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蒿坡庙

2016-12-04 10:23:1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严勇

  运盐河的沟通串联,不仅将海陵本地的人才吕岱送了出去,也第一次将一位杰出的外地人才吸引到海陵这座盐城。他就是被人称为“寄奴”的南朝第一帝刘裕。

  公元420年,“南朝第一帝”宋武帝刘裕在登基后,出人意料地在东海之滨的兴化唐子(今昌荣镇)敕建了一座蒿坡庙。

  刘裕,小名寄奴,原籍徐州绥里。东晋南渡时,曾祖父刘混带着全家迁往镇江。公元363年,刘裕在镇江出生。据《宋书》记载,刘裕是汉高祖刘邦弟弟刘交的后裔。但因他的父亲刘翘早逝,家境贫苦,加之刘裕早年迷上赌博输光家产后,曾沦落到靠卖草鞋为生。

  刘裕卖鞋时无意间听人说贩盐可获取暴利。回家后他思量再三,决定冒险一试。于是,他独自一人悄悄潜入江北的海边盐场,在今兴化唐子、东台草堰一带开始贩运私盐。

  在唐子一处盐场附近,有一间草屋里原本住着一位苏姓老汉和他的老伴儿。老汉去世后,老妪独自一人生活在卤碱荒滩上。这是一位洞察人世、宽厚慈悲的老婆婆,人们都尊称她为“好婆”。

  刘裕贩盐时常寄宿在好婆家,待人真诚的好婆为他浆洗烧煮,情同母子。刘裕贩盐受挫,心情郁闷时,好婆总是安抚开导他。

  有一次,刘裕梦见所住房子的屋梁突然断裂,屋子快要倒塌,吓出一身冷汗的他事后觉此梦不祥。次日清晨,刘裕找到好婆请她解梦。好婆深思良久,连称“好梦”。刘裕不得其解,好婆道:“脊断则檐高,檐者盐也,檐高则盐价高了。此行必有厚报,当速行。”于是,刘裕听从好婆建议,大量买进食盐,没过几天盐价果然上涨,因此获利颇多。

  尝到甜头后的刘裕想再次大量贩盐。好婆听后摇头说:“君子做事,凡事都要适可而止,不能因区区小利而丢了性命。放眼天下,纷纷扰扰,正是男儿报效国家之际。王侯将相本来就不是天生的,搏一个江山也未必不可以。”

  刘裕悚然一惊。好婆又劝:“天下苍生,历经劫难,百姓嗷嗷待哺,假如哪一天你富贵了,不要忘记拯救苍生!”

  好婆的一番点拨,使得刘裕不禁回想起他的身世:“我原本也是帝王之后。曾祖父刘混官至武原令,家族原也是名门贵族。不行,我得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浑浑噩噩的。”

  从那时起,刘裕便立下大志,他毅然告别好婆,离开盐场回到镇江,投身北府军,成为一名军人。这成为他人生的最大转折点。

  北府军的前身是祖逖等将领组建的“北伐军”。到了谢安、谢玄统领时期,北府军成为当时最具战斗力的军队。在公元383年的“淝水之战”中,北府军以八万精锐击败前秦八十万兵马,成为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传奇之战。

  刘裕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北府军的英勇、前秦军的溃败,改变了他以往对于敌强我弱的看法。这一仗也彻底扭转了东晋对垒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颓势,收复失地、重整山河变得不再遥不可及。

  公元399年,孙恩、卢循在会稽(今绍兴、宁波一带)起兵反抗东晋,刘裕被北府军统帅刘牢之任命为参府军事,参与平叛。他骁勇善战,机智有谋,很快击败叛军,一战扬名,成为军中一员猛将。

  刘裕一直没忘记好婆临别的叮嘱:“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公元404年,桓玄发动叛乱,废晋自立,其人暴虐,民怨沸腾。为救民于水火,刘裕联合北府军的其他将领发兵讨伐,取得胜利,杀死桓玄。

  公元410年,刘裕灭了南燕。公元416年,刘裕兵分两路,出兵后秦,连克许昌、洛阳。第二年又攻下长安,灭了后秦。宋代著名词人辛弃疾赞美他有“金钩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这次胜仗在整个中国南北政权对峙中,是极其少见的。

  刘裕终于迎来好婆预言“苟富贵”的那一天。此时的刘裕志得意满,在收复中原失地后,被封为宋王。

  从此,刘裕控制了东晋朝政,权倾天下,并在晋安帝义熙七年(411),将广陵、海陵的一部分土地分割出去,设置了新海陵郡,下辖建陵、临江、如皋、宁海、蒲涛五县,郡治设在建陵(海陵东北方向),与广陵郡平起平坐。

  令人不解的是,当年的海陵县城却还属广陵郡,而不属海陵郡。这是否与刘裕在唐子(海陵东北方向)生活,而非海陵县城生活有关呢?

  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刘裕逼迫司马德文禅让,即皇帝位,国号为宋,改元永初。东晋灭亡,中国开始进入南北朝时期。因刘裕在晋朝末期收复了北方的青、兖、司三州,大致拥有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成为南朝时疆域最大的一个王朝。于是,刘裕被称之为“南朝第一帝”。

  当年在江北贩盐时,是刘裕人生最落魄时,热心帮助他的好婆也时常出现在他梦中。如今,壮志已酬,好婆可好呢?

  派到海边打听的使者回来说:“好婆早逝,盐场荒漠,昔年茅檐短墙处,唯见青蒿一坡。”刘裕这才想起,他与好婆一别已近四十载,她怎么可能还健在。知道好婆不在后,他常一个人黯然神伤。

  公元421年,刘裕特意下诏在当年唐子盐场的蒿坡处修建起一座“蒿坡庙”,并派来僧人负责祭祀,以纪念这位曾帮助过他的好婆婆。一年后,刘裕便去世,留下这座古庙在默默诉说着这段传奇故事。

  这是刘裕称帝后敕建的第一座庙,因而有“南朝第一庙”的称号。此后,中国佛教迎来了一个鼎盛时期。唐朝时期,唐子镇又出现了木塔寺与之并存。后来,人们猜测帮助刘裕的那位好婆婆,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化身,于是就在此建起了观世音道场。

  当时的古蒿坡庙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圆通殿等建筑。圆通殿后为蒿坡祠,祠后为好婆墓。历代皆有文人墨客慕名而来,留诗寄叹。

  其中,以明代大学士高谷的《题蒿坡庙》最为意蕴深长:“尘埃一识真龙面,遗庙于今几百春。大业自宜归圣哲,芳声未许易沉沦。屋头红树村鸦乱,坡上青蒿野雉驯。欲问当年何处是?清风彻夜水粼粼。”

  蒿坡祠西侧曾建有一座寄奴园,供奉着敕建者宋武帝刘裕的神像。明代著名诗人李沂曾作《昭阳赋》,赞扬了刘裕的一生功绩:“昔寄奴之困厄,躬而食劳,何垂白之里媪,辨真气于锥刀。既斩玄而灭循,复擒泓而殄超。虽崛起于天位,犹弛念于衡茅,藐物色而不得,郁坡上之丛蒿。”

  《咸丰兴化县志》对此也有段详细记载:“蒿坡庙,县城东六十里。传闻宋高祖微时,贩盐假宿村中,老妪厚待之。夜梦屋脊中折,晨问妪,妪曰:脊折檐高,盐当得重价耳。果如其言。后受晋禅,遣使征之,唯见青蒿一坡。为之立庙,后人讹之为好婆婆庙。”

  可惜的是,这座古庙历经南朝、唐、宋、元、明、清,最终被毁于上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的战火中。伴随着世事沧桑,古庙几度兴废,但这段感恩的传奇故事却流传至今已近16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