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滨江典田契

2016-10-24 14:07:17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高港】方正

  我手中收藏着一张我家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典田契,该典田契是一张灰白色略微泛黄的棉仿纸,长34.5厘米,高31厘米,用毛笔竖行写着14行文字。前年从家中翻出这张典田契时,田契的纸张已被水浸虫蛀,不少文字几不可辨,后来我找泰州裱画师专门精心裱糊,才使该典田契得以恢复原貌保存至今。

  “契”,指证明,为抵押、租赁等关系的文书。“典”,即活买活卖,到期可以赎回的一种形式。典田即将使用权及收益权出典给别人的田地,承典人须交付一定典价。中国旧时,占有少量土地的自耕农为应付急需,又不愿轻易放弃对土地的所有权而想保持回赎权时,常采用典田的方式。典田到期无力回赎,即成绝卖,出典人所得找价往往为数甚微。

  该典田契具备了合同应有的各项要素,即“事由”、“标的”、“数量和质量”、“价款”、“履行期限”、“违约责任”、“担保或见证人(中人)”、“日期”等。

  该契约“事由”为:“沈德山情因生母去世衣服棺木无有法想”;“标的”为:“将集成乡灯架湾西高田壹垃其田东止蔡界西止张界南止小路界北止出笔界四止明白宽窄在内计壹亩整”;其“质量”为:“在地青苗浮土壮气”;“价款”为:“元麦叁担捌斗整”;“履约期限”为:“期限叁年”;“违约责任”为:“倘有亲族之人(干预)以及其他纠纷俱系出笔人壹面承当”;“担保或见证人(中人)”为薛万文、管恒兴;立协议日期为“一九四九年夏历十二月初十日”,并注明“麦契两交一并完成”。

  我家典入此田是有其缘由的,我家住口岸集镇上,祖上为殷实之家,到父亲时已家道中落,原先开的过载行已在抗战中歇业,全家的生活主要靠母亲种的一亩八分祖茔田,而该田又远在离我家3里多外的戚家庄南滩田里,土质瘠薄不说,距家又实在太远,送一车粪或灰去田里就要半天时间。

  母亲吃尽苦头种田仍不能维持全家温饱,便在每年春节前从娘家贩来些香摆摊零售,积攒了几年,手上有了点余钱,便发狠要在靠近街头的地方或买或典进一块田,于是在旁人的撮合下,典下了赵德山出典的这一亩田,当时全国刚解放,物价还不稳定,所典田价格还是用实物元麦来计量。

  典入的这块地我印象很深,它位于口岸东郊赵家桥的东北高地上,从我家古江边去那里不足1华里。地的南边有一条小路,是与南面一块地的地界,再南面就到了宣堡港,地的东面有一条南北向小河,这块地灌排两便,很少发生旱涝灾害。

  典田契上写明是典期3年,期满赎回,不知什么原因,是田主无力赎田,还是后来又追加了典金、延长了典期,3年到期后,原主人并没有赎回,我家在那块田上一直种了五六年,直至农业合作化运动后加入了农业社。

  在入社前的几年里,姐姐经常领着我到那里去劳动,印象最深的是去那里浇水,因为离家近,秋天下午放学后,我和姐姐抬着一只水桶来到田地,地里种了一小块准备腌咸菜的高脚菜,我和姐姐到田东头的水沟去装水,我们抬了一桶又一桶,直至天大黑才摸着黑回家,但我们并未觉得苦,心里也为我家有了块靠近的田而高兴。

  农业合作化时,那块地入了社,原田主也不用来赎田了,这张典田契就一直保存在我家中直至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