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苏中生擒日俘记录

2016-12-04 11:02:4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泰兴】何锡龄

  姚家埭,位于泰兴城东10里,是泰兴县境内一个较大的自然村。这里,村中自南向北共建有三排住屋,城(泰兴)黄(黄桥)公路穿庄而过。

  1941年2月19日,新四军发起讨伐鲁苏皖游击副总指挥李长江附逆行为,第二日攻下泰州城。部队追击残敌时,驻扬州的日军外出支援。我军退出泰州城后,敌为策应李长江,便在四月中旬,纠集了一支日军混成旅团千余人、5000伪军所组成的6000多人队伍,扑向我军泰县、泰兴抗日根据地,所到之处,安营扎寨,建造据点,企图从侧后袭击我军。

  当时,驻扎在姚家埭的有日军一个小分队,伪19师的一个营,总人数在百人左右。

  时新四军1旅旅长叶飞,根据1师师长粟裕的指示,决心以黄桥为中心,选择像姚家埭这样的敌新建据点为攻击目标,虎口拔牙,以歼敌主力的实际行动,从而粉碎敌之扫荡。

  此时,敌虽已来到这里二十多天,但烧杀抢掠、强占民房、四处拉伕的强盗行为,早已将村里搞得鸡飞狗跳、民怨沸腾,当地老百姓恨之入骨。所以,选择在这一靠县城近的地方动手,必将给敌带来强烈震撼。

  经过周密侦察,发现日军驻守在庄中间一座三进九间的院子里。原住户的全家老少被赶出后,屋前的大树、庄稼全部被砍伐掉,成为一块光秃秃的开阔地。屋后临小河处,敌又拉上了铁丝网。日常时分,前后门设有岗哨,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

  而伪军的一个营,则驻扎在庄东南的几户人家中。这种呈掎角之势的布防,既遥相对应,又便于相互支持。更主要的是,城黄路这一交通要道牢牢地掌控在他们手中。

  敌情明了,我新四军部精心安排,4月23日深夜,主力老二团、泰兴县独立团经长途跋涉,从北面越过老龙河,潜行至庄南面的仙家汪,由东北方直插庄内。当时,给队伍带路的是县独立团特勤科姚珙、姚家埭地下党的姚经生、姚润国三人。部队的行动是保密的,又因是深夜长途奔袭,但大部队的行动还是被庄东南头站岗的伪军发现了,他们一见人多势众,一枪未放,吓得赶忙向西南的羌家庄逃去。因原计划设定目标为日军,故而在当时也没派人去追,任其逃走。

  战斗是在深夜11点多打响的,我军的行动,很快为敌发觉。当时,敌在前门口置放了一挺重机枪,后门又摆了一挺轻机枪,密集的子弹,水泼般直向我攻击的战士射来。在敌强大火力压制下,指战员见攻击受阻,令暂停进攻。经过商量,决定在前有偌大开阔地,后有小河阻挡的情况下,利用夜色掩护,由小分队秘密运动至这排房屋的东西两侧,攀墙上屋,从上而下解决这股敌人。

  枪声稀疏下来了。屋内的日军见我停止进攻,误认为“土八路”已撤走,三个鬼子便跑出来观望,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刚一露头,就被我埋伏在暗处的战士一枪一个,全部击斃。这一来,恼羞成怒的鬼子如疯狗般急得“嗷嗷”直叫,本已停歇的机枪顷刻间又响起来。

  此时,担任突击的小分队战士,在我机枪的掩护下,已运动至这排房屋的东西两侧。他们利用死角掩护,肩扛人攀迅速上屋,又蹑手蹑脚俯伏至这处房屋顶,将瓦片轻轻揭开,又悄悄取出下层的汪砖,随后便将满带仇恨的手榴弹扔了下去。

  连续不断,轰隆隆的爆炸声中,日军伤的伤,亡的亡。大部队冲进屋去,经过清点,硝烟弥漫的现场里,日军被歼12人,军事教官加烟养义少尉和两名士兵被俘。这场历时近3个小时的战斗,共缴获轻重机枪各一挺,迫击炮、六零炮各一门,步枪10余支,枪炮子弹20多箱。

  部队撤走,地方民兵打扫战场。天蒙蒙亮时,村民姚茂发发现一家糟坊的沙缸旁,躺着两个受伤的日军,准备上前救治时,反而见他们想拔枪反抗,怒火中烧的他,随即抡起携带的木棒,将这两个人打死。

  搜索至这幢屋的第三进西房时,跑出来一条军犬,随即便在房内床底下发现了一个日本兵的身影,正当人们围上前喝令其投降时,他反冲上来欲夺我民兵手中的枪,立即又被我方击毙。

  被俘的教官加烟养义少尉和另两名士兵,因负伤被用担架抬至后方医院进行治疗,但他们拒不配合。经过长时间的说服教育,这才慢慢有所转变,从而进一步认识到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后来,他们都参加了世界反帝抗日同盟协会工作。车桥战役时,加烟养义在战场上向同胞喊话,因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姚家埭攻坚战,是我军在敌强我弱,集中优势兵力主动出击的一次成功战例,既歼灭了大量日军,又创下了在苏中地区首次生擒日俘的纪录。

  更为主要的是,部队在此次战役后,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趁机收复了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