大爹一家人居住。除此以外,厅屋、堂屋的后面和西面还有一些房子。

  刘氏迁居官庄始自乾隆中叶十二世祖望南公,即状元公的大伯父赓歌。望南公生有二子,其一是惟庆,其二是惟馨,即馥庵公。馥庵公是五都督之一,生有三子,次子廷璜,是另一都督。东官庄的两都督府分别是由他们父子建造的。官庄刘氏子孙繁衍,应该都是望南公的后代。只是后代中以外出读书和工作为主,目前生活在官庄的,已是很少,彼此也缺乏联系。刘氏此门,现代有供职于国民政府的,当代则有主事于人民政府的,目前在外地工作的,有厅、处长级干部,有教授、高工、高级讲师、高级教师、诗人、作家,还有大批大学本科毕业生、硕士和博士生等。

  官庄都督府(“暗府”)解放前夕毁于兵燹,解放时我虽年幼,但已脱襁褓,对过火后的荒园留有记忆我幼时曾用家中遗留的官帽上或蓝或红的顶珠,与小朋友当玻璃球玩。家中有一只长方的褐色小木盒子,抽槽盖板的内面写有“江西提督”四个字,估猜是放印鉴用的,还有一明成化年制青花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