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我在1953年国庆大典上

2016-10-09 09:07:5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田春富 口述 胡亚亭 杰才 雯雯 整理

  现年84岁的田春富,出生在溱潼镇湖北村一个农民家庭,20岁那年,他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在朝期间,他四次荣立战功,并作为志愿军功臣代表,回北京参加1953年国庆观礼,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接见,还参加了当天由国务院举行的盛大宴会。1959年5月,时已退伍回乡的田春富再次以复退军人的优秀代表和黄继光、刘胡兰以及林祥谦烈士亲属一起,出席全国烈属、军属和残废、退伍、转业军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大会,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近日,我们在老人家中,聆听他讲述赴朝和参加国庆大典的故事……

  响应号召抗美援朝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人们都沉浸在欢庆解放的喜悦之中。可是鸭绿江边又烧起战火,毛泽东主席亲自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我们湖北村和各地一样,掀起报名参军、抗美援朝的高潮。村子里召开报名参军大会,还在学校门口搭起了主席台。台子中间贴着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画像。会议刚结束,我第一个找到村支书报名,并送上自己咬破指头写下的血书。由于刚解放,村支书怕我父母不同意,让我回家找父母商议好。我以为不让我参军就急了,又连续送上三份名字上按有自己血手印的报名书,还缠着母亲找村干部,这才圆了我的参军梦,成为第一批赴朝新兵。记得离家动身时,乡亲们以两条装扮一新的大木船送我们去泰州,每条船上都有近三十名篙子手撑船,船上敲锣打鼓、鞭炮齐鸣,我们新兵人人胸口戴着大红花,为我们送行的小学生们还在船上唱歌跳舞。

  船到泰州后,我们在下坝码头上了轮船直奔镇江转乘火车往沈阳。记不得是几天以后,我们到达目的地,进行编班分队。我们溱潼的几十名新兵都被分到各连队,我分的这个连都是四川、贵州和湖南人,只有我一个江苏兵。在沈阳我们进行了短期集训。集训内容主要是队形队列、打枪投弹以及学习朝鲜语言。集训任务完成后,我们又乘火车来到和朝鲜新义州隔江相望的安东。那时鸭绿江大桥都被美军炸坏了,我们只能连夜赶渡船到对岸后再步行。跨过鸭绿江后的第一印象就是隆隆的枪炮声、弥漫的硝烟和战火烧焦的大树、房屋,三千里江山一派狼藉。

  那是在1951年三次战役胜利后,我们一度冲过“三八线”,主力部队进入汉城以东。美伪军狼狈逃窜,但为防敌军反扑,我志愿军都抓紧开挖战壕抢修工事。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敌人就反扑过来。由于我们没来得及补给弹药,上级指示战略性转移,部队撤退需要抢占北汉江。而北汉江大桥已被美军炸毁,会游泳的战士们泅水渡江,不会游泳的则从浮桥过江。我在水乡长大,从小就水性很好,就游泳过江。当时江面上人头攒动、江浪翻滚,我已经靠近岸边,突然发现身后一名战士体力不支在慢慢下沉,我奋不顾身返回抓住他衣袖将他拖上岸边。

  悬崖夜袭假死诛敌

  在朝期间,我们亲身经历了五次战役,共歼美伪军22万多人,打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威风,也迫使美军退回“三八线”以南,接受停战谈判。但当时美国明里在谈判,背地里仍是积极备战并多次发起攻势,但都被我志愿军识破并遭我军重创。1952年初春一天,我正在哨所内擦枪,连长找我们下达了一项任务,说西风山发现美军观察哨,在以无线电指挥敌机侦察轰炸我部,必须马上拔除!接受任务以后,我和战友们立即出发,踏着齐膝深积雪急行军赶到敌观察哨附近。狡猾的敌人发现我们后,炮火铺天盖地压过来,我们只好临时撤退,返回向上级回报,并请求夜端敌哨。当天深夜,我们借着积雪的微弱光线,神不知鬼不觉地爬到敌哨所附近,哨所里几个美军和雇佣军一起鬼哭狼嚎般正在狂欢娱乐。为不打草惊蛇,我们退到山谷决定推迟到凌晨一点行动。再次悄悄爬上悬崖时,洞内已安静下来,一个美军全身裹着布袋御寒,两手握着卡宾枪倚着哨所木桩在打盹站岗。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上前将敌哨兵推下悬崖,并和战友们一起端掉敌哨所,捕获敌排长和观察哨其他几人,缴获八二炮一门、机枪一挺以及长短枪五支。在我们胜利返回时,又遇到险情:我是副班长,在归队时负责断后,战友们都已离开坑道,这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影子一闪,我马上往地上一躺,一会儿那家伙走过来,在我身上踩了踩,以为我是个死人,并通过积雪反光发现了我的手表,就准备弯下腰来抹我手表,我一个鲤鱼翻身,抓起工兵铲一下砸向他脑袋,送他见了阎王。这个美国兵根本没想到,我假死人成了活人,他自己竟成了真死人。这次行动因为我表现突出,荣立二等功。

  忠于职守彭大将军授功

  没过多少时间,我们部队奉命调往前沿阵地的一处小山包上,这里也是一个防空洞,防空洞对面是我炮兵阵地。这天中午,是我站岗,由于战事紧张,不时有干部战士从我们岗位经过,我们或以手语,或对暗号从不含糊。这时,一位身体魁梧的人骑着一匹枣红马来到这里,我伸出拳头让他对当天口令,他以为我在拦他就立即跳下马来。当我请他出示证件时,他摸了摸口袋没有摸到,就和我打招呼让我放行。我当时急了就吼起来:没有口令又没证件不准放行!你如进入禁区,我将开枪,这是彭总命令!他见我坚决不放他过去就打了声招呼走了。但很快他又和另一位同志来到这里,我仔细一看那是我们团政委。团政委和我对过口令说这位领导要见你们连长,我就放他们过去了。下岗以后,连长找到我说有位领导找我,我忐忑不安地随连长去了连部,只见被我挡住不让放行的那个人对我说:“小同志,你刚才好凶啊!”这时连长告诉我,这是我们的彭总啊!彭总很严肃地和我说,“你一个小同志如此忠于职守,我代表志愿军总部授你三等功!”

  1952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最关键时刻,美军集中优势兵力向上甘岭发起猛攻,企图拿下上甘岭夺取五圣山,以挽回美军平康地区不利形势。我们志愿军按照上级指示,为避其锋芒,决定就近撤进坑道保存实力,再以少数兵力消耗美军。我们连队的坑道又低又矮,但是进入深处有一较为宽敞的地下室,堆满了破棉衣麻袋以及空子弹箱,大家七手八脚把工事修得牢牢实实。在驻进坑道的那段时间里,我们经受了严峻考验,除了吃住很艰苦外,最大的困难是缺水,不少人也因此得下缺水后遗症,我到现在都时刻不能离茶杯。那段时间,我们大部分战友都喝过自己的小便,但是我们仍然很好地完成了战斗任务,特别是在我军大反击的那一天,我及时打出信号弹,让坑道和上级取得联系,上甘岭战斗结束后,我荣立一等功。

  日内瓦会议担当警卫

  1953年7月27日,板门店谈判签订停战协定,当天22时正式生效。根据协定,要在瑞士日内瓦召开国际会议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参加会议的国家有朝鲜、中国、苏联以及美国为首的15个侵略成员国和李承晚集团,我们中国代表团团长是周恩来总理,为做好会议期间警卫工作,我们志愿军中要抽调20名同志去日内瓦,我榜上有名。记得出发那一天,我们20名同志全副武装集中在操场上,首长给我们做动员后布置任务:同志们:你们知道这次的特殊任务吗?告诉大家是警卫!这次会议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将参加,会议期间还将交换战俘,你们的任务就是做好交换战俘时的警卫工作!动员会第二天下午,我们由一位高个子参谋带队,登上了去日内瓦的飞机,来到了地处西欧的这多山内陆小国。一下飞机,马上有专车接送到宾馆。在这里我们只有警卫任务,平时不能自由行动,但是空闲时可以在宾馆楼顶欣赏到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和湖上喷得很高很高的喷泉。交换战俘的这一天,气氛十分紧张。我们20名同志荷枪实弹,威风凛凛站立在我方负责接受战俘的军代表身后。对方也和我们一样,20个士兵站在他们军代表的身后。这时,会议主持人宣布:双方战俘交换仪式开始!我和战友们手握钢枪目送着对方战俘一步步走过去。紧接着对方把我方战俘交送过来,当他们跨过白线走到我方接受人员身边时情绪激动,犹如久别亲娘的小孩,泪水直流。这次特殊警卫任务中,我们20位警卫人员不负众托,很好地完成了任务,上级发给我的那枚日内瓦纪念章我还精心保存着。

  受邀参加国庆大典

  那是1953年10月1日,这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我有幸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代表回国参加北京国庆观礼,我们共有一百多人的代表团,由志愿军副司令杨得志将军任团长,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李志民任副团长。代表团9月23日到达沈阳,24日晚6点,中央东北局、沈阳市委、市政府等领导隆重举行了欢迎仪式,并举行宴会欢迎我们。27日上午,我们乘坐的火车到达首都北京。我们的心情真是太激动了,陈叔通、罗隆基、刘贯一、甘泗淇、徐立清、杨立三、萧向荣、刘志坚、陈沂以及中央华北局、华北行政委员会、华北军区华北抗美援朝分会、北京市政府领导和各界人士一千多人到火车站迎接。在欢迎仪式上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陈叔通副会长致欢迎词,杨得志致答词,他有几句话我到现在还有印象:在朝鲜已取得光荣胜利的今天,回到祖国来参加国庆节观礼,来问候我们的亲人和敬爱的领袖,感到无比幸福和光荣!请让我代表志愿军全体同志,向伟大的祖国人民致敬!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致敬!

  到达北京的第二天,我们被安排到工厂和学校参观。记得在学校参观时,校长陪我坐在主席台,并请我做报告。这是我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讲话,我很紧张,但我又感到自豪,我把自己如何血书明志参加志愿军,如何响应抗美援朝号召,在上甘岭等战役中打败美军的情况讲给大家听,赢得了一阵阵掌声。10月1日,我早早起床,穿上了新军装,并精心佩戴好在上甘岭等战斗中获得的军功章,登上了向往已久的天安门城楼观礼台。

  那一天有50余万人参加了庆典,观礼台上就有上万人。

  清晨,人们就从四面八方赶到天安门广场集结,广场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天安门城楼在千万面彩旗辉映下,更显得壮丽雄伟。上午9时30分,毛泽东主席首先登上天安门城楼,还有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我们像孩子一样,激动得几乎跳起来,天安门广场成了人的海洋,花的海洋。

  10时整,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庆典开始,全场肃立,军乐队奏国歌,100门礼炮齐放28响。

  在观礼台上,我们看到了空军的飞机,看到了火箭炮兵方队,还有拖拉机装载的加榴炮等武器,心情十分激动又感自豪,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八年抗战,我们用小米加步枪赶走了日本人,在朝鲜战场上又打败了美国侵略者,取得抗美援朝的最终胜利,为巩固和增强新中国独立、安全和国防力量,显示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和世界声望,我们人民军队将永远坚不可摧,无往不胜!

  当天晚上,我们志愿军代表团应邀参加国务院举行的招待会,我们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按指定位置坐下,全神贯注等待着中央领导到来。随着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神采奕奕来到宴会厅,周恩来总理还在宴会上致词,从不喝酒的我第一次喝了一口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