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具】草夹子

2016-11-28 15:25:4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刘金祥

  草夹子,结构很简单:两根米把左右长、比鱼叉管子小的竹子或圆圆的树棒上,用草绳结成渔网状,竹子两头扣个草绳或麻绳,能、能抬、能挑、能扛,就是成品草夹子了。

  其实,草夹子就是用来装东西的草袋子,只是比起草包“高档”多了:它用了“两根桄”,而且用草绳结成的网兜,主要用于剐牛草、装草和稳子,也有其他作用。

  大集体时期,泰州农村每家每户都有草夹子,而且不是一种规格,正常都有几个,因为这种农具无需花什么本钱,农业生产中都需要它、离不开它,在农业生产和农民家庭里应用比较广泛。

  按生产所需,草夹子有大有小,大的用于物体体积大、庞然的,如集体分烧草、远途剐牛草,剐山芋藤、抬胡萝卜之类;小的则是妇女到大田薅草篮子万一装不下用来背的。

  在上百种农具中,农民自己制作的有很多,草夹子属于其中之一,无论大小均为农民自己编结。

  编织草夹子不是利用阴天下雨不上工,就是冬闲或集体不打夜工的晚上,农民总会选择在这样的时间里在家织织草夹子、泥落子,也就是用点工夫,基本不花什么本钱。

  编织草夹子的方法很简单,先将一根竹子固定在一端或用两只光脚蹬顶着,然后像编织渔网似的(织渔网有梭子,织草夹子不需要),用草绳织成一个个菱形网眼,其织结方法与编织渔网相同,每个网眼“交汇”处打一个结。织多大的草夹子用多少草绳,编织惯的老手心里有数,他们将草绳用双手量“庹子”(一般一庹差不多为一人高的长度),草绳可以放长一点,短了既要打结,也不美观,生产中又容易松动掉头,网眼编大容易漏掉东西,过小又重,所以,编织草夹子网眼人们有经验,网眼的大小、稀密以用途而“量体裁衣”:男的、青年人用的就大些,老人、小孩子用的就小些;剐牛草用的就大些,寻猪草用的就小些;装穰草、山芋藤的就大些,抬山芋、胡萝卜的就小些等等,都有讲究。总能把握得很好,而且一根绳子到头。

  网眼的大小是人为能控制的。结草夹子时,用左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三个指头掏在网眼上进行比较,使其一样大小,需网眼大的就拉长些,需网眼小的就拉短些。小网眼也可用几厘米宽的“蔑弹子”进行固定(大的毛竹劈开做成的)像织渔网的那样编织。最后两顶头要各织成一个袋子,上面穿根绳扣在两根桄的两头,其长度比草夹子宽度略短,使草夹子整体不漏东西。

  青年人剐牛草都是用草夹子,剐得少就,剐得多就扛,尤其到远途剐草,来回一趟不容易,一次就是“一扛”(草夹子里塞得满满的,扛回来)。

  就是这不值钱的草夹子,当年有不少有趣的故事呢!

  刘三剐牛草半剐半玩,但每天计量最多,其他人怎么也赶不上他,专门负责称牛草的人也发现不了,后来到了集体不养牛了他才揭了秘。原来,凡是剐牛草的人每天早晨都要先去称一称草夹子的重量,好在计量时减去工具的重量得出每笔牛草的净重。滑稽的刘三在草夹子上做文章,空草夹子称重后,他便趁着露水将草夹子在泥地上拖,泥水沾在上面,草夹子无形就重了斤把二斤,其他人都是半天称一次,而他一个上午就要称七八次。每次都会落得沾了泥水的“虚重”。

  草夹子还有很多用途。农民上东河(东台)逮小猪、小山羊都用它抬,上窑卖猪子上船上岸也用它抬,好处是,猪子、羊子在草夹子里不像用两根绳子勒着,感觉很舒服,所以不会乱动,也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