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浇

2016-10-17 10:15:1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朱延庆

  薄片的芝麻糖似乎在全国的一些地方都可以见到,吃起来甜、香、脆。在芝麻糖的包装盒上常常写着浇切片三个字,为什么?问到制作的师傅,不知道,他的师傅先前就这么写的。问到师傅的师傅,还是不知道,很早以前也就这么写了。浇读什么音,所有的师傅都读成交音。见到这三个字,倒有点令人不解其意,糖水浇着切成的片,还是边浇边切成的片?

  浇,一读jiao,通常说的浇水、浇灌等。另读xiao,薄也,这在古书中常见到,如《淮南子·齐俗》:“浇天下之淳,析天下之朴”。又如浇末、浇漓等。在日常生活中,这一读法不少见。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我在一所规模不小的中学教书。由于天灾人祸,每个学生每天只有几两米的计划,早晚的粥太浇了,浇得可以当镜子,照见人脸。教师轮流值班,半夜起来监督炊工称米、下锅,直到将粥打到饭桶里。那天轮到徐老师值日,米刚下锅,瞌睡虫来了,他忍不住睡着了。炊工S趁机捞起几斤带浆米,后来被发现了,S被开除回家,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有人过分重钱重利,轻情轻义,于是忧患者颇有感慨,人情浇薄,世风日下。而有人则坚信,随着公民道德建设的加强,人情会变厚重,世风不会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