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舍己助邻的韩贞

2016-12-04 10:24:1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张树俊

  韩贞(1509-1585),字以中,号乐吾,兴化韩家窑人,泰州学派中最为杰出的平民弟子。他继承了王艮、王襞的亲民思想,并以亲邻为基础,进行了广泛的实践,受到了人民群众特别是乡民的广泛赞誉。

  兵部左侍郎、邑人魏应嘉在崇祯年间请示朝廷,对韩贞这一乡贤在春秋两季进行祀祭,后来这一定例一直没有变化。魏应嘉在祀祭时赠一联云:“不怨不尤,学惟乐其在我;欲立欲达,心每存乎爱人。”

  此联的意思是说,韩贞一心向善,既不怨天,也不尤人,在学习与修养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韩贞心中始终装着爱人之仁,所希望的和所要达到的目标就是成圣贤之道。魏应嘉这一对联是对韩贞乐道爱人的一种客观的评价,比较准确。

  韩贞安于制陶与编织,在平民生活中体验下层民众的要求和愿望。孙复举在《敦请讲学呈文》中说:韩贞家“无并日之食,妻织蒲,子力耕以养之”。这是对韩贞家庭生活的描绘,意思是韩贞家里没有两天的粮食,妻子织蒲席,而他自己力于耕作,养活全家。《乐吾韩先生遗事》中也说:韩贞讲学时,程县令赞赏韩贞的贤德,宴请乡里的一些重要人物,邀请韩贞一同参加。韩贞辞谢不去,并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本是一个鄙俗的乡下村夫,不懂礼仪,承蒙府上看重,但自感惭愧无德,不能收此大礼,深感不安,怎敢出席,有负如此隆重盛典。只希望明府从老百姓中推举一些社会贤达……使家家户户知孝知悌,为忠为信。那么家家户户人人都能参加乡饮,社会政通,没有冤狱之事。使庸俗化为高尚……这就何止我一个鄙俗的凡夫俗子受到明府特殊的优厚待遇啊。”可见,韩贞始终保持劳动平民的本色,他所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地位与利益,而是民众尤其是乡邻的生活。

  韩贞同情民众的疾苦,处处为乡邻着想,并为解决乡邻的困难做了不少好事。韩贞一心让广大平民过上保身、安身的生活,其亲邻助邻行为,折射的是他亲民爱民的思想。事实上人们信从韩贞,从更深层次来说,就是他的一颗爱心及其亲民的务实行为。当然,由于韩贞毕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陶匠,以制陶为业,同时,他也只是个农民知识分子,一生除去过山东拜祭孔庙,来往与泰州及安丰等地以外,几乎没有走出村庄,他所见到的只是本地的乡亲乡邻,所以他把爱民亲民思想倾注在乡亲乡邻身上,这虽然有点局限性,但也难能可贵。

  韩贞与人为善,舍己为人,救助了许多人,比如,泰州居民葛成已经七十岁,由于欠债无力偿还,就将他九岁的独子带到街上去卖。恰巧韩贞到泰州城为女儿购买嫁品,韩贞看到葛成的这种情况,就将给女儿买的布、金耳环全部给他还债,让他把孩子领回家去,不要卖了。

  《理学韩乐吾先生行略》中就记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夜里,韩贞自安丰(王艮所在的家乡)回家,路上遇到了三个强盗。韩贞对强盗作揖说:“今天夜里三位劳苦了。我知道,你们三位不是等我的,是盼望有富人夜里从这里经过的,如果遇到富人就能得到你们想要的财物,满足你们的需要了,可惜我只是一个贫穷的知识分子,身上只有教学生所得的五钱银子、衣服一件,给你们不多,非常惭愧。如果内衣也给你们则不行,因为那样我就赤身裸体了。”强盗拿着他的衣服和银子走了。过了一会儿,他们惊异地说:“我们自从做这种抢劫的买卖以来,从来也没有遇到这等忠厚之人,此人莫非是韩贞?”所以三人又折回来问韩贞,一问果然是韩贞。强盗说:“吾等小人,冒渎夫子,罪该万死,今而后改过矣。”放下抢夺的东西走了。对待强盗韩贞都有这样一颗善心,可见韩贞为善之极。不过,韩贞舍己助盗,并不是助盗的抢劫行为,而是因为韩贞把强盗看作是穷人,他们之所以抢劫是因为穷得没法逼出来的。

  当然,韩贞救助的人还是以乡邻为主。比如,乡饮时县里赠送给他的东西,以及一些学识卓越的慷慨之士,向他赠送的衣物钱粮,他总是立即分赠给那些穷困书生或贫困乡亲及老人。他曾经说过:“生来同显共乡邻,不是交游是所亲。”韩贞强调邻里和睦,他认为“和睦是安身”,所以“治世还从睦族先”。可见,亲邻是韩贞亲民的实践基础。事实上,韩贞在舍己扶邻助邻方面尽了自己巨大的努力。比如,一日,韩贞得知一邻居家已两日未食,问妻家中可有余粮,妻子有难色,米不多了,说:“仅足供明晨而已。”

  韩贞说:“我之饿死还在明晨,他之饿死就在今晚了!”于是叫妻子把粮送给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