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当】搓背修脚

2016-10-24 14:07:5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朱秀坤

  家乡百姓过的是一种悠闲慢生活,几乎都喜欢“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从物质到精神都照顾到了,那才叫享受。遇上多日不见的朋友或招待远方宾客,总要请到茶馆喝茶聊天。华灯初上吃罢晚饭,又相邀着到固定的老澡堂,泡澡去。有些老浴客一天不泡都会浑身不舒服,上瘾啊。

  老澡堂里没有一排排的衣柜,一人一个长木榻,冬天铺浴巾,夏天铺草席,脱了衣服,扔上面就是。外衣刚脱下,自有递毛巾的师傅用一根长柄“丫叉”,给你晾到高处。你只管搭上毛巾,惬意地去洗就是。

  拉开沉重的木门,就是一个热闹的水世界,蒸汽萦绕,水雾扑面,一个个水鸭子似的或泡在池里,或坐在池边,或舀了水哗哗冲洗,或躺在白矾石上呼呼大睡,大家都在聊天说笑,或父子之间相互搓洗,调皮的孩子在大池里快活地游泳,兴奋得大呼小叫。嗓子好的偏喜在浴池里放声歌唱,密闭的澡堂混音效果好,嘹亮的歌声更加动听。

  喜欢泡澡的老浴客总爱到铺了木栅的头池或二池上面蒸。水温比大池要高上许多,初次体验者感觉那头池真可以煮熟鸡蛋,二池也能蒸馒头了,但蒸上两回就有感觉,这才是享受呢。四仰八叉地躺上木栅,下面有滚烫的水汽袅袅熏蒸着肌肤,一会儿就全身出汗,不仅是排毒,连五脏六腑、骨头缝里都能给你熨烫得服服帖帖,真正的舒筋活血。你躺着,合上眼,和身边的老友说说体己话,这时候都毫无遮挡、坦诚相见了,什么样的话不能说?聊着谈着,穹顶上一滴、两滴水珠叮咚落在池中,清脆得悦耳,或滴在面颊上,暖暖的,就当自己是顶了晶亮露珠的水萝卜吧。然后下大池泡,泡得周身都酥软,泡得一副臭皮囊鲜嫩红润起来,人已慵懒得无一点力气,只想好好地眯上一觉。

  这时该享受搓澡服务了。乖乖地躺上水淋淋的搓床,搓背师傅右手缚了雪白毛巾,左手搭在右手背上,俯下身,先是小心翼翼地“顺水推舟”,自上而下,颈项、胸部、双臂、小腹、大腿、两膝,力度或轻或重,轻时若蝴蝶穿花,重处似磨刀砺剑,他手下自有分寸。又从脚面开始,来个“珍珠倒卷帘”,复习一遍,连藏污纳垢的腋窝、裆部都一处不落地搓到,白花花的肉身很快搓出一道道红杠,看似干净的身体便窸窸窣窣地搓出了小枣核状的污泥。然后将那些污垢汇聚在你胸口,显示其成就。你看了都不好意思,咋这么脏呢?他却轻轻一笑,“哗”倒一桶水,瞬间冲得踪迹皆无。接着,翻个身,“金龙盘柱”一样从后脖子往下,长驱直入,挨次到底。最后还要摊开两掌,“噼噼啪啪”一通拍打,那拍打极有乐感,节奏分明,又捏起拳头,“嗵嗵嗵”紧捶慢敲,慢时如蜻蜓点水,紧时若骤雨击荷,捶打得你每一个关节每一个毛孔都松快了才罢手。这才打上香皂,一桶水从头到脚浇遍,你感觉自己真是全世界最干净的人了,心里满满的只有一个字“爽”。

  穿上拖鞋,“嗒”到休息厅,递毛巾的师傅立即打开一个搪瓷大圆桶,取出三四块热气腾腾的干毛巾,殷勤地为你擦身子,擦干了,再送你两块,你就软软地歇在长木榻上,喝茶,聊天,渴了要一杯刚榨的沁凉甘蔗汁,饿了也能吃一碗鲜美的虾籽馄饨,香着呢。

  修脚师傅拎着他的工具箱,适时地来了。你招呼他,他便从箱内取出小马扎坐下,与其他行当不同的是,修脚师傅永远与客人平起平坐,哪怕皇帝老儿都一样。他热情地将你的脚搁在他腿上,再取出一盏带电池的小台灯,照着你的脚,这才掏出一只小方盒子,里面插了一排长短不一的修脚刀,刀锋极细,闪着寒光,你若害怕那就杞人忧天了。他先用一把口窄轻便的小平刀,修趾甲,长的削短,边缘修圆,趾缝里刮去老皮。足根处则用薄刃短柄的铲刀,遇有鸡眼,便挖鸡眼。有嵌趾的最好也找修脚师傅,一把嵌趾刀就能对付。做这一切时,修脚师傅总是平心静气,一点不躁,一双手灵活极了,像鸽子在那里翩飞啄食,啄得你痒酥醉的,又像是工艺美术师在那里雕花,娴熟得很。再看你的一双脚,已被修得光洁而细嫩。修到后来,他会放下刀,为你拿捏趾尖,按摩脚心,在一些穴位处轻轻揉,压,挤,搓,心田里不觉就涌上一阵清凉或暖意,那感觉不可言说,确实是妙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