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白米武训苏后青

2016-10-09 09:18:5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黄稳成

  运河水泱泱,学校在其旁,灌输文明东西洋。

  这首动人心弦、催人奋进的校歌,在100年前,曾经响彻古老的白米尚义小学的校园上空。歌曲的作者是享誉三水大地的现代教育家苏后青先生。

  苏后青(约1865-1948)是清末秀才,曾在北京、南京的高等学府教过书。他一生钟情教育,热爱教育,献身教育。为了办学他离开闹市,迁居农村;为了办学他放弃高薪,倾家荡产;为了办学他舍身流血,不畏强暴,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在三水大地上铸就了一座座办学丰碑。

  清朝末年,苏后青曾参加清政府组织的教卫考察团,察访苏中地区的教育、卫生状况。

  有一次经过白米镇时,听到的、看到的无不使他痛心疾首。只见狭窄拥挤的街道上兵丁横冲直撞,乞丐成群结队地在街头乞讨,神庙中挤满了善男信女在求神拜佛。更严重的是广大农村里没有一所正规学校,到处充满贫穷、落后、麻木。

  苏后青考察回来后,一连几天苦心思索。他想,中国落后挨打的根源在于缺乏教育,富民强国之道在于振兴教育。他在一篇文章里写道“开辟正道从吾始,披荆斩棘我为先”,表露了他兴办教育的决心。不久,他婉拒了同事的挽留,谢绝了亲友们的劝阻,毅然辞职,把全家从兴化搬迁到姜堰白米,决定在白米这块一穷二白的土地上,开辟一条办学之路。

  苏后青来到白米以后,征得知县衙门的同意,在白米办一所小学。但是,县里只同意划拨解决教师基本工资的经费,其他经费要靠自筹。在无资金、无校舍、无设备的“三无”土地上办一所学校谈何容易!然而,困难并没有吓倒苏后青,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锯掉门前十几棵大树,让出了自家的房子,聘请了教师,初步解决了人员、校舍、设备和经费问题。

  为了动员学童前来上学,他挨门逐户进行动员说服,足迹遍布农户、田地、店堂、作坊。白天下乡动员如果遇不到人,他就在晚上拎着小灯笼下乡动员。苏后青的真情打动了民众的心,大家都同意把孩子送去上学。一个船民说:“苏先生为我们孩子上学念书费尽苦心,我家住在船上,也要想法把孩子送去上学。”

  白米有个姓傅的人家,家庭比较富有,女主人被苏后青的办学精神所感动。她想,苏先生倾家荡产办学校,都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也应该为办学出力。她将刚买下的十几间房屋全部送给学校作校舍用房。

  1907年春节后,一所正规化的新型学校——白米尚义小学正式挂牌开学上课了。这是苏后青在苏中地区创办的第一所小学。

  经过几年的发展,学校规模不断扩大,由初小变成高小,由单轨制变成双轨制。学校的规模越大,困扰苏后青的问题也就越多,校舍不够,经费不足,是苏后青时时刻刻考虑的问题。然而,意想不到的一个机会,解决了他心头的难题。

  苏后青60岁生日时,由于他的威望、名誉和业绩,许多社会名流、政府官员、各地商贾都备重金前来为苏先生祝寿,收的礼金大洋近万元之多。苏后青分文未取,全部捐赠给学校,准备用这些钱建造一幢两层的教学楼。地方财主支更生听说学校要建教学大楼,专程派账房先生送来大洋一万元。苏后青用这两笔资金很快就把教学大楼建了起来。

  苏后青办学期间,中国正处于兵荒马乱、政局动荡的年代。在这种情况下,苏后青丝毫没有动摇自己的办学信念。他说:“在一片空白的土地上办教育,吾人是拓荒者,是开路人,有进而无退。”

  20世纪30年代末,中央军白宝山的部队进驻白米。他的部下看到学校房子多,地方大,是驻军的理想场所,有个满脸麻子的营长,气势汹汹地来到学校,喝令师生统统搬出,把学校让给部队。苏后青知道后,引用当时政府的有关法令,向这个营长讲明部队不能随便侵占学校的校舍,不得干扰学校正常上课。这个营长蛮不讲理,说什么“现在是非常时期,学校还教什么书,上什么课”,说着掏出手枪,威胁师生立即搬出。苏后青一听,拍案而起,指责这个营长不可理喻,并亲自去找他们的师长白宝山论理。白宝山知道苏后青有来头,不好惹,只好放弃驻军学校的念头。

  苏后青办学过程中,面对守旧势力的刁难和阻挠毫不妥协。上世纪30年代初,苏后青到曲塘创办广武中学,在县教育部门支持下决定征用曲塘的一座寺庙作校舍。但是,社会上的一些守旧分子认为占用神庙是一件亵渎神灵、大逆不道的事情,千方百计进行阻挠。他们见威胁不抵事,就用武力迫使苏后青就范。一天夜里,两个被他们收买的歹徒翻墙进入庙中,把苏后青打得头破血流,并威吓他:“不离开曲塘,就要你的老命。”苏后青面对邪恶势力没有屈服,大义凛然地斥责歹徒说:“即使你们消灭了我的肉体,也消灭不了我的办学决心,我走了还有后来人!”在苏后青无私无畏的精神震慑下,两个歹徒只好灰溜溜地逃走了。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守旧势力迫使苏后青改变主张放弃办学的企图没有得逞,曲塘广武中学还是办起来了。

  苏后青用自己的坚强意志,冒着生命危险,创办学校,保卫学校,巩固学校,在苏中的泰州、姜堰、白米、曲塘、海安都留下了办学的足迹。遗憾的是他在白米尚义小学(现在白米小学)建成的教学大楼,在上世纪40年代被日伪军放火烧毁了。这对年近八旬的苏后青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数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为此,苏后青一病不起,不久就含恨与世长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