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匠】陆克正:泰兴银杏木雕传人

2016-12-04 11:01:3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泰兴】陆克正 口述 锡龄 整理

  木雕,作为一门技艺,在我们这里又俗称雕花。后从陈师傅口中得知,这门手艺,始于我国唐代,泰兴则从明朝起,流传至今,但也已有五六百多年的历史。当时,在木头上雕刻,主要用于寺庙的建筑,后才由官方慢慢流传至民间。

  就雕刻来讲,用在木头上的技艺,分成镂空和浮雕两种,图案除代代相传,大多由雕匠自己设计。在我的记忆中,陈师傅手中留存的,就有“万年富贵”、“紫荆嘉禾”、“蝴蝶金瓜”“吉祥如意”、“五福盘寿”、“龙凤呈祥”、“松鼠葡萄”、“花开富贵”等近10种。而最为出色的人物图案,则又有“郭子仪上朝”、“八仙过海”、“渔樵耕读”、“琴棋书画”等。这些历经数百年,由历代祖辈,众多匠人,呕心沥血雕刻而成的艺术品,刀法细致入微,人物栩栩如生,造型惟妙惟肖。后随师傅到几户存有者的家中看了后,真是令人艳羡不止,高兴得心直跳。

  观看学习,琢磨实践,老祖宗留下的这一笔宝贵文化遗产,从而更增添了我们学好这门技艺的决心和信心。当时,虽因破“四旧”之风甚烈,作为远离县城几十里远的新市乡也无可避免。尽管砸烂“封资修”的口号喊得再响,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时之所趋,置办家具也属情理之中的事。在那计划经济年代,虽说木材也要凭票供应。好的材料买不到,也买不起,但喜事还是要办的。

  陈家的这处小小作坊,虽说不是生意兴隆,门庭若市,倒也三天两头有人上门。更主要的是,工作中进行的锯、刨、凿、钻等具体实践,使我的技艺水平慢慢由生变熟。

  一个仅有15岁的少年,虽说我在这里待了整整十二年。时至今日,我也已从青年、壮年进入老年,三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每当想到这里,我仍忘不了这过去的一切,忘不了手把手教我的陈龙先师傅,忘不了培育抚养我长大的这块土地,忘不了这里的众多乡邻。正因为拥有这一切,才使我从这里走向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1979年知青返城,我被分到泰兴建筑公司。因我有木雕设计这方面的特长,从而被分配到办公室里当绘图员。

  坐在办公室,与头顶骄阳,日晒雨露的一线生产工人相比,工作自是既轻松又舒适。

  其时,随公司在南京工作的我,一次偶然的机会,为泰兴老乡也是南京艺术学院的老师仲兴民置办家具时,古朴典雅的风格引起了时任院长陈大羽和周积寅教授的注意,他们对我的篆刻技艺赞不绝口。在他们的关爱和帮助支持下,他们特地为我开了“小灶”,由此我得以从成千上万的馆藏资料中,经过沙里淘金,将这里库存的从中国古石器时代到清末民初的所有经典图案都翻了个遍。

  经过专业学习,我的思想认识和技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一系列的成品既为人们所欢迎,从而也提高了我的社会知名度。由此被泰兴市美术家协会吸收为会员,后又当选为泰州市工艺美术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作为一个泰兴人,宣传介绍好泰兴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使命。

  泰兴,作为银杏之乡,银杏这一自古侏罗纪时期遗存至今的“活化石”,曾被文学大师郭沫若称之为“神木”的物种,其遮天蔽日的景象,流传千多年的神话故事,早在幼年时就为我们所熟悉,并成为津津乐道的话题。近年来,因乱砍滥伐,稀有木种缺失。由此,如何保护好这一稀有品种,在银杏树上做出新的文章,从而又成了我思考的另一个话题。

  宣传泰兴,必须在这种“神木”上下工夫,通过艺术的手段,使之化腐朽为神奇。2010年8月28日,上海世博会“泰兴银杏日”参展会上,我送展了一件题为“银杏老人”的作品。这一段仅长有30厘米的“神木”,画面上,树叶翩翩飞舞,灿若珍珠的银杏果内,一位须眉皆白、胡须飘飘、慈祥和蔼的老者满面是笑。

  回顾我的一生,从15岁开始学艺,与木雕结下不解之缘,四十多年来,我从这里起步,由匠人成为艺术人。虽说我的作品曾多次参加过国家级省市级展览并获奖,但最使我高兴是,作为泰兴银杏木雕,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2014年2月,泰州市有关部门给我这个传人颁发了资格证书。这既是我的光荣,更应是所有泰兴人民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