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汤显祖逝世400年:有梦到泰州

2016-10-17 10:03:5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徐同华

  9月28日晚的伦敦,虽已秋天,却是盎然着姹紫嫣红一片,在莎士比亚的故乡,花前看舞红氍毹,《牡丹亭》自苏州而来,在异国他乡浓墨登场。

  今年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年,也是《牡丹亭》主人汤显祖逝世400年,东西方的戏剧大师在400年前,以一种近乎传奇的方式,完成了他们于另一个世界的相会。在此之前的9月14日,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出席会议并讲话指出,汤显祖是中国文艺史上的一座丰碑,和莎士比亚一起被誉为同时代东西方两大文学巨匠。

  汤显祖,明代戏曲家,江西临川人。400年来,研究汤显祖读过《牡丹亭》的人,多会将之与泰州这个与临川千里相隔的城市联系起来。有梦到泰州,汤显祖,某种意义上也是泰州的!

  泰州学派四传弟子

  《牡丹亭》秉承王艮“致良知”

  汤显祖的泰州,远在遥远的明代,缘于王艮创立的“泰州学派”。一般对汤显祖的介绍,都会提及他是泰州学派的传人,那么他究竟传于谁呢?400年一瞬而过,梳理一下汤显祖与泰州学派的师承关系很有必要。

  当历史的车轮进入明代中后期,思想文化与社会思潮也进入一个变革年代,其主要表现就在于以“存天理灭人欲”为代表的程朱理学的衰微,取而代之的是以王阳明为代表的心学崛起,尤其在此之后,被称为王学左派的泰州学派异军突起,抹上一种“异端”色彩,为其时众多士大夫读书人所追捧。

  泰州学派的创始人是王艮,泰城东北盐场的一靠烧盐为生的灶丁。他曾从王守仁学后,以道统自任,以“格物”为宗旨,以“吾身”为本,以“天下国家”为末,其学说最核心的东西正是关于人的学说,“百姓日用即道”“淮南格物”“明哲保身”……一座城市的哲学表情,在王泰州的脸上铺衍开来,他以其一种平民理想的生活精神,让这座城市的人们保持着和他一样的穷目与通变。

  王艮之后,对于其学说传流,有袁承业的《王心斋先生弟子师承表》将王艮之学分列五传。徐樾即为一传弟子,王艮在逝世前授徐以“大成之学”,王艮次子王襞亦称徐樾为其父“高第弟子,于父之学,得之最深”。颜钧是徐樾的弟子,也就是泰州学派的二传,黄宗羲《明儒学案》中述泰州之学“传至颜山农、何心隐一派,遂复非名教之所能羁络矣”的颜山农即是颜钧,他在得“泰州之真传”后,回到家乡建萃和会,宣讲耕读孝悌之学,这听讲的人群当中就有江西南城人罗汝芳,罗汝芳是为泰州学派的三传。

  罗汝芳,字惟德,号近溪,人称“明德先生”,是泰州学派后期的代表人物。一生几经宦海沉浮的罗汝芳,与其师颜钧一样,热衷于讲学弘道,于家乡的从姑山上创办从姑山房,广纳四方学子,亦曾率弟子游江浙湖广各地,频频讲学集会,阐扬泰州之学,以发人“良知”和济人急难闻名于世。

  这么详尽地讲述罗汝芳,也只有一个原因,罗汝芳正是汤显祖之师,我们也正是据此将汤显祖列为泰州学派的四传。2015年11月,罗汝芳诞辰5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南城召开,《光明日报》为此配发短讯,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名专家学者与会,其间谈得最多的就是罗汝芳与弟子汤显祖的思想传承。

  汤显祖出生于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这个时候王艮已然去世整整十年。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三岁的汤显祖来到从姑山,拜师于罗汝芳门下,从此开始一段师生情缘,万历十四年(1586)罗汝芳在南京讲学,汤显祖每日前往恩师门下讨论,及至两年后罗汝芳病逝。关于罗汝芳对自己的教诲,汤显祖有文忆作:“予童子时,从明德夫子游,或穆然而咨嗟,或熏然而与言,或歌诗,或鼓琴,予天机泠如也。后乃畔去,为激发推荡,歌舞诵数自娱”,万历二十七年(1599)春天,在罗汝芳逝世十二年后,汤显祖有《吊明德夫子》之诗云“空宵为梦罗夫子,明月姑峰一线天”,极尽哀婉沉郁之思。

  师恩难忘,于汤显祖而言,罗汝芳传授给他的不仅仅是一种学问,更重要的是一种思想。汤显祖曾有“师讲性,某讲情”之论,同于发端于泰州学派,罗汝芳“讲性”穷其一生深入民间宣讲哲理,从理性思辨的角度来阐述泰州之学,而汤显祖自己“讲情”,通过戏曲创作的形式表现这种思想,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牡丹亭》里的“情本”理念,与罗汝芳的“赤子之心”及至王艮的“致良知”,都是一脉相承的。后人论述汤显祖之戏曲,多会议及崇尚真性情呼唤人性解放与自由之进步潮流,这不正是泰州学派所代表的启蒙意义吗?所谓“临川四梦”,理解为舞榭歌台之上的泰州之学,亦未尝不可。

  《牡丹亭》中有道意

  曾于海陵观道家徐神翁像

  作为与莎士比亚齐名的文学巨匠,汤显祖的思想除了泰州学派之外,还有传统的佛、道两教,明人王思任与汤显祖属于同一时期,其在概括“临川四梦”的“立言神旨”时说,“《邯郸》,仙也;《南柯》,佛也;《紫钗》,侠也;《牡丹亭》,情也”,虽只四个字,却也准确地说明了汤显祖的思想中包含着道家思想、佛教思想以及侠义思想的因素。1984年出版的《汤显祖研究论文集》里收录有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的《汤显祖哲学思想初探》,对此有着详尽的论述。

  明代崇道之风盛行,是道教发展史上与政治结合最紧密的时期,嘉靖朝更是其鼎盛之时,出生于其时的汤显祖自然受到影响。汤显祖的祖父与父亲皆笃信道教,祖父汤懋昭“嗜欲不乱其中,势利不夺于外”,以隐士之身,常携弱冠之龄的汤显祖四处“仙游”,其父汤尚贤也素有崇道之风,有所谓“病亦勿药,通黄帝、彭祖之术……世疑其有道云”之载,在这样的环境里,汤显祖的思想形成与创作,也就自然而然地抹上一层浓重的道家色彩。“临川四梦”里,《邯郸记》写吕仙度卢生事,《南柯记》直述道家思想,及至《牡丹亭》,死后的杜丽娘被葬在了梅花观,守墓的是石道姑,而后在此间又“死而复生”,这不寓示着道观神灵的冥冥护佑嘛!广州大学教授蒋艳萍有《论汤显祖与道家道教》之文,除了谈及汤显祖的戏曲与道教的关系,还细评了不少汤显祖的游仙诗。

  道可道,讲述汤显祖与道教的关系,亦是为其泰州之缘。汤显祖的思想来源于泰州学派,然而他有无到过泰州,却无文字的记载,但是他的诗集中有《海陵观徐神翁像》诗两首,从诗名来看,汤显祖肯定是在泰州留下过足迹的。

  自古以来,泰州人多以奉道为事,这在宋代就有记载,而徐神翁正是泰州道士中最为杰出者,宋徽宗为他修建的仙缘万寿宫有“骑马关山门”之说,其宫旧有徐神翁画像,一说是徐神翁自绘,亦有云北宋著名画家李伯时所绘,北宋《宣和书谱》有“吴王遣元瑜亲诣泰州传徐神翁像”之载。或是专程拜谒仙翁,或是拜访王艮遗迹顺路参访,崇道的汤显祖到泰州的具体时间已难考证,但这两首诗却为泰州人世代传诵,一诗云“色尽神移看写生,玄都衫影照空明。沧桑欲换题愁去,一种神仙世上情”,另一诗云“檀像虚无画像新,掉头不识底伤神。千秋泪迹神光里,愁看人间罗刹人”。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也值得一提。泰州徐神翁的名号旧时一直被排进“八仙”之列,“元曲四大家”之马致远在其《吕洞宾三醉岳阳楼》中就有提及,元明杂剧也多沿袭马致远的说法,及至吴元泰写《东游记》,开始以何仙姑替徐神翁,最终定案的据说就是汤显祖的《邯郸梦》,“八仙”也就此按现在的流行版本固定下来,于此而言,汤显祖有点愧对神翁了。

  祔祀崇儒祠

  戏曲传承有梦到泰州

  泰州人诵着汤显祖的诗,说着汤显祖的故事,对汤显祖怀念了四百年。

  崇儒祠是祀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的专祠,始修于万历四年(1576),那会儿汤显祖才27岁,还是从罗汝芳习学之时,那会儿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多少年后,他的牌位会祔祀进崇儒祠,列在师祖王艮的牌位之侧,香火当同信史传,泰州人以这样一种方式,表达了对这位戏剧大师的尊崇。

  高山仰止,算而今尊崇依旧。聚橙网创始人耿军自美国归来,义无反顾地弃医从文,投身于国内互联网浪潮,他的聚橙网投资制作音乐剧,做多媒体艺术展,做互联网戏曲,支撑他如此作为的诸多信念中有过泰州一游,他的一游就是从深圳飞到泰州,到泰州只去了一个地方,到这个地方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崇儒祠敬谒汤显祖。江苏省戏剧家协会主席柯军,系昆曲“传字辈”郑传鉴先生之弟子,到泰州桃园考察孔尚任旧居,得知汤显祖配享崇儒祠之事,亦专程前往拜谒。

  伦敦上演《牡丹亭》,其间柳梦梅的扮演者俞玖林是苏州昆剧院的优秀青年巾生演员,是笔者在南京大学学习的研究生同学,在得知汤显祖崇儒祠之祀后,亦曾由苏莅泰,亲临拈香,以示敬意。9月28日晚,泰晤士河边曲笛声起,玖林粉墨登场,夜色阑珊的万里之外,亦有人独立于崇儒祠中,对着汤显祖之牌位,一起徐吟出那段“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绝唱。

  “临川四梦”,以梦出戏,汤显祖的梦又是从何而来呢?他自己释作“因情成梦,因梦成戏”,400年后的今天,泰州人情怀依然,有道是:有梦到泰州!

  9月28日晚的伦敦,虽已秋天,却是盎然着姹紫嫣红一片,在莎士比亚的故乡,花前看舞红氍毹,《牡丹亭》自苏州而来,在异国他乡浓墨登场。

  今年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年,也是《牡丹亭》主人汤显祖逝世400年,东西方的戏剧大师在400年前,以一种近乎传奇的方式,完成了他们于另一个世界的相会。在此之前的9月14日,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出席会议并讲话指出,汤显祖是中国文艺史上的一座丰碑,和莎士比亚一起被誉为同时代东西方两大文学巨匠。

  汤显祖,明代戏曲家,江西临川人。400年来,研究汤显祖读过《牡丹亭》的人,多会将之与泰州这个与临川千里相隔的城市联系起来。有梦到泰州,汤显祖,某种意义上也是泰州的!

  

  汤显祖(1550—1616):明代戏曲家、文学家。字义仍,号海若、若士、清远道人。汤氏祖籍临川县云山乡,后迁居汤家山(今抚州市)。出身书香门第,早有才名,他不仅于古文诗词颇精,而且能通天文地理、医药卜筮诸书。34岁中进士,在南京先后任太常寺博士、詹事府主簿和礼部祠祭司主事。

  明万历十九年(1591)他目睹当时官僚腐败愤而上《论辅臣科臣疏》,触怒了皇帝而被贬为徐闻典史,后调任浙江遂昌县知县,一任五年,政绩斐然,却因压制豪强、触怒权贵而招致上司的非议和地方势力的反对,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弃官归里。家居期间,一方面希望有“起报知遇”之日,一方面却又指望“朝廷有威风之臣,郡邑无饿虎之吏,吟咏升平,每年添一卷诗足矣”。后逐渐打消仕进之念,潜心于戏剧及诗词创作。

  在汤显祖多方面的成就中,以戏曲创作为最,其戏剧作品《还魂记》、《紫钗记》、《南柯记》和《邯郸记》合称“临川四梦”,其中《牡丹亭》是他的代表作。汤氏的专著《宜黄县戏神清源师庙记》也是中国戏曲史上论述戏剧表演的一篇重要文献,对导演学起了拓荒开路的作用。汤显祖还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其诗作有《玉茗堂全集》四卷、《红泉逸草》一卷、《问棘邮草》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