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清华教授吴昌泉讲述泰州99间半

2016-10-24 14:02:47来源:泰州晚报

  

  桑梓情深 旧宅难忘

  泰州周氏(吴氏)住宅在1995年列入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号称“九十九间半”,现为泰州老城区体量最大、最完整的古民居。该古民居除了建筑精美、构思巧妙之外,其人文历史也较为深厚。今年国庆期间,周氏(吴氏)住宅的原住民、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吴昌泉携儿孙回家,回忆了大宅门内的点点滴滴。

  五代人居住“九十九间半”

  清代我的曾祖父吴希彭精心规划和改造了九十九间半。他非常孝敬父母,新宅建成后,他首先安置双亲住进吴宅最好的上房大堂屋主室,吴希彭早晚侍奉老人,让老人尽享天伦之乐,安度晚年。他们是住进该住宅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人。

  吴希彭虽是捐官到广州上任,但他本身聪慧过人,才华出众,精明强干。他上任后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深得同僚的赞扬,也得到上司的赏识,不断被委以重任。起初任广州盐监大使,后来又调任两广盐督使。吴希彭为官多年,对盐务事业从不懈怠,他精力充沛,处理事务快捷果断,事不隔夜,政绩卓著,因此应召进京参见皇帝,获得宫廷褒奖。吴希彭身为朝廷命官,两广盐场事务需要他经常外出巡视。

  吴希彭和第一夫人蒋氏生育有三女,自幼熟读诗书,长得端庄秀丽,可谓才貌双全。吴希彭求子心切,于是迎娶了第二位夫人储氏。储氏夫人随后生一男孩,一时间全家上下欢天喜地。为庆祝儿子满月,吴家按照传统习俗做了许多的红蛋,准备分送亲友同庆,不料未及满月孩子就夭折了,一家人悲痛万分,吴希彭一怒之下令家人将十多箩筐的红蛋全部倾入河中。蒋氏、储氏二位夫人很善良贤惠,通情达理,劝慰丈夫再娶后妾,盼望能再生男儿。后来吴希彭又娶了严氏、姜氏二位夫人,无奈天不遂人愿,这二位夫人一直未能生育,求子之事终成泡影。吴希彭十分疼爱三个女儿,决定招婿到吴宅,并且要求大女儿出嫁后若生儿子必须承继吴家香火,作为自己的长房长孙。大女儿婚后果然生有一儿一女,全都在吴宅长大成人,这兄妹二人被吴希彭视为掌上明珠,四位夫人也对其宠爱有加。一家人和睦幸福,其乐融融。吴希彭的长女就是我的亲祖母,长女之子就是我的父亲,我共有兄妹五人,我排行老三。后来我父母兄弟妹都迁往上海,唯独我在吴宅长大成人。我的祖母、父亲是第三、四代居住在吴宅的人,我则成为第五代人。

  吴希彭改造“九十九间半”

  清代咸丰年间,富绅周彬始建周氏住宅,周吴两家并无瓜葛,可是周氏到了第二代由于全家吸食鸦片,家产荡尽,穷困潦倒,已经到了拆房屋卖木料砖瓦的地步,最后央求吴希彭买下其全部宅地。吴希彭注重积德从善,买下了周氏旧宅,并劝其禁毒戒烟,妥善安置了落难的周氏家人,除购房外另赠送他们巨额银两,以至周家上下感激不尽,向吴希彭跪拜致谢。

  周氏家族到了第二代就迅速衰败,吴希彭感到必有房屋的风水问题,决定对这座已经破败的旧宅重新规划和改造,同时还购买了原宅周边的几处房宅进行扩建。筹划重建扩建之际,还专门聘请了设计和风水方面的专家。他请风水先生细致观察,并遵照其指点,采取了一系列驱邪破晦的措施。例如:原大门面向正东,从风水学的角度看对宅主与后人不利,因此将大门拆除重建,改为面向东偏南方向,并且新建了门前高大影壁,大门内正面砖墙上立砖雕佛龛,以阻挡邪气晦气。仪门对面影壁上设计了砖雕的大“福”字和上面的小“福”字,含意是迎福纳瑞,福上加福。重新建造九十九间半时,吴希彭亲自绘图设计,走访了苏州、南京、扬州等地的豪门老宅,亲自规划设计,费尽心思,经常与设计师和现场干活的匠人们一起切磋探讨。改造过程中拆除了大部分的旧屋,重新建造了官府式大厅,大小堂屋,穿堂东西花厅,照厅中西式蝴蝶厅、花园、厢房、厨房等等。

  建造九十九间半的木料、砖瓦、假山石等都是从外地船运而来,当时这些船只排满了草河头,一直延伸到草河北边施家湾,工程浩大,所用各类工匠过百。采用的建筑材料上乘,工艺考究,砖、石、木雕精工细作,花样别致,含意隽永,美轮美奂。

  重新建造的九十九间半已经全然没有了原周氏老宅的旧貌,而成为具有中国典型传统建筑风格、面貌焕然一新的住宅。

  当年住宅建成,三条主轴线华丽新颖,规模宏大,成为泰州影响较大事件,吴希彭为人热情好客,他邀请了很多泰州乡亲父老、亲朋邻居来新宅观赏。他在广州为官时与洋人多有往来,还习得了不少英文,所以也常有美、英等外国友人受邀前来观赏,而吴希彭也可以亲自用英语接待。吴希彭在泰州的人缘可以说有口皆碑,在泰州本地享有很高的声望,多年来泰州的老人们提起“吴希彭家”都很熟悉。

  记忆中的住宅布置

  下面对我记忆中的九十九间半各主要厅堂的主要布置、陈设作一些具体介绍:

  大厅:大厅高大宽绰,富丽堂皇,是住宅的第一正厅,有清代官府的气派。正中间有八扇屏门,屏门两侧往后有门通向穿堂再通达大堂屋,遇有特别重大事情时也可以打开屏门直达后室。平日屏门正中挂有宽大的画轴,两边有对联,大厅的房梁上正中和东西两侧都挂有金字黑底饰以金色花边的匾额,柱子上挂有金字黑底的对联,可惜当时年岁太小现已记不得对联的具体内容了。这些匾额是吴希彭辞官后从广州带回的,其中就有“积德从善”、“厚德载物”的匾额。大厅的墙壁都是木板贴面,三面都挂有名人字画,也有用薄玉石片雕刻制作的装饰画,有花鸟、山水镶嵌在长条玻璃框内挂在木板墙上。

  大堂屋:这里是九十九间半的核心,堂屋北面靠墙摆放着五个枣红色家神柜,北墙正中挂有佛像,佛像左边挂有天地神灵字画,右边是吴氏宗室字画,三个大画轴之间挂有四副对联,家神柜上放有三副比较高大的锡制香炉烛台。右边画轴下有一个木制雕刻精细的吴氏祖宗牌位龛,里面排列着已故吴氏祖先牌位,每个牌位上写有祖宗称谓,牌顶用一块红绸包裹,过去泰州人称之为“亡人牌儿”。五个木柜制作讲究,每个柜上有两个抽屉,柜子的正面四角及中间都用黄铜装饰,铜片上刻有花饰。柜子上还摆有花瓶、供果盘等,木柜前地上放有圆形拜垫,供跪拜磕头之用。大堂屋东西两边各放一张八仙桌,几把太师椅,平日挂有和大厅同样的宫灯,每逢正月十三上灯,正月十八落灯。大堂屋挂有两排各色琉璃花灯,有鱼灯、荷花灯、兔灯等各种形式。其它的厅堂每逢正月也彩灯高挂,过后统一摘下保存,以备来年再用。

  小堂屋:小堂屋其实并不小,紧连着大堂屋,从大堂屋的东正房再进入套房,也就是小堂屋的西侧房间,小堂屋是吴家主人的餐厅,北边有一排雕花隔扇的平门,相距北墙一两米,这里实际上是一个长长的储藏室,用以存放一些名贵的食材,平门正面放有一张条案,条案上正中有一个长方形的老式座钟,两边也有瓷制帽筒和大花瓶。条案前放一张八仙桌,两边各放一把太师椅,都是红木材质。小堂屋中央有一张大圆桌,可以同时围坐十人用餐,枣红色的桌面可以和下面桌架分开,桌架可折叠。小堂屋南侧两边还放有一个凉橱和碗柜。小堂屋西侧板壁上挂有四幅苏绣的花鸟长方形镜框,绣制精美,东侧板壁上挂有四幅长条形山水字画。

  花园:花园是吴希彭亲自构思,精心设计,走访大江南北名家花园,聘请多位园林建筑专家和雕刻专家还有外国专家一起切磋探讨,并和各类工匠细致沟通,精细施工建造而成的。这里是吴宅最美最吸引人的地方,建成后吸引了很多中外宾客应邀前来参观。蝴蝶厅四角翘起,主体四周是大方格玻璃窗格,十分明亮,整体以白、浅蓝、深蓝套色油漆,新鲜淡雅,光彩夺目。

  花园东侧游廊上方的木梁上雕刻着很多花卉、飞禽走兽和古典人物,是一组难得的高水平工艺美术作品。花园里的假山石堆成三层,植有各种奇花异草,一年四季都有盛开的名花。最突出的是蝴蝶厅西侧的一架葡萄,每逢秋季果实累累,我儿时和小伙伴们经常爬上去玩。这株葡萄也是吴希彭亲自种植,寓意果实多多子孙满堂。蝴蝶厅前有一个平台,平台三面有石栏杆,沿栏杆放置了很多精心捆扎修剪而成的花木盆景。栏杆外侧种了很多月季、牡丹、芍药、杜鹃、海棠和秋菊,花园内还有桃树、腊梅、天竺、绣球、白玉兰等。

  

  九十九间半

  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地处泰州海陵区稻河与草河头之间,位于涵西街十七号。

  原址始建者周文涛。周文涛名彬,以字行。为人刻苦沉毅,经营鸭蛋为生。约清咸丰、同治年间以居积致富,资雄一乡。周公谢世后,其子周锡恩(字燮卿)不能遵父“勿作官、勿开典、勿营钱庄”的遗训,捐官(江西补用道),立典肆、开钱庄等,荡尽家产,将此住宅售与吴希彭。

  吴希彭曾开“熙余当典”、“熙记钱庄”,后任广东监盐大使。归故里后购其居,将门庭拆除,改建成歪向东南的八字门。在周家原房子结构的基础上,修建了后来的九十九间半,建筑面积近两千平方米。吴希彭约在1926年去世。

  由于老宅年代久远,被分隔成若干住家后疏于维护,一些房子被改作营业用房,如今破损严重。但老宅的整体结构基本没变,许多材料也没被换掉。后来,周氏(吴氏)住宅维修设计方案通过江苏省、泰州市文化部门的审批,2009年12月10日由常熟古建园林公司开工修缮。

  2015年2月14日,由江苏省中医院、泰州市中医院联合主办的“泰和堂”国医馆,在省级文保单位、有泰州“九十九间半”之称的周氏(吴氏)住宅正式开馆。

  “泰和堂”国医馆又名泰州中医文化展示馆,在国医馆的设计、修缮、装饰中,他们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对其中具有代表性的部位进行精心装饰,将古建筑文化与传统中医文化共同展示,主要分为中医药文化展示区、中医养生康复体验区、中医养生药膳区三大区域,将融医、药、游于一体,加速打造国字号中医药文化宣传教育示范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