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养花贵在有“三心”

2016-10-17 10:05:2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记者 姜婧

  养花贵在有“三心”

  

  ——与资深花卉园艺师张杏元对话

  

  

  10年前,张杏元的第一本书《四季花卉100种》出版,深受广大花友的青睐与厚爱,如今他又出版《养花难题300问》,从实际出发,对泰州地区常见花卉养护中容易出现的问题进行详细解答,实为养花工具书。近日,本报记者姜婧(以下简称记)对张杏元(以下简称张)进行了专访。

  张杏元

  男,泰州人,花卉园艺师,泰州市花木盆景协会理事,退休前在江苏春兰学院工作。从事花卉栽培、研究及销售4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花卉栽培、繁殖及病虫害防治经验,著有《四季花卉100种》、《养花解难300问》,在省内外报纸杂志上发表各种花卉养护文章共计400余篇。

  记:听说您四十多年前就开始喜欢养花,还记得当时是怎样一个契机吗?

  张:准确地说,我是从1968年退伍以后开始喜欢上养花,记得是去一个朋友家做客,看到他养的一盆花,也不是多么特别的品种,但我就觉得很好看,在旁边待着心情都舒畅很多,于是萌生了养花的想法。

  记:退伍回来您应该参加工作了吧,养花只能放在业余时间,有遇过什么困难吗?

  张:从部队回来,我先是在海光机械厂上班,后来转到春兰学院。养花凭的可不是一时兴趣,需要持之以恒,时间、技术上的难题我都有信心克服,要真说遇到的困难那就是经济压力。起步阶段,每个月的工资只有30多元,当时我不但结婚了,还有了一双儿女,给家里的钱自然不能少,但同时又要买花钻研技术,怎么办呢?仗着自己年轻,于是挨饿省下早饭钱,攒上一阵子就能买盆花了,常被妻子埋怨是“花疯子”。

  记:您都是通过哪些途径获取养花知识?

  张:主要是看书和实践相结合,启蒙阶段有一本花卉图谱,对我帮助特别大,至今印象深刻。作为一个初学者,尤其在养花方面,很多事情等同于摸着石头过河,因而一本实用性的工具书必不可少。

  记:在春兰学院时,您虽然从事的不是花木养护类工作,但听说很多同事都知道你在这方面在行,并且为学院解决过疑难问题。

  张: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大家遇到问题便会找我讨论一番。春兰学院内花木比较多,记得有一次当时的副院长找到我,他留意到学院内香樟树大多叶子翠绿,唯独大会堂角落里两三棵始终叶子发黄,他找不到原因。待我到现场观察树木的枝叶状态后,从养花六要素着手,排除其他原因,判断应该是这一片的土质有问题。我这么一说,副院长恍然大悟,原来当初建造时,这里正是石灰池所在地,香樟喜中性至微酸性,应该是受碱性土壤影响导致叶黄。在我的建议下,学院对该片土壤进行了更换,果然这几棵香樟叶子绿了起来。

  记:听说您家有很长一段时间养花超过一百盆,整个院子就像个私人小花园,那种感觉一定很棒吧!

  张:我养花有个特点,钻研一种花就必定要方方面面把它都研究透了,哪怕有一个小细节没搞懂都会坚持下去。等全研究好了,立马换其他品种,这么多年了,我现在有自信说没有养不好的花,全靠不断钻研。过去我家在老高桥下,带个小院子,有个百余盆花是常态,还除去研究透了实在放不下送人的那些,再后来,我开了门店,便会分一批花去店里。如今,家虽然搬到了香河湾2号楼,地方受了点限制,但花卉品种还是很多的,我的杏元花卉园几经搬迁,如今也在东风花鸟市场稳定下来,经营有四年了,一切都很顺利,希望能继续与花为伴,和广大花友沟通交流。

  记:在养花的过程中,您做过哪些创新?

  张:创新谈不上,但我会从养花六要素着手,尝试做一些试验,比如反季节开花。通过光控、温控手段,我曾不止一次让本该在冬季、春季开花的蟹爪兰,成功在夏末、秋季开花。养花并不复杂,但贵在细致观察和坚持实践,我原本性格有些急躁,这么多年与花打交道,心思细腻了很多,性子也平和下来,不仅有益个人健康,对家庭关系也有帮助,如今妻子就特别支持我养花。

  记:如今人们讲究生活品位,更注重环境美化,爱花并尝试养花的人越来越多,然而初期很容易失败,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就此放弃。作为一个有成功经验者,您认为养花人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张:花草与人一样,各有脾气秉性,有的喜干,有的喜湿;有的喜阳,有的喜阴;有的喜高温,有的喜冷凉。说起来复杂,但其实不难,养花人具备“三心”便可以。首先是细心,要经常观察花卉的变化,像抚养自己的孩子一样仔细。花卉不会说话,但会用形态向你表达:它需要水了,叶片会横向卷曲、干瘪下耷;水多了,叶片发黄、不碰自掉,或者健康叶会批量落叶;还有生病了、生虫了、需肥了等多种情况,我只是稍加举例,更多具体内容新书里均有解答。二是有信心,不要被一时的养花挫败所难倒,多找一找哪些地方还未到位,要相信自己能够把花养好。三是有恒心,养花不可凭一时的兴趣,需要持之以恒,我坚持了四十多年,如今仍不断地从花友所咨询的各种问题中得到启迪、拓宽知识面。花无语而有情,与花为伴近半个世纪,在细腻的情感交流中,我获得了无穷乐趣。

  记:十年前您出版了《四季花卉100种》,如今又推出《养花难题300问》,这两本书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张:在我看来,第一本是入门,第二本虽为后续篇,但更加结合实际,主要以问答形式,针对广大花友所咨询的、在花卉养护中遇到的各种难题,对室内外观花、观叶、观果植物生长养护所需要的水、土、肥、通风、阳光、温度六大要素做了详尽的论述。阐述了花卉生长易出现的毛病、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手段。我为此积累了十年时间,还要特别感谢《泰州晚报》为我和广大花友提供接触交流的平台,可以说泰州地区常见花卉养护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均能在《养花难题300问》中找到详细解答。

  记:既然新书里大部分素材是从接受花友咨询的过程中积累的,那么其中有令您印象特别深刻的例子,可以在此透露一下吗?

  张:新书里都是具体事例,令我印象深的很多,比如《大贝拉“祛斑”记》,大贝拉是山茶花的一种,当时一对夫妇开车从大冯送来这样一盆山茶花,说是花了600元,买时已开一朵,其他有些也已见红色,岂料养了20多天,不但没接着开花,还长了黑斑。我检查发现部分叶片卷曲、叶片干薄,枝头十多个花蕾出现枯萎,顶梢叶芽发黑,根部有蘖枝,且盆土发硬,当即判断此花无病是人祸,并从疏蕾、水肥和孽根三个方面详细解答,请他们回去照办。一个月后,这对夫妇满面春风来致谢,他们的大贝拉不但黑斑全退,还开了一枝大花。

  记:耗费十年心血的《养花难题300问》如今已顺利出版,这之后您还有什么打算吗?

  张:希望这本书可以为泰州的广大花友提供到实质性帮助,在这本书之后,我打算再出一本专业性更强的书,主要就高端花卉的养护进行解答说明,具体内容已经在准备中,也欢迎花友们来就此与我交流。最后再次感谢泰州晚报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