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具】把叉

2016-10-09 09:20: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刘金祥

  叉子,有大有小,大的用于挑,小的只能扠(草、把、划、起),如今从农耕生活中已淡出,可又有多少人能知其当年在农耕生产中的一二三呢?如今八零后的,特别是九零后的,他们对把叉、小叉子等农具却一无所知。

  把叉,竹质柄,比较粗,总长220厘米,有两根齿,齿长30厘米,两齿距25厘米,齿带有上翘弧度,其作用是能将4只稻(麦)把(上下各两只)同时戳住,不使其掉落。叉柄尾部有两根连着的叉齿,离尾部28厘米,齿长8厘米,由铁箍与木刹固定,也有独齿。

  把,主要指收割后捆好的稻把、麦把。

  叉,史上指一头分歧便于扎取的器具,有二齿、三齿乃至像鱼叉之类的多齿。在中国武术长器械中,叉为其中之一,顶端有二股叉的为“牛角叉”,而把叉的叉齿则与牛角、象牙形似。

  里下河地区,把叉为挑把的专业农具,其作用单一,在当年运送麦把、稻把(除双季早稻)上船、上场时却不可或缺。

  把叉多为同时戳4捆,把是挑任何稻麦把必须做的,由叉子的两根尖子紧靠捆稻(麦)的草腰子下口插进,稻(麦)穗朝人身(里),“起把”要快,不让把与地面“告别”,一次托举至肩,防止穗粒掉落。

  一次挑把数量根据人的力气、大田离船或打谷场地远近及品种而定,中晚稻稻把重,力气大的一般一担只挑6个,而麦把轻,把叉“上肩”后,力气大的还要在叉柄上加上几个,两趟顶三趟,为的是抢时间、争速度。

  把叉挑把正常有两种方式,一是大田离打谷场远的先挑到船上,然后运至场头用小叉子从船上扠上场;另一种是大田靠近打谷场,就用把叉直接从田里挑到场上。

  打谷场多为三面环水,如是四面环水的必有桥梁,以便农船运输作业;打谷场又紧靠村庄,便于人们脱粒、风扬、翻晒、进仓(出售)。靠近打谷场的农田不会太多,就那么一个圩子,差不多百十来亩,这些田从种到管再到收,方便、省工,是所有农田中的“惯宝儿”田。

  挑把的农具除双季早稻用“把夹子”外,其他稻麦把均使用把叉,故“把叉”也由此得名。靠近打谷场的农田的稻麦把是不用农船装运的,由男劳力直接挑到场上。这种田在集体倒也无所谓,可到了1983年后分田到户,大家抓阄,谁家的田能分得靠场就是运气、福气,省多少力气、少多少用工不言而喻。

  一个把有多重?麦把、稻把不一样,而同样的麦把、稻把因长得肥瘦、捆得大小重量也不同,还有,麦子、稻子长得沉实与否也不同,所以,“一担把”挑在肩上的重量与上面几个因素都有直接联系。

  远路没轻担,时长倍感累。无论谁,几担下来都有累的感觉,为了麻痹自己,放松身心,在大集体年代解决的最佳办法是“打号子”!一起做农活少的几个十几个,多的几十个劳力,人多热气高,所以在遇有一线的重农活,顶真碰硬,也偷不了懒,有的还时不时来个“比武”:一担10个把,挑不走的今天“腰餐”(有时做重农活集体会安排十点前后休息,每人一只烧饼或一只麻团)就“充公”了(别想吃)。其实,力气大的饭量也大,这些人平时做农活担子比别人的大,从不跟力气小的计较,偶尔他们多吃个把烧饼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

  自有人“发明”将水稻直接“放倒”在大田让它晒干,再扎成一个个小把子运到场上脱粒后,人们用把叉挑的虽同样的把,但“脚下”轻松多了。收割机推广后,把叉没在“二线”呆过,而是直接从一线退了。

  小叉子,除了尾部没有“二叉”那种装置,整个身子就是把叉的缩小版。

  小叉子能跳把吗?能!但只有妇女、老人在割麦、割稻结束了利用收工前帮忙的,正常挑两三个把。

  但小叉子的分工比把叉多,麦把、稻把进入场头,需要从船上往场上扠把,特别是进场后,翻场、晒草、扠草、堆草全是小叉子唱主角,到处离不开小叉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