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树下千佛寺

2016-12-04 11:06:1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姜堰】曹学林

  顾高有座千佛寺,千佛寺里有棵古银杏,古银杏树下曾办有一座学校,上世纪七十年代又建起一座烈士纪念碑。“寺、树、校、碑”,成为说不尽的话题,也成为姜堰不可多得的重要人文资源。

  

  隋炀帝游海陵建千佛寺

  这“千佛寺”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寺庙,虽然今天已经看不到它那庄严的气象,但在历史上它却被盛称为“江北第一寺”,还有一说,叫“先有千佛寺,后有平山堂”。

  千佛寺坐落于今顾高镇千佛村(原克强村三组)。据考,庙宇总占地面积近四十亩,始建于隋朝,历代经过多次重修。大小房舍计有九十九间,其大雄宝殿、观音阁、八大金刚殿、如来佛祖殿、张王殿等规模宏大、金碧辉煌。鼎盛之时有受戒僧人三十多名,还有数十名勤杂人员,加上入庙修行者,达百人之多。拥有佃租土地数千亩,佃户二十一姓,寺内油、槽、粉坊一应俱全。每年二月初八举行庙会集期,四方民众信徒,蜂拥而至,香火市声繁盛一时。至抗战之前,尚有前、中、后殿三进,东西厢房若干。

  千佛寺缘何得名?一说因寺庙内有大小佛像千座而得名。据说,千佛寺天界、地界、鬼界三界神灵佛像齐全,或为浮雕,或为立体雕塑,均是木雕裹金而成,其背后还有一小方洞,里面浇铸“金心银胆”,这样菩萨就更有灵气。由于千佛寺佛有千尊,又极有灵气,在江北一带绝无仅有,故而声名大震,终年香火不断。一说因寺内长有一株植于汉代的“佛子”银杏而得名。民间传说,当年隋炀皇帝开凿京杭大运河,到扬州看琼花,一日游至海陵东南地界,发现此处生长着一株极为神奇的树,枝繁叶茂,果实丰盈,经询问得知此树名为银杏,又名白果树,其所结果实,三面有棱,形如龙眼,人称“佛子”。隋炀皇帝是个信佛之人,一听说此树所结果实名叫“佛子”,又见此处云蒸霞蔚,佛光辉映,遂敕令在此建庙一座,并御赐寺名“千佛寺”。

  2007年,千佛寺恢复重建,一期工程于年底告竣。二月初八庙会也再度复兴,千佛香火得以延续。

  为解放区立校培育人才

  在1941年到1947年间,抗日民主政府曾在千佛寺创办“育英中学”,不久改为“泰县二中”(“姜堰二中”前身,泰县,今泰州市姜堰区),为党和人民培养了大批的革命干部。由于这一学校的创办,千佛寺这一佛教圣地蒙上了一层革命的色彩。

  1940年新四军东进后,一群热心解放区教育事业的同志,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和指示下,开始商量筹办解放区学校事宜。他们一致认为,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迫切需要创办一所自己的中学,为解放区培养一批党、政、军等各方面所急需的人才。他们将学校定名为“私立育英中学”,借用千佛寺十几间庙宇为校舍,聘请师资,确定班级,设置课程,落实人员,于1941年秋,正式开学,又于第二年将“私立育英中学”改称为“泰县第二中学”。

  1945年8月,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整个学校师生的情绪都很高昂,有部分学生为了充实各级革命力量,提前毕业分配了,有的调到部队,有的分配到地方。1946年夏天,国民党反动派向解放区发动疯狂进攻,内战全面爆发。学校被迫从稳定的教学状态进入游击的教学状态,他们无固定教室,有时甚至在田埂、路边、大树下教学,敌人来了,立即跑反、分散,敌人走了,再争取空隙学起来。后来斗争形势越来越紧张,上级决定二中的教职员工实行转移,到1947年,学校的教学活动完全停止。

  启功题碑烈士于此长眠

  或许是千佛寺所坐落之地确实是一块凤凰宝地,或许是千佛寺注定与“红色”有缘,注定被后人景仰,千年古银杏下,耸立着一座烈士纪念碑,长眠着一位烈士的忠魂。

  这位烈士,就是泰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徐克强。

  徐克强,上海宝山人,1908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原名世祥,七岁入小学读书,十五岁时即与宝山师范的进步学生一起参加反军阀活动。1927年春,加入共青团。次年2月任共青团吴淞区委委员,从事工人运动,负责组织联络工作。1933年5月,因团区委遭敌破坏而被国民党逮捕入狱,直至抗日战争爆发才得以获释。四年的铁窗生活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出狱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9月,受组织委派,他来到第一国际难民收容所开展抗日救亡工作,次年6月,担任收容所党支部书记。1939年10月,他奉命赴苏(州)常(熟)太(仓)地区工作,改名徐克强。1940年9月,任中共苏州县委书记。1941年底,调任中共泰县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1942年5月,任中共泰县县委书记兼县独立团政委。

  徐克强刚来泰县时,根据地财政十分困难。他以身作则,带头节省开支支援前线。在艰苦的岁月里,他抱着病体,没日没夜地工作,带领群众开展减租减息斗争,阻击敌人的疯狂扫荡,与泰县人民同生死、共呼吸。1942年6月30日,为打开边区抗日游击局面,他带领县委、县政府和独立团全体同志由县中心区向姜(堰)黄(桥)河西挺进。

  7月1日晚,队伍在蒋垛区缪家野宿营。第二天早晨,千余名下乡扫荡的日伪军从此路过,哨兵不明敌情,鸣枪报警,被日伪军发现,驻地很快被敌人包围。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急形势,徐克强沉着部署,他要县长带领机关大部分同志撤退,自己率领县团几十人留下阻击。身为县委书记兼独立团政委,他完全可以安排别的同志负责阻击,他也完全知道留下来阻击将会是什么后果,但在这生与死的关头,他把生的希望让给了同志。此时,敌人从三面如狼似虎扑来,战士们临危不惧,奋勇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阻击部队大部分阵亡,活着的也被打散,相互间失去联系。徐克强带着通讯员沿着一条小沟边打边撤。因为身患重病,他脸色煞白,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吐血,两条腿几乎迈不动步子。眼见敌人一步步逼近,想到身上还带着一包重要文件未作处理,他果断地将公文包塞到通讯员手中,命令他冲出去,而后毅然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右颊,扣动了扳机。县委、县政府的大部分同志都突围出去了,通讯员也冲出包围、脱离危险,而年仅三十四岁的徐克强却把自己最后一滴血洒在了苏中抗日的热土上。

  徐克强牺牲后,当地百姓将他秘密安葬于缪家野(今张甸梅垛)。1977年,烈士的忠骨被迁至顾高千佛寺,这里是他在姜堰(泰县)短暂的革命生涯中经常生活和战斗的地方。古银杏树下,建起一座墓园,竖立起一座丰碑,上面镌刻着由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亲笔题写的“千古流芳”四个红色大字。墓园所在地千佛大队改名为“克强大队”,当地一所学校被命名为“克强中学”。长眠于斯,有千年银杏相伴,有千佛为之祈福,有后辈学子的琅琅书声,英烈当含笑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