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文天祥在泰州写下的诗

2016-09-26 08:58:0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高泰东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稍有点文化的中国人,大概都知道这句诗,并且还能知道它的作者。

  记得学龄前,父亲就让我读到这首诗,朦朦胧胧中知道文天祥是和岳飞一样的大英雄。中学时读他的《指南录后序》等名篇,加深了对他的了解。壮年有幸在文天祥的家乡——江西吉安瞻仰了文天祥纪念馆,对他的了解更加全面。扩大阅读后,研究得知,文天祥40岁任丞相那年,就曾经在我们的家乡——泰州待了大约十多天光景。

  2016年,是姜堰区立正气亭,文丞相系舟处十周年,谨以此文,以作纪念。

  赴元军谈判被扣留

  化名刘洙逃至泰州

  文天祥(1236—1283)生在一个南宋朝廷风雨飘摇的年代,20岁时曾高中状元。德祐二年(1276)正月,蒙古铁骑三路兵马围困临安(今杭州,时为南宋都城),城内城外,宋朝将官降的降、逃的逃,太皇太后命已在宦海沉浮20年的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收拾残局,这年文天祥40岁。文天祥见事至此,不可推辞,接着就顾不得身家性命,受命赴元军谈判被扣留。太皇太后失去文天祥后,无人依靠,终于向元军投降。

  文天祥虽然被拘禁,但他不甘心失败,又不肯归顺。元军没有办法,决定把他解往元大都(今北京)。二月十八日(农历,下同),船到京口(今江苏镇江)靠岸,文天祥被囚禁在一户居民家中。他命随从暗中联络船只逃跑,并暗藏匕首,以备必要时自刎。二十九日晚,终于获船,但在航行途中被发现喝令停船,元军巡船从停靠的岸边出发紧追不舍,所幸潮落追船突然搁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文天祥一行12人远去。

  三月一日,他们逃到真州(今江苏仪征市,位于扬州西南)后,受到军民的热情欢迎。守将苗再成认为,以文天祥的身份作号召,江淮合力,不难挽回大局。不料淮东制置使李庭芝中了敌人的反间计,疑文天祥通敌,密令苗诛之。苗半信半疑,但上司的命令又不能置之不理,只好把文天祥骗到城外,派兵20人乘黑夜通过元军控制的地界,遣送他们到达扬州西门城下。名城扬州经过两次大寇灾 ,繁华的十里珠帘,秀丽的二十四桥,已无复旧观。城上守军言明:奉制置使之命,捕文天祥甚急。文天祥遂改名换姓为刘洙,然后东行,路遇一去高邮者,于是同行。

  当他们走到桂公塘(距扬州约十五里的小村庄)时,天已大亮。为躲避追杀,他们藏身于几道断墙后面。正要找点食物,忽闻蒙古骑兵巡视而至。他们赶紧贴墙根而龟缩。此时,只要有一名元兵探头往里一瞧,他们就将重做俘虏。就在这节骨眼上,乌云密布,雨暴风狂,士兵们急着躲雨,匆匆而过。原来,这队骑兵就是押送他们到大都的官兵,因为在京口走脱了文天祥,正沿途追捕。

  从扬州到高邮,文天祥一路颠沛流离,饥寒交迫。随从逃的逃、死的死,12人只剩下6个。疲惫不堪的文天祥咬着牙前进,跌倒了又爬起来。幸好遇上一群樵夫,见他们是逃难的,就热情相助,拿来一个箩筐,让文天祥坐在里面,由6个人轮流抬着走。他们历尽艰险到达高邮,但高邮守军也已收到李庭芝文书,严防文天祥进城。文天祥不敢进城,又转向泰州,终于三月十一日到达。到达泰州的文天祥衣衫褴褛、形容枯槁,已经到了身心极度疲惫的田地。

  在泰州避祸在船上

  留诗慨叹天目鉴孤忠

  我读书辑得和考证文天祥在泰州所行所思的诗8首,下面,就让我们从这些诗中体会他在泰州的日子吧。

  先看《旅怀(四首)》:

  一日行经白骨堆,中流失舵为心摧。

  海陵棹子长狼顾,水有船来步马来。

  此去通州号畏途,固应孝子为回车。

  海陵若也容羁客,剩买菰蒲且寄居。

  天地虽宽靡所容,长淮谁是主人翁。

  江南父老还相念,只欠一帆东海风。

  昨夜分明梦到家,飘摇依旧客天涯。

  故园门掩东风老,无限杜鹃啼落花。

  泰州是水网地区,陆路行走,常有河水拦路,隔河千里远,呼喊不得。看来,文天祥接受了前段时间的教训,决定走水路。非常幸运的是,他在泰州得到船民的帮助,住到了船上。泰州的船有渔船、运输船、工匠船、生意船之分,我分析,渔船一般很小,住不了多人,加之后有“呼童上岸买青虾”句,估计不会是渔船。而工匠船、生意船皆为“住家船”,一般也不大,且在某个码头要待一段或较长时间,似乎可能性也不大。倒是运输船大,又行走,会给文天祥提供休整、温饱和去通州的方便。

  文天祥的第一首诗写出了战争的残酷(一日行经白骨堆)、行船的事故(中流失舵)以及常与水、陆元军遭遇的危险(海陵棹子长狼顾,水有船来步马来)。

  第二首诗在点出“通州号畏途”后,笔法轻松调侃,说,应该回去尽孝。他真的想回去么?又说,想在海陵暂且寄居。且不说李庭芝“杀叛徒令”尚未取消,即使取消了,泰州官员热情款待,凭他的救国抱负,他能心安理得地“寄居”么?

  果然,第三首诗作了解答。先是哀叹国土沦陷,马上就表明了自己时不我待的南下心境。

  与前段时间陆上草行露宿的“走”相比,在船上的“坐”相对轻松多了,于是,第四首诗让我们知道,“飘摇依旧客天涯”的文天祥夜里也能做梦了。他梦到了元军铁骑蹂躏下的故园,家家门掩,一派颓废;梦到啼血的杜鹃鸟和如血的杜鹃花,坚定了自己救国不惜流血的决心。

  再看《过泰州虾子湾》和《纪闲》两首诗:

  《过泰州虾子湾》

  飘蓬一夜落天涯,潮溅青沙日未斜。

  好事官人无勾当,呼童上岸买青虾。

  《纪闲》

  九十春光好,周流人鬼关。

  人情轻似土,世路险于山。

  俯仰经行处,死生谈笑间。

  近时最难得,旬日海陵闲。

  第一首写了船行一夜后停靠泰州一个叫虾子湾的地方,白昼焦急地等着天黑上路。作者无聊地看着潮水溅着岸边的青沙,觉得很长时间了,可是,日头好像一点也没有西斜。忽然,无所事事的文天祥似乎听到岸上卖鱼虾的吆喝声,赶忙喊年纪轻的上岸去买青虾。据陈炳昌(1895—1970,字应五,别号二指,泰县港口镇人)《港口竹枝词》:“文山当日此经过,村社依稀累若何。人迹而今偏罕到,秋来剩有蓼花多。”自注:“……虾儿湾,在港西北伍子河西。”由此,明确了“虾子湾”在泰州的具体位置。

  第二首诗先是写了当年整个春季(约九十天),他度过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人鬼关”,然后想到在泰州十多天的光景,虽然担惊受怕,但毕竟潜伏在船上,有吃有住,疲惫的身心正在恢复,于是作者笔锋一转,轻快地写道:近时最难得,旬日海陵闲。

  最后让我们读《发海陵》和《泰州》两首诗:

  《发海陵》

  自三月十一日海陵登舟,连日候伴、问占,苦不如意。会通州六校自维扬回,有弓箭可仗,遂以孤舟于二十一日早径发,十里,惊传马在塘湾,亟回。晚乃解缆,前途吉凶,未可知也。

  自海陵来向海安,分明如度鬼门关。

  若将九折回车看,倦鸟何年可得还。

  《泰州》

  予至海陵问程,趋通州凡三百里河道,北与寇出没其间,真畏途也。

  羁臣家万里,天目鉴孤忠。

  心在坤维外,身游坎窞中。

  长淮行不断,苦海望无穷。

  晚鹊传佳耗,通州路已通。

  第一首诗的小序,让我们明确知道,文天祥在泰州上船已有11天,而在泰州该是十多天。他于三月二十一日早出发向海安,船行十里,惊闻元军人马在塘湾,只得赶紧回头,停船躲避。而到了晚上,他再也待不住了,不管前途吉凶,解缆出发。全诗写出行船过程中屡与元军遭遇“如度鬼门关”的险恶和百折不回、期待胜利的乐观精神。

  第二首诗的小序,明确了文天祥要去的地方通州,指出这一路,北兵与贼寇“出没其间,真畏途也”。全诗除了继续描写行路“难”外,一句“晚鹊传佳耗,通州路已通”( 傍晚时分,鸟鹊入林的叫声中传来好消息,去通州的路已通),道出了文天祥欣喜若狂的心情。一晃,在泰州十多天了,是泰州给了他休整,是泰州给了他希望,虽然前途吉凶未知,但在告别泰州之际,这位离家万里的“羁臣”(旅途漂泊不定的人)以“天目鉴孤忠”作为自己最大的安慰。是啊,泰州境内的天目山怎能不知道他是宋朝的忠臣呢?!读着文天祥的这首诗,我曾好多次地问自己,泰州境内这么多古迹,文天祥为什么偏偏用姜堰天目山来鉴赏自己的忠心呢?我想,理由也许只有一个,因为它是商周年代的古城遗址,它年纪最老,最有权威。

  自运盐河南归抗元

  立正气亭文丞相系舟处

  文天祥要到哪儿去呢?“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他要向东去通州(今南通),从那儿出海向南去寻找二王,即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再为南宋效力。

  文天祥当年由泰州到通州向东入海,主要水道有两条。一是汉吴王刘濞所开的从扬州茱萸湾起经泰州、姜堰至如皋蟠溪的邗沟(现称老通扬运河,亦称上官河、运盐河);二是起于泰州,讫于东台的下官河(即今泰东河)。据文天祥诗词及相关史籍,文天祥当年走的水道为邗沟。

  沿着古老的通扬运河,泰州到通州,顺水一路向东,两天后的三月二十三日,泰州船老大就把文天祥他们送至通州。然而,通州守将杨思复同样接到李庭芝的手令,对文严加盘查,不能接纳。正在无奈之时,回来的谍报人员证明,元军正在加紧捉拿文天祥。在通州逗留二十多天后的闰三月二十日,也许还是那位泰州船老大让按捺不住急切心情的文天祥,从卖鱼湾渡海南归。南归后的文天祥募兵抗战,祥兴元年(1278)兵败被俘,囚元大都4年,终以不屈被害,时年47岁。

  历史一眨眼,七百多年过去了。2006年,泰州市下辖的原姜堰市完成了两件与文天祥紧密相关的事。一是在老通扬运河镇区段北岸,设计了“文丞相系舟处”景点,以斗折长廊连通一亭一阁直至码头,隐喻文天祥九折不回,矢志不渝的救国之旅。亭额题“正气”,阁额题“文丞相系舟处”。二是为文天祥“鉴孤忠”的天目山成功申报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古老的通扬运河穿镇流过,不舍昼夜。1276年,在那个乍暖还寒的春天里,当文天祥走了那么多地方,处于“非人世所堪”的境况后,是泰州给了他熨帖的温暖,是泰州给了他义无反顾的支持,让他南归成功。于是在诗词中,他情不自禁地表达了在泰州“难得”的好心情,并且最终以浓墨信赖地写上“天目鉴孤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