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挑水

2016-10-24 14:06:0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程如

  我出生在稻河西岸,喝稻河的水长大,见证了稻河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

  以前,稻河两岸的居民都是挑水供家里日常使用。家家备有水缸,水挑回来用明矾搅拌沉淀后食用。条件好的人家请挑夫送水,条件差的就自己挑水抬水,有人到河里洗菜淘米时会顺便提上一小桶水回家。那时稻河水清澈透明,从上游经涵洞自板桥、通仓桥、扬桥顺流而下。沿河车水马龙,好一番热闹景象!有商铺进出货的商船,有里下河农民进城购物的民船,有装满蔬菜水果的农船,还有生产队的粪船等,特别是在夏天,河里满是瓜船,嬉水的孩子有时还顺带几个西瓜香瓜尝尝。那时扬桥口有个挑夫,大家都叫他“丫头”,孤身一人,靠替附近的几个茶水炉挑水营生,不时也有人家请他送水,一担水也就几分钱。我弟兄几个年龄小时家里也曾请他送过水,后来我们逐渐长大,妈妈请人做了一副木桶,弟兄们先是抬水,然后挑水:先是挑两个半桶,大半桶,以致最后挑满。那时“丫头”在河边垫几块石头作“专用码头”,供挑水时站脚,他将扁担搭在肩上,先将一只空桶往河里一晃,灌满了再转过来灌另一只桶,然后沿着河岸哎呵哎呵地挑水上岸。夏天我看见他两个肩上有两个大肉球,送水远路时,他身体一转,还能将扁担转到另一个肩头上去挑。他的水桶里边扎了两个竹篾子做的箍,可能是怕挑水走路时水泼在外面,还有就是桶里面的水浅一点也看不出来。我们挑水有时趁他不在也占有一下他的码头,一旦看见他来了就赶紧让开,否则抢了人家的地盘。记得有一年上游修涵洞,稻河无水,我们只好到几百米以西的招贤桥下挑水,一次只能挑大半桶,中途还要歇上几回。听年长的人说,稻河原先是条死河,只有下游通卤汀河。河水只能汰衣裳,淘米洗菜还要回家用清水再冲一下,不能饮用,居民只能吃井水。附近的茶水炉总是请“丫头”用船从下游韩桥北三叉河运水,在扬桥口停泊,而后一担一担地挑送到各个茶水炉。上世纪五十年代,政府修建了从上坝到板桥口的涵洞,稻河水才变活起来。老人们回忆说,涵洞通水的那天,稻河两岸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纷纷随着河水由南向北一路奔跑,大家齐赞政府为稻河两岸人们办了一件大好事。1982年稻河路扩建改造,铺设自来水管道,我们自此告别了挑水的日子。“丫头”也不见踪影,可能是回老家农村去了。

  回顾往事,心里总是一种深深的温暖,人的心情,不全由物质条件优劣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