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牛坟

2016-09-18 09:28:4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颜国强

  传说旧时里下河沙沟镇上有个叫沈连的人,他专门代人中介卖田卖地、写契作保、代人打官司等事,这些交易是两头拿钱,吃的油浇头的饭。但他为人不正,经常在中介中略施小术,蒙混不识字的老实人,使人家额外再用钱,他则从中得利。

  旧时的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有了田一家老小就能生活下去。传说邻近沙沟的落驾村里,有个姓童的贫苦农民,辛勤劳作,省吃俭用,多少年下来积攒了几个钱,想买几亩属于自己的田,自由自在地耕种。他相中一处地方的几亩田请沈连做中,成了契。哪晓得沈连心怀鬼术,和卖家勾结在契约上做了手脚,田界四址没写清,有的关键文字写得含混不清,以至于田界四邻的田主找茬告童大非法买地,童大花了钱却不得为业。当时沙沟西乡属宝应县管辖,沈连告诉童大说宝应那边田主要打官司告你。童大没法只得再请沈连帮他打官司,童大给他打官司的盘缠钱和辛苦费,每天供他上茶馆吃喝肉包子大油面。而童大却舍不得吃,夫妻俩弄条船撑到宝应,在船上支个锅腔每天烧点粥喝喝。沈连假惺惺地邀童大上岸弄碗面,童大苦着脸说我们吃点苦没事,你先生帮我们把官司打赢了就好了。结果沈连把童大的钱榨干了,官司也没打得赢。童大输了官司,田没有买成,没办法夫妻俩饿着肚皮撑船回家。

  说来也巧,沈连回来不几日上澡堂洗澡,回来喊头昏后就死了。沈连刚死,童大家的一头大母牛生下了一头牛崽,童大很奇怪,这头母头是散养的,也没有专门配种,为打官司多日也没有好好照料它,更没见有怀崽的任何迹象。但事实在眼前,这头母牛的的确确生下了一头小公牛,且小牛生下来片刻就站了起来,健康活泼惹人喜爱。童大一家欢欣不已。牛是农家的大型农具了,耕地打场全靠它,这对于输官司丢田地的童大来说无疑是个安慰。

  奇怪的是有人发现这头牛的肚子上有四个歪歪扭扭的象形字,细辨一下左边是“沈连”二字,右边是“还债”二字。大家有些惊奇,这不是沙沟那个大先生的名字吗?有人试喊几声,牛摇头摆尾几下,还“哞哞”叫几声,仿佛知道人在喊它。这事传到沙沟沈连家里,一家人感到蹊跷,就去童大家看看,哪晓得这些人一到了童家,牛像是见到亲人一样摇头摆尾,还淌眼泪。沈家人问童家这头牛是何日何时生的,对方如实回答,这让沈家人大吃一惊,这牛的生时正是老头子断气的时辰。沈家人明白了这沈连前脚死,后脚变成了畜生。沈家人当即要将此牛买下,童家人不肯,说农民种田靠的就是牛,沈家人死缠,童家人把话说绝了,千个钱不卖,沈家人也无奈只好返回沙沟。

  此后,这头牛迅速长大,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地帮童家耕地、打场、做活、拉犁。童大十分喜爱这头牛,因为它听话肯干,以至于从来不忍心用鞭子抽它。

  这天,童大在宝应官天河的老表,因家中农活多,庄上用牛紧缺,想起沙沟那边表家有头特别听话特别能干的牛,就来童老表家借牛,童老表一口无阻,他对牛说,你去官天河帮老表家耕三天田,三天后回来,牛点点头。这头牛到了官天河,三天的活两天就耕好了。哪晓得这个老表,耕了自家的田后,还想做人情帮其他人家耕田。牛不从犯犟了,竟乘人不注意游河溜了回来。那老表家见牛不见了,吓得六神无主,连忙赶到童家来,一看,牛在他家悠闲地吃草哩,这才放心。

  后来这头牛在童家干了十多年的活,直至老死。童家舍不得宰它,挖了个大坑将牛埋了,还堆了个大坟丘,当地人叫“牛坟”。后有老年人拿牛坟的故事教育年轻人,人活在世上对人要真诚,不能欺骗人,吃人家无名白食,不然按迷信的说法,就会像沈连一样转世变牛还人家的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