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韩贞劝谏李春芳

2016-12-12 14:21:5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张树俊

  韩贞(1509-1585),字以中,号乐吾,兴化韩家窑人,泰州学派中最为杰出的平民弟子。他继承了王艮、王襞的亲民思想,并以亲邻为基础,进行了广泛的实践。韩贞的亲邻表现在劝谏同邑外任官员上。韩贞虽然“不列衣冠”,且与官吏保持一定的距离,但与家乡在外的官员却有不少来往。韩贞往往借与家乡在外官员的交往机会劝家乡在外做官的人怀善忧民,施行仁政,善待百姓,同时也劝他们救济乡里,为家乡的人民做点贡献。

  韩贞在劝谏同邑外任官员接济家乡方面最为典型的是对李春芳的劝告。耿定向在《陶人传》中说:“李元宰时休沐在里,数招见之,互谈契洽。李公益重其人。”李元宰即李春芳,当时的相国。韩贞常常借与家乡在外的官员交往之际进行劝诫。《理学韩乐吾先生行略》记述说,隆庆二年(1568),先生于李文定公未及第时,同游王心斋先生门。后休沐在里,李公尝造其庐,访之。先生谓曰:“公以书生中状元,书生知遇之极也;以状元为宰相,人臣知遇之极也,山林、廊庙岂两事耶?愿公与人为善,使匹夫匹妇化为尧舜之民,则今日状元宰相,当岁万世状元宰相,可谓不负知遇之极矣。”李公叹服曰:“予在京阳,先生讲学邑中,不意所造竟如此,予实有愧矣。”再如,李春芳老母八十大寿,韩乐吾闻讯,就找了两个酒坛子,撑着小船西行,在得胜湖里,他舀了满满两坛子清清的湖水,然后用红纸将坛口一封。李春芳闻讯,派人到东门大码头到韩贞船上去抬这两个酒坛子。一个侍从报告李春说:“韩乐吾小看宰相,仅仅弄了两个酒坛子,而别人家总是隆重厚礼,您说韩贞该当何罪?”李春芳听后一笑说:“他这两坛子不是酒,是两坛子得胜湖水”。“这是真正的隆重厚礼,何止是仅仅包含君子之交淡如水,他是要求我久久记住为官要像得胜湖水一样清廉!”1568年李春芳当上宰相后,有时回家休假。不时听到韩贞贤事义举,深为感叹,亦为自豪,并乘船从昭阳出发到韩家窑拜访韩贞。当李春芳造访时,韩贞直言相告:“山林廊庙心非远,明德业已成。剩有残膏携满袖,愿分梓里润苍生。”“山林”是指乡村,“廊庙”是指朝廷,“山林廊庙心非远”也就是在朝廷做官不要忘记乡村民众;“明德新民业已成”,就是为官者要以道德感化民众才能成就治国之大业;“剩有残膏携满袖,愿分梓里润苍生。”则是要李春芳节省一点钱财接济家乡的父老乡亲。

  除了李春芳之外,韩贞也劝告其他不少人,比如韩贞劝告过宗臣。宗臣其父宗周与李春芳同科举人,刚正廉直,学问渊博。宗臣是明朝的文学家,曾任刑部主事、稽勋员外郎、福建布政参议、提学副使等职。他对家乡一直很关心,韩贞对宗臣关心家乡的做法非常敬佩。他在《答理庵宗太守》中写道:“太守归来沧水边,孤高常使万人怜。囊无薄俸堪供客,家有遗经启后贤。”“归来沧水边”是说宗臣回到兴化;“孤高”是说宗臣的品德高尚,“万人怜”是说受到大家的赞誉。“囊无薄俸堪供客”是说他把已得俸禄都用来资助他人了;“家有遗经启后贤”是赞扬他对后人的品德教育。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1552),宗臣因病请假回兴化养病,住在兴化城南郊外的百花洲上。韩贞听说宗臣养病,于是前往洲上探视,劝他安心养病,更希望他为国效力;宗臣也鼓励韩贞在乡下以化俗为任,为民立命……在此期间,两人常有诗文来往。明世宗嘉靖三十九年(1560),宗臣因积劳成疾,年仅三十六岁死于福建抗击倭寇造福人民任所,葬于百花洲。韩贞痛哭不已,痛悼这位中原才子,更为他留有警世之功的《报刘一丈书》而叹其英年早逝。再比如,韩贞在《送邑大夫王淇泉应召》中说:“愿向五云作霖雨,早分馀润下蓬蒿。”家乡的王淇泉在上任之前,韩贞就劝告他当官之后“早分馀润”给家乡,就像“下雨”一样,把财物支持到家乡来。可见,韩贞的家乡情结之深。

  总之,韩贞继承了泰州学派的亲民爱民思想,心系平民生活,关注乡邻生活;既想方设法解民之难,又劝说官员善待百姓,尤其是劝说家乡的外任官员,清正为官,关心百姓,资助家乡。客观地说,韩贞的重家乡、济乡民的思想,虽然不同于王艮的“万物一体之仁”,也不同于王襞“天下为公”的思想,但从一个一生没有脱离劳动、没有脱离本土的人来说,他把其亲民与关心天下的思想投射到邻里身上,并进行一种理想社会的实践,确实很不容易。韩贞去世后,乡人们称他为“东海贤人”也确实名副其实。

  <!--/enpcontent-->